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智法王班丹扎释的家族与世系 ——以《西天佛子源流录·佛子本生姓族品》为中心


□ 苏航

  大智法王班丹扎释是明代著名的藏族高僧,他所出自的岷州后氏家族自元代以来即为岷州地区的地方豪族,世袭土司,对当地乃至西北地区的历史发生过重要影响。本文以成书于明正统年间的《西天佛子源流录》的清代抄本为基础,对岷州后氏家族来源及世系等问题进行了考察,认为后氏家族与北宋时期著名的岷州藏族包氏家族关系密切,共出于叠州白石山一带的藏族部落。通过梳理三种文献记载的后氏家族世系,本文对其中不同名称的祖先进行了勘同,并厘清了班丹扎释家族和后朵儿只班家族的关系。对于后氏家族中的重要历史人物,如扎释巴和后朵儿只班,本文将他们与历史文献中的相关人物进行了勘定。最后讨论了后氏家族对于岷州佛教的影响,并揭示出后能在大崇教寺修建过程中的作用。

  关键词:班丹扎释《西天佛子源流录》 岷州后氏 大崇教寺

  作者苏航,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历史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邮编100081。

  大智法王班丹扎释(dpal ldan bkra shis)是明代著名的藏族高僧,不仅道行卓绝,广宣法要,而且对促进汉藏交流、祖国统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汉文文献中保存下来与之相关资料并不多,只有康熙《岷州志》卷16《人物·仙释·明》班丹扎释条载一略传,言其出于岷州后氏,并简叙其出使乌斯国、恭卜国,于萨子山建寺,以及正统中被封为“大智法王”诸事迹。①

  而在藏文文献《安多政教史》中则保存有关于班丹扎释的相对较为完整的传记材料,据称这是摘自一部名为dad pa’i’rgyan rin po che´i’phreng ba(《信仰庄严珍宝华鬟》)的藏文传记。②比较《岷州志》和《安多政教史》的内容,颇似是据同一底本不同程度节略而成,而藏文本要比汉文本详细得多。根据这些材料,一些学者对班丹扎释的事迹及其历史作用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取得了相当的成绩。③但仍有很多问题,由于材料的缺乏,无法继续进行追踪。

  幸运的是,近年在甘肃岷县后氏后裔手中居然重新发现了明代刻印的班丹扎释的汉文传记《金刚乘起信庄严宝鬟西天佛子源流录》(以下简称《源流录》)的抄本,据其书名和内容可以断定,此书即《安多政教史》所据dad pa´i rgyan rin po che’j’phreng ba -书的明代汉文译本,而《岷州志》所载则仅为此书之提要而已。《源流录》与《安多政教史》所载可互相补充,且更为全面,为我们研究班丹扎释及其家族与时代的历史提供了宝贵的新史料。

  据明人陈循《西天佛子源流录序》,①其书刻于正统十二年(1447)。现存抄本有甲乙二本,乙本《后序》云于道光九年(1829)四月二十八日“重新照缮”,甲本没有抄录时间的信息。甲本破损较多,且首尾不全。乙本是一全本,字迹清楚,但仍有脱漏,且错讹较多,故本文引用《源流录》以甲本为底本,而参以乙本。除一些文字的异写、错讹和残缺外,甲乙两本并无大异,为节省篇幅,本文直接引用校勘后的文本,对于两本之间的细微差异,除需讨论,不再一一注明。

  《源流录》最初由岷县文化局的张润平先生整理,其后中国社会科学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罗烙先生和笔者加入合作研究。2010年11月3日至8日,笔者与张润平先生一起又对岷县的后氏家族后裔进行了访谈调查。本文即以《源流录》和访谈资料为基础,考察岷县后氏家族的早期传承世系等问题。而有关《源流录》更详细的介绍,请参见张润平、罗炻《(西天佛子源流录)与班丹扎释的贡献》(《民族研究》2011年第2期)一文。

  班丹扎释的祖先世系,在《源流录》第二品《佛子本生姓族品》中有详细记载。其开篇记其始祖传说云:

  佛子法号班丹扎释,后,其姓也,波忒国三叠人,②世为宦族。先祖讳战答而斡者,当唐之时,西番有王,名赤剌巴占(khri ral ba can),携多兵卒,从乌斯国(dbus)次西宁地,树立旌旗,典检军士,考较骑射。军众之中,拥出一士,相貌雄伟,(旅)[膂]力过人,以二牦牛,如挟草束,骑射精通,敢勇多智。以是彼王日亲爱之,命其为将,授以官爵,守镇西鄙朵思陌(mdo smad)等界,于白石山建城居焉。

  后氏家族始居白石山,但白石山的位置,《源流录》只说在朵思陌界,未详具体地点。《安多政教史》也记载了同一传说,最后提到战答而斡(gcen dar ba)“在theb ju brag dkar厉神之宫中建坚堡,成为多麦地区的民政官”。③brag dkar藏文意为“白石”,当即《源流录》中的“白石山”。而theb ju,即为“叠州”。“叠”在唐宋时期的中古音可拟为thiap,④与藏文theb基本相同。theb ju应为吐蕃时期对汉语“叠州”的对译,而后一直在藏语中沿用下来。⑤故theb jubrag dkar,意即“叠州白石山”。而据《岷州志》卷2《舆地上·疆域》“(岷州)西南至叠州天生寨生番界二百五里”条下注:“自南城起二十里至禄撒铺,又四十里至赵廷贤所管栗林族番地进石门口,又八十里至白石山,又六十里至叠州,又五里至天生寨生番界。”①则岷州西南部与叠州交界的地方,确有一白石山。从位置上看,此当即《安多政教史》所载之theb ju brag dkar。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智法王班丹扎释的家族与世系 ——以《西天佛子源流录·佛子本生姓族品》为中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