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买房


□ 鲍 十
买房
鲍 十


  黄不安今年32岁,大学毕业后即来到广州工作,最初住在公司借给他的一套房子里,房间很小不说,位置也太偏僻了,从住处到上班的地方要坐一小时的公交车。打拚几年之后,他有了一点积蓄,便决定自己买房。下定决心的那天,他的感觉非常之好,就像忽然从心上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浑身立刻轻飘飘的,简直称得上豁然开朗了,当即来到附近一家饭店,点了两个家乡菜,想了想,又要了一瓶啤酒,美滋滋地喝起来。
  下定决心之后,第一件事是选择位置。广州这个地方,商品房市场相当发达,年年都有大把大把新竣工的房子推向市场。特别是在每年两个黄金周之前,所有的报纸都会刊登有关新楼盘的广告,整版整版的。自从下了决心,黄不安一有空儿就拿过办公室的报纸,仔仔细细地看,不止看一份报纸,所有的报纸都看,一旦发现一点儿自认为有价值的线索马上就记到笔记本上。除报纸之外,在一些繁华地段,比方商场和公交车的站点,还有许多派发广告单的人。广告单都印制得十分精美。下班后,他故意到这样的地方去转几圈,每次都会拿回来许多宽窄不一(长短也不一)的纸。回到住处后,便俯下身子一张一张研究比较。研究的内容包括该楼盘位于哪一区域、周边环境、距离单位远不远、出门乘车方不方便、附近有没有地铁站等等。此外还有价格。对他来说,这个问题更为重要,因为他手里的钱并不是很多。
  每到星期六和星期天,黄不安就四处去看看房子。而且总是心急火燎的,心里充满了期待,星期六一到,立刻就穿戴整齐,把房门“砰”地一甩,扬长而去。甚至早在头一天晚上,就已经想好了要去的地方。还准备好了相关的资料(主要是那些广告),统统放在背包里。那是一只黑色的帆布包,是他用38元钱买来的,价格当然不算高,看上去却蛮精致。他已经习惯了,出门必需背上这只包。对他来说,这只包早已不光是一只包,这只包还是他的伙伴,是他的朋友,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某种程度上还是他的精神支柱。这么说吧,只要背着这只包,他就会觉得踏实,觉得心里有依靠,甚至会觉得自信。像大多数人那样,他习惯把包斜挎在肩上,近几年广州有一伙“飞车党”,专门骑在摩托车上抢夺行人的背包,好多人都受到过侵害——这样背主要是为了安全。当然,这样背也让他觉得潇洒,背包坠在屁股上,每走一步都会感受到它的拍打,甜蜜的兄弟般的拍打。
  他一个楼盘一个楼盘地跑,身上背着那只黑色的帆布包,几乎把所有的楼盘都跑遍了。其中有天河区的,有越秀区的,有荔湾区的,有海珠区的。一天跑下来,感觉浑身都是软的,回到住处,连饭都不想吃了。尽管这么辛苦,效果却不那么理想。由于种种原因,能让他满意的少之又少,可说几乎没有。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的钱不够多。说一千道一万,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是关键中的关键啊。那段时间,他最常想的就是钱的问题。以前他也知道钱的重要性,不过那只局限在日常用度上,总认为混个温饱再有点儿零用钱就可以了。直到现在买房了,才深切体会到了对钱的渴望。
  有一次,他总算看上了一个楼盘。主要因素有两个,一个是价位,才三千多元一个平房,这已经很接近他的心理预期。另外地点也可以,在荔湾区的某个地方,不远处就是珠江(后来得知是珠江的一条支流),虽然周围有些私建的旧房子,如果楼层高一点,也无大碍,况且售楼的小姐还对他说,这些房子都要拆掉的,而且很快就要拆,已经列入计划了。售楼的小姐长得很端庄,会让人立刻产生一种信任感。售楼小姐还很殷勤,一见面就递给他一张面巾纸,让他擦脸上的汗。等他一坐下,马上又用一次性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冰水,摸上去凉瓦瓦的。售楼小姐还亲自带他去看“样板房”,卧室啊,厨房啊,洗手间啊,阳台啊,一边看一边向他介绍情况。那天,售楼小姐穿了一身浅蓝色的套裙,套裙是真丝的,看去十分地光滑,让人不时产生摸一摸的冲动。离开样板房的时候,售楼小姐说:“这房子很好卖的。七成都叫人定走了。多数买家都看好了这儿的前景。将来的地铁十一号线还要从这儿经过,这儿就有一个出入口……”售楼小姐说话的声音也特别好听,语调柔柔的,就像吹气儿一样,听了极舒服。
  黄不安感觉自己冲动了一下,冲动的结果就是表示他打算在这里买一套房子。不知何故,当他对售楼小姐表达这个意思时,居然还显得很不好意思,说话吞吞吐吐的,还红着一张脸。相比之下,售楼小姐倒显得很沉着也很冷静,等黄不安吭吭哧哧地把话说完,才淡淡地说了一句道:“好啊。我们到大厅去吧。我帮你算一下计息的情况。对了,你是打算做按揭的吧?”售楼小姐动作麻利,来到大厅,很快就把该计算的——房屋面积啊、单价和总价啊、首期啊、按揭期数啊、每期付款数额啊——统统计算出来了,还把计算的结果写在纸上,交给了黄不安。这一切都做完之后,售楼小姐提出要黄不安下定,就是先交一部分定金。黄不安怔了一下,似乎不明白。售楼小姐说:“这样我们就可以跟别的买家说这房子有人买了……”不等黄不安说什么,售楼小姐又半开玩笑似地道:“你可别说没带钱啊……”黄不安再次不好意思起来,脸又红了说:“啊,带了……”迟疑了一下问:“交多少呢?”售楼小姐说:“要交五千,这是公司的规定。”黄不安有点儿忸怩说:“这个,我不知道……”售楼小姐看着他问:“没带那么多钱是吧?那你带了多少?”黄不安说:“就一千。”售楼小姐说:“一千啊?那你等一下,我跟我们经理商量一下。”说完去了大厅的另一侧,跟那儿一个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的中年男人说了几句广东话,“嘎啦嘎啦”的。一会儿售楼小姐回来了,对黄不安说:“就交一千吧,反正这是小定,你还要过来一次,把大定交上,到时就可以签合同了……”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一只手。黄不安本来还想问几个问题,看见那只手,就把问题忘了,赶紧打开包往外拿钱。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