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库鲁克塔格


□ 杨 镰

  罗布泊的北方界山——库鲁克塔格山的山前洪积扇,自古是东西行旅经由罗布荒原,进出西域的瓶颈。然而,库鲁克塔格山里面却很少为外人涉足。山里面是否也如它外表所显示的那样寸草不生?西域三十六国中“迷失”的古国——山国是否就在库鲁克塔格山中?古人为什么a会在兴地沟中留下一个岩画长廊?关于库鲁克塔格,有许多谜团等待人们破解。2006年8月,在新疆有30多年考察经验的杨镰带领考察队深入库鲁克塔格山,本文记录了他的这次考察过程,也展示了他在寻找失落的西域文明过程中的最新发现。
  
  河谷佛龛
  
  
  2006年8月12日,车队离开了库尔勒市。我们的第一站,是罗布荒原上与库鲁克塔格紧邻的T字形河谷,考察新发现的佛龛遗址。它位于兴地与辛格尔之间,在库鲁克塔格的山前洪积扇上。
  我知道有这片龛室存在已经3年了。其实在更早前,我就预测过这片佛龛的存在。
  早在2001年,我国学者重新抵达小河5号墓地时,我就在一次讲座上提到:佛教是经西域传入中原的。那么在库车、拜城与敦煌的石窟寺之间,应该有过渡性的佛教遗址,位置具体不出以库鲁克塔格的兴地为圆心、半径100公里的范围内。
  2003年初,当我从北向南穿越罗布荒原前往敦煌时,在越野车上我又与同行者谈到了上述想法。哪知回到北京,我竟意外接到司机小李的电话:不久前,他开车在罗布荒原追踪拍摄野骆驼,在库鲁克塔格山前的一个古河谷发现了成片的建筑遗迹,似乎是佛龛。那个地点正在以兴地为圆心的圆圈以内。
  看到小李通过电子邮件传来的照片,联想到我提出的那个“库鲁克塔格猜想”,我觉得这简直像是美国当红作家丹·布朗新写的一部悬疑小说的序幕。从照片看,那无疑是人工建造的龛室,而非天然形成的洞窟。
  为了证实佛龛的真实性,一个月前,也就是2006年7月11日,我还曾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县宣传部的德力夏提、黄亚飞等人一起,由小李带路来过这里。当时我们只停留了不到一小时,在一侧南北向的河床,我见到了3间面朝东方的禅室,高约180厘米,一个分里外间,另两个则是正室与耳室相结合,格局古意盎然。禅室中连放置灯台的小小壁龛都完好无损。我当时想,一个月之后一定会再来,所以就没有为这几间禅室拍照。
  一个月后的今天,我如愿又来到了这片河谷。乍一看,这里的一切与我们一个月之前所见并无二致。近百米宽的河谷干涸已久,两岸是黄土台地,高出布满青色细石的地面十几米。河谷北方是影影绰绰的库鲁克塔格山,南方则是刚刚恢复了生机的孔雀河古河道。
  就在河谷的两岸台地上,排列着数十座龛室。这些龛室形制相同,大约60-80厘米宽,1.2-1.4米高,上沿是椭圆形,下沿是方形,如同哥特式建筑的窗子。龛室的深度大约七八十厘米,所有的龛室都经人工修整过,并且留有草泥墁平墙壁的痕迹。与一个月前一样,我们依然没有见到壁画与塑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