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南


□ 董祖斌(土家族)

  ◎董祖斌(土家族)

  艳·秦淮

  一条河,在江南的土地和历史间游过,穿越时空,始终缓慢地流泻在诗词间和心头上。河上有船,船上,尽是风流公子和翩翩的佳人,桨声,在清波间轻轻撩拨着心事暖昧。

  秦淮河,没有涛声,静柔得如一位穿旗袍的江南女子,行动无风。河水酽酽地透出一种少妇的粉色,在沿岸的红灯笼的照映下,是一池粉黛,香艳无敌。

  秦淮之艳,艳如丹唇。一条河,一扇窗,一盏灯,一叶舟,一个永远说不完的故事,一段绵延古今的唱词。那些记录、描述这条河、这条街的诗词已够多了,多得已经几乎要阻住那缓缓的流水。流水的粼粼波光中,荡漾着纤指拨弄的琵琶,游离着风流才子倾情的眼神:李香君的碧血染红桃花,一把记录风月、追求真爱、情系家国的桃花纸扇永开不败;一个个晃动着清波的名字,柳如是、李香君、卞琼、郑宴娘、顾眉生、寇白门、陈圆圆、董小婉……她们身后,暖风尽吹,歌舞宴乐,而不远处,铁马冰戈、烽火连天,时代和政治让她们的身世无法准确定位,虽身处青楼,虽强颜欢笑,而每一位都才艺绝佳、大义深明,她们形是艳的,心是洁的;志是高的,行是雅的。她们以美艳投身比秦淮河还要深的民族大义之河,不惧生死,柔弱之躯却显出惊天侠气。

  秦淮之艳,似乎是历史的选择,那些偏安一隅的败家皇帝一路豕突狼奔到这里,喘口气就被这艳迷住。于是喝酒听后庭,在温柔乡中逐渐走向形销骨立、走向消亡,那些后主们,是真的不懂还是悟透,唯有秦淮河水知。

  站在文德桥上,注视着这静静的河水,看里面倒映的那些千古物事,心生感叹。文德桥也很巧,正处在子午线上,八月中秋夜,可见桥身左右各有半个月亮。“乌衣巷”、“白鹭洲”、“桃叶望渡”,尽在秦淮河上,文德桥端。

  秦淮,曾一边是烟花柳巷,一边却是读圣贤书的夫子庙、贡院,全国最大的科举考场,天下文枢的名号。风流倜傥的文人雅士,顾盼生情的粉黛佳人,移步行吟,对窗梳妆,这条河渐渐被秋波盈满,任凭来来往往的桨声轻撩。如今的秦淮,两岸的舞榭歌台、酒肆旅馆更多,商家都围着这一条缓缓的流水,过滤着她留下的脂粉。放眼望去,一溜的红灯笼,河边,还排着一溜的画舫,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在这里寻找,寻找那些浸没在水中的名字。如潮的旅游者,一定比那时的雅士多,露脐装、超短裙、高跟鞋、墨镜、丝袜,在秦淮河旁逡巡。可人们终是怀恋着那些薄纱下面的娇羞,吟诗摇扇的风雅。秦淮,艳在骨子里,艳在这不动声色的流水之下!

  梦·西湖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就这样叫她了,叫她的声音就像呼唤梦中情人的名字。为她取名的是一个诗歌与酒纠缠的国度,唐。“西湖”最初的由来是很实在的,只因她在城的西边,可是,慢慢她的名字就被一个文人与西施联系上了,从此,她变得更加羞羞答答、情意绵绵,还有了一个西子湖的昵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