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容乃大 无欲则刚 生命之树常春


□ 王新华

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创造了许多做人原则的格言警句:“有容乃大,无欲则刚”①就是其中之一。这八个字至今被许多中国人奉为圭臬,包括当代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用之于品评传世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则非宝钗莫属。可以说,这八个字既是她的精神写照,也是她的处世原则。
中国文化善于将“人道”天道化、宇宙化,推崇“天大、地大、人大”,人像天地一样容纳万物,所谓“天、地、人”。老子有言:“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②这种思想很大程度上铸造了中国士大夫的理想人格范型,追求一种兼容并包的“和合性”,谓之曰“大道”。宝钗的“有容乃大”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尊重不同的个性,容忍“异己分子”的存在

古人云:“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宝钗恪守“温柔敦厚”的儒家人格和“三从四德”的妇道律条,但这并不妨碍她与那些特立独行的人建立亲密的联系。她的家庭环境使她练就了与“异己分子”交往的本领。她与薛蟠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物,呆霸王薛蟠粗野、骄横、不学无术,但对她呵护有加,兄妹之情深厚,自有他的可爱之处。有薛蟠这样的兄长作为参照,宝钗在与任何人交往时,就较容易发现他人值得认同的某个方面,而不是求全责备,吹毛求疵,所以她相信“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即使是价值观念并不一致的人,她也是给予相当的尊重。她认为只要用心去发现,人与人之间总能找到某种共同点。她善于发现人的优点,并以此为彼此交往的基础。宝钗的眼中似乎没有什么不可交往的人,这就是她求同存异、异中求同的交际原则。她与人交往并无高傲之态,谈得来固然要多谈,就是一般的人,能够应付敷衍的,也绝不会漠然置之。
阅人标准的多样性,使她能够与“三教九流”打交道,维持不和谐中的和谐,这就是她的人际关系中的一种辩证法。宝钗既欣赏袭人、平儿这样忠厚沉稳的丫鬟,也对莺儿之类敏捷聪慧的丫鬟予以青睐。莺儿虽是个丫鬟,却“娇憨婉转,语笑如痴”,心灵手巧,锋芒毕露,不是那种老实本分、息事宁人的人。她更适合到宝玉房里伺候,任宝玉观其色,听其声,“不胜其情”。然而宝钗一直将她带在身边,任其“淘气”,也就是任其个性自由发展。莺儿说,“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次。”可见她对宝钗个性的熟悉和敬重。有次玩游戏时,她与耍赖的贾环发生冲突,还将贾环与宝玉对比一番,嘲弄这个所谓的少爷。宝钗知道后为给贾环的面子,就将她训斥了一顿,尔后也并未深究。大观园内部管理改革后,她摘花草编花篮,与管理花木的婆子发生口舌之争(审美与实用之争),又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宝钗不在现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训斥她。如此有个性的丫鬟,不仅没有被宝钗借故撵走,反而成为她的大丫鬟,即使贾母要给宝钗增加人手,宝钗也婉言谢绝了,可见她容人的气量。同样,贾母也有容人的气量,一直将贾府既丑又傻的丫鬟傻大姐收留身边,傻大姐若是跟了宝钗,相信宝钗也会“不离不弃”的。相反,王熙凤就以一己之好要求于人,不尊重别人的个性与自由。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中,小红偶尔替她办了一件事,作风很合乎自己的口味,她就立即决定将小红收到自己房里。她还向李纨表明了自己的用人观:“如今除了我随手使的几个丫头婆子之外,我就怕和他们说话。他们必定把一句话拉长了作两三截儿,咬文咬字,拿着腔儿,哼哼唧唧的,急得我冒火,他们哪里知道!先时我们平儿也是这么着,我就问着他:难道必定装蚊子哼哼就是美人了?说了几遭才好些儿了。”李纨一语中的:“都像你泼皮成破落户才好。”

二、尊重不同的见解,容忍另类声音的存在

传统中国社会强调绝对的价值信仰,即使是先秦“百家争鸣”往往也非此即彼,缺乏对异己思想观念的宽容之心。宝钗是为主流意识形态所塑造的“女夫子”,但她头脑灵活,雍容大度,并不顽固坚持一元论的价值观念,不像西汉董仲舒那样“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她恬淡平和的个性特点、待人处世的实用原则,使她不为一些教条观念所束缚,而是会根据实际情况的需要进行调整,以便更能适应群体的价值观念。“泰山不让土壤,固能就其大;江海不择细流,固能就其深。”③宝钗的宽厚大度使她具有了做大事的心理素质和人际资源。
宝钗既遵守社会文化规范,也尊重集体新鲜观念,当小团体的主导观念与自己相左时,能够充分尊重他人的意见,做到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集体。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中,她提议来一个《咏太极图》,“限一先的韵,五言律,要把一先的韵都用尽了,一个不许剩。”她的这种主张自然没有引起诗社少女们的兴趣,自家妹妹宝琴更是无所顾忌地说:“这一说,若论起来,也强扭的出来,不过颠来倒去弄些《易经》上的话生填,究竟有何趣味”,“可知是姐姐不是真心起社了,这分明难人。”她虽然有意要在诗社中推行自己的观念,但得不到响应后,她也就识趣地放弃了布道者的姿态。她见宝琴在吟诵蒲东寺、梅花观的诗中,用了《西厢记》等“杂书”的典故,就令她重做,当遇到黛玉、李纨、探春的劝阻后,也就不再坚持己见了。她的态度是以多数人的倾向为转移。她可以私下里用“大义”教导黛玉,但当众持异议者占多数时,她也就顺从黛玉她们,保留自己的意见了。正如做诗一样,宝钗强调用韵,拘泥于作诗的法则,而黛玉讲究性灵,更多的是唐诗风尚;宝钗也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诗风是最好的,对于他人的诗歌成就照样能够品评、欣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