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生三事


□ 吕幼安

  镜子
  
  这天上午,马零没课,所以早早就到一食堂二楼小炒部就餐。还没到开饭的时间,饭厅只有少数人在那里坐着,准确地说,是坐着看电视。饭厅几根立柱上悬挂好几台彩电,离马零最近的这台电视播的是一场英超足球赛。马零看见十几个男生在那里边看边吆喝,就像拉拉队。那个女生走过来时,就站在那里,也随着男生们一起看球赛。
  女生给人的印象很鲜明,她穿着军训发的迷彩服,刚参加完军训的新生个个都晒黑了,这个女生也晒得很黑。马零也军训过,也被晒黑过,但军训一结束,马零第二天就将迷彩服脱了。但这个女生却没脱,她仍然穿着迷彩服。女生也谈不上漂亮,中等个,显得很瘦弱,头发黄黄的,是缺乏营养滋润的稻草似的枯黄。马零不喜欢看球赛,她占着一个两人座等夏小鱼。马零和夏小鱼是湖南老乡,马零是长沙人,夏小鱼是醴陵人。马零在人文学院读中文专业,夏小鱼在商学院读国际贸易专业。两人都是院学生会干部,在学工处开会时认识了,大学里喜欢攀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们经常见面,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好,所以他们一般不去吃大锅菜,而在小炒餐厅吃一荤一素,过AA制,别人都说他们形影不离,像是在恋爱,马零却浑然不觉。马零决定今天问夏小鱼:我们算不算恋爱呀?
  第四节课下了,大批就餐的人涌进餐厅,二楼的小炒部变得热闹起来。马零东张西望找夏小鱼,这时有人端着饭碗问她:“我可以坐下吗?”她摆头说:“对不起,有人。”人越来越多,眼看座位守不住了,马零就用手机打夏小鱼的手机,问夏小鱼在磨蹭什么。夏小鱼说:“有点事,马上就来。”马零关了手机,正想着今天中午吃什么,突然看见刚才穿迷彩服的那个女生,表情木然地从她面前经过,似乎在找座位。正好旁边四人座里几个男生吃完了,刚起身走,这个女生突然一屁股坐下,似乎瞄准了这里,坐下后眼睛迅速朝四周观察了一会,然后就着桌上一份没吃完的煲仔饭吃起来。马零还是第一次发现有人吃人家的剩饭,而且还是个女生。她感到自己受了强烈的刺激,这个女生却若无其事地扒着煲仔饭,她就像吃圣餐,表情平静、神色庄重,直到把最后一粒饭扒进嘴里,她才轻轻放下塑料勺子,掏出一张纸巾擦嘴,擦嘴时,她的视线跟马零拉平了,马零躲躲闪闪好像怕看她,女生却若无其事起身,离开餐桌走了。
  马零看见女生穿过人群,就像一棵移动的小树,很快消失在喧哗的餐厅。
  夏小鱼来得很晚,他解释说今天院里评奖学金,他是前任学生会主席,他必须发表意见,所以来晚了。他问马零想吃什么,马零眼神散淡,嗫嚅道:“吃剩饭。”夏小鱼愣了愣。他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马零很快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夏小鱼吃了一惊,还用眼睛四下找,问马零吃剩饭的女生在哪里。马零说走了。夏小鱼说:“长什么样,还记得吗?”马零点头说:“当然记得,但我不会告诉你,谁也不告诉。”
  这天下午,马零根本没心情听课,她一直在想中午那个吃别人剩饭的女生。正好下午五六节课是写作课,教写作的余老师大谈特谈观察的重要性,下课前又布置了一个作业,每个人写一篇散文,根据自己的亲身观察,发现动情的意念物,要有思想内涵。
  晚上,马零凭借一时冲动写了一篇《吃剩饭的女生》。交上去后,余老师问:“材料是真实的吗?”马零说:“我亲眼看见的,一直到现在我还无法平静下来。”余老师点头说:“是啊是啊,我也很不平静,与其说是被你感染了,不如说是被这个吃剩饭的女生感染了,假如你找到了这个女生就通知我一声,我想见见她。”余老师给马零这篇作文评了优秀,还推荐到学校广播台,校广播台用配乐散文的形式播了,一时间,很多人都知道了学校有这么一位吃剩饭的女生,连校长也知道了。校长为此还责令学工处,一定要找到这位女生。
  一连几天,马零下课后就被叫到学工处,坐在电脑前,就像破案,她心情十分复杂,在全校几千幅女生的照片里对号入座,找这个女生,看得眼花缭乱。后来马零对学工处处长唐老师说:“我不记得了,当时一扫而过,也就看了个背影而已。”唐老师开玩笑说:“该不是你虚构的吧?我,包括校长在内的很多校领导,都希望这只是个虚构。”马零一笑,说:“权当虚构吧,就像电视剧惯用的,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实属雷同。”
  但夏小鱼不相信这是虚构,他一连几天追问马零,要马零把那个吃剩饭的女生供出来,然后他们俩一块在全校发起一次募捐活动。马零冷笑道:“你是真心想帮人哪?你是想借题发挥变相炒作自己吧,对不起,我不想炒作这事。”夏小鱼很生马零的气,好多天没理马零。
  没想到过了几天,马零正在上课时,突然被叫出来,马零随着辅导员谢老师来到院学工办,竟然看见校长,陪同校长的有院长,副院长,还有院党委书记。马零知道自己闯祸了,就像真的犯错一样,一直把头低着。校长和蔼可亲地问:“马零同学,你写的那篇《吃剩饭的女生》,据说是虚构的对吗?”马零点头。院长唬着脸说:“虚构也应该有个原则嘛,余老师就这么教你虚构吗?”马零说:“不怪余老师,怪我胡编乱造。”校长制止了院长,马零走出学工办,听见校长下指示:“看来我们的教学得把关,尤其是原则性的问题,写文章应该讲究真实嘛,怎么能信口雌黄,胡编乱造,有损学校的形象呢,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我们学校这么不近人情,竟然让一个女生吃剩饭……”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