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燕式平衡


□ 林那北

  本子上已经有五个“正”字,这是薛定兵提出离婚的次数,他提一次,余致素就在本子上画一道A。她做得非常耐心,一次都没漏掉,每一画都横平竖直,不温不火。单从字面上看,笔画一勾—勾地飘动,甚至看得出几分欢喜的气质。合上本子,余致素总是微笑地看着薛定兵,还轻轻颔首,仿佛要表示同意,但最终她嘴一扯,却字正腔圆地说:不可能。

  余致素从来没有为这事发过火,之前哪怕两人还争执得水火不容,薛定兵脸一黑,说出离婚二字,余致素马卜嘴角就往上翘起了,唇边两粒黄豆大的小酒窝昂然呈现,眼也弯成两道半月,头微微歪着,妩媚地款款打量过去。刚开始,连薛定兵都理解错了,以为她在讨好,在妥协,在让步,事实上却不是。这道柔软的表情只是一块幕布,真正的余致素站在背后,竟比任何时候都更坚硬,更不容置疑。

  薛定兵说,离吧,这样没意思。

  余致素竖起食指在胸前缓缓摇了摇,轻声问,真的没意思吗?

  薛定兵说,你要什么都可以,我可以净身出户,所有积蓄都归你

  余致素打断他,还是笑,笑着说,那才没意思哩,何必呢?

  这时候她像是正对着一台照相机的镜头,身心愉悦,准备以最佳笑意表达出最佳表情,脸上甚至是温暖的,带着千回百转的丝丝甜蜜。

  这样的交手,持续的时间总是特别短,无需几个回合,薛定兵就匆匆败走了。能感觉到薛定兵的别扭,他是拳头打在棉花上,使不上劲。而余致素也绝不恋战,见好就收,刀入库剑进鞘,适可而止的分寸她掌握得炉火纯青。接下去,她给自己悠悠泡一壶正山小种,将身子往下俯,让壶中呵出的热气湿漉漉地喷在脸上。脸上细密地起一层水蒸气了,她扯过一张化妆棉片轻拭轻擦,擦过,端到眼前细细打量,检查上面是否沾E黑头和死皮。棉片是干净的,她才放了心,然后倒出茶,玫瑰红的茶水闪着一层漆光,桂圆般的香味扑鼻而来,她抿一口,打开本子,在一上面郑重其事地画上一道。画完,她垂着头叹口气,在腹中轻叹,气都未必泄出体外。待再抬起头,脸上还是风和日丽的,仿佛刚刚沐过一道阳光。

  她五十多岁了,这个年纪通常意义上都必须以残花败柳来形容,但“残”和“败”这两个动词用在余致素身上又十分不确切,就是退几步说,她也未残透未败尽,身板子仍然挺拔昂扬,腰身也适度地收在那里,小腹平整得让很多年轻女孩都自叹不如。必须承认,有些女人是时光无能为力的,她们的巅峰不只在青春期,甚至年轻时姿色平平,不见夺目,渐渐地在不知觉间竟暗自发酵起来,在本该枯萎凋谢的季节,却像株施足了肥的植物,竟向着繁华绚丽步步逼近,举手投足都渗出万千滋味。当然余致素也没把自己当少女,毕竟有岁数横亘在那里,正在一寸一寸枯去的内里她比谁都看得更清楚。这时候薛定兵说离婚,她不离。

  但是,就是时光往前推二三十年,她会离吗?她也不。

  那个本子封面本来是牛皮纸,土黄色底色印着一行红字,上面写着“学习纪念”四个红色楷体字,是十三年前省妇联办的一个培训班上发的。十三年前余致素还素面简衣,连头发都未着意烫过。她头发天生微卷,两额旁毫无规矩地自己翻几个翘,打几个旋,既随意又自然,而她则以更随意的方式,在脑后盘个髻,用橡皮筋轻轻扎起,一派天然气象,比所有用化学药水加工过的都更柔顺雅致。其实那时她并不知道其中的好,动身去省城前也曾打算到店里烫个发型,却又嫌麻烦,一拖拖到要动身,才对自己生了懊恼,但也仪一闪,就丢脑后了。省城而已,一个培训班而已,她没觉得应该以怎样的花容月貌去应对,或者就是觉得必要,也还不得要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