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用三年的邮件和他一起成长


  撰文 肖磊冰

  我们写邮件好吗?

  2004 年,德国,克伦贝格小镇。阳光渐渐隐落在小镇那近千年的高耸城堡后面,本有些寂冷的小镇次第亮起了灯火,透出窗户的光线给小镇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温馨。“是归家的时候了。”龙应台拎着行李箱立在一栋别墅门前。不变的小镇景色、不变的大门和草坪,让她在按响门铃的一刹那感觉仿佛回到了四年前。似乎下一刻两个卷头发、胖嘟嘟像小熊一样的可爱儿子就会喊着妈妈扑到她的怀里。可时光真的不曾改变一切吗?

  四年前,龙应台受马英九的邀请回到台北工作,将当时14 岁的大儿子安德烈和10 岁的小儿子菲利普留在了克伦贝格小镇。离开两个可爱的孩子,让身为母亲的龙应台很是思念。

  在离开德国的那些日子里,龙应台经历了离婚和丧父的双重打击,孩子成了她寻找温暖的寄托。她每天都要给孩子们打电话询问他们的情况。可是渐渐地,她感到了逐渐长大的大儿子安德烈开始对她的关心有了奇怪的反应。他接电话的时候不再像以前一样甜甜地喊着妈妈,而是越来越不耐烦。敏感的龙应台发现了儿子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的她开始更加频繁地联系儿子,甚至会在一天里发几十个短信。直到有一天龙应台突然收到儿子的短信:“你喝了牛奶没有?你刷牙了没有?你今天功课怎么样?”在那一刻,龙应台感到了这是对她的强烈的不满和抗议,儿子似乎已经离自己愈来愈远了。于是在第一个任期结束后,她谢绝了马英九的挽留,拎着行李杀回了德国,准备按着离婚协议带小儿子一起生活。

  当门被打开,龙应台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安德烈站在面前,他已经是一个184 厘米高的18 岁青年了。龙应台放下行李想去抱儿子,却吃惊地发现儿子后退几步躲开了她的拥抱。“妈,我已经18 岁了,你还抱我的话很奇怪的。”挨了当头一棒的龙应台在迷糊中被孩子接进了房间。

  晚餐的时候,龙应台看着大儿子棱角分明的脸庞,已然没了她记忆中圆嘟嘟的婴儿肥。他的眼神也变得宁静深沉,端着红酒杯坐在桌子远远的那一端。哦!他已经18 岁了,是一个有了驾照、能够出入酒吧的成年人了。龙应台还是不适应这种有些冷漠的改变,在饭后她接近大儿子想和他聊天,安德烈却奇怪地看着她问:“谈什么?”“我可爱的安安哪里去了?那个让我拥抱、让我亲吻、让我牵手、让我牵肠挂肚、头发有点儿汗味的小男孩,哪里去了?”龙应台已经有些哀求儿子了。“我不是你可爱的安安了,我是我。”安德烈摆出很酷的表情,却全然没在意母亲的尴尬。

  其后的几天,龙应台发现两个儿子都和她缺少了交流,孩子们似乎更愿意把自己的时间交给朋友。在和母亲对坐的时候,他们也是盯着手机忙着和人聊天。龙应台多次试图和儿子聊天,却悲哀地发现这两个长大的儿子已经变成了她不认识的人。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龙应台完全一无所知,不管她多热情地挑起话题,结局都会归于尴尬地沉默。“我知道他爱我,但是,爱,不等于喜欢,爱,不等于认识。爱,其实是很多不喜欢、不认识、不沟通的借口。因为有爱,所以正常的沟通仿佛可以不必了。不,我不要掉进这个陷阱。我失去了小男孩安安没有关系,但是我可以认识成熟的安德烈。我要认识这个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八小时以外》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八小时以外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