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二个故事:猞猁阿诺的冬天



  神秘的偷鸡贼
  
  天啊,这到底是谁干的?
  夜里,正在看电视的莫日根听到后院鸡舍中传来鸡叫,急忙赶到后院。鸡舍的门开着,手电筒照过去,斑斑点点的血迹和爪子印在雪地上触目惊心,鸡舍里散落着大量鸡毛,剩下的鸡“咕咕咕”地叫着,惊恐地挤成一堆,这一次他丢了3只鸡。
  这已经是第二次,莫日根总共丢了5只鸡。
  是谁干的呢?
  冬天食物缺乏的时候,黄鼠狼会来偷鸡,但老人说黄鼠狼最大的祸害不是偷鸡,是喝鸡血。顺着雪地的脚印看上去,“偷鸡贼”是一只比黄鼠狼还要大的动物。莫日根绕着院子搜索了一圈,刚下过雪,还没来得及扫,他望着家里小猫咪在院子中走出的一串串梅花瓣,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模一样啊,偷鸡的家伙脚印和猫脚印一样,五瓣梅花,这是一只很大的猫!难道是猞猁?莫日根是猎人的儿子,虽然不打猎了,可是也听父亲讲过很多打猎的事情,从小学了不少猎物知识。他仔细辨认了一下雪地里的脚印,第二天一清早就去找镇子的老人打听猞猁的事情。
  “那可是有名的地仙呢,不能随便招惹。”汉族老大爷一边磕着烟袋锅,一边跟莫日根讲猞猁的故事。
  “八大地仙呢,这猞猁和黄皮子(黄鼠狼)一样,都是有灵气的东西,能躲着就躲着。冲撞了它,能上你的身,神着呢!”
  “扯,我打了一辈子猎,没少猎那玩意,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鄂温克老猎人奥根爷爷在一旁不屑地撇嘴。
  “可不敢这么说。”“吧嗒吧嗒”抽着烟袋的傅大爷在一边插嘴,“我们满族傅家供奉的西伦妈妈就是猞猁神变的。”
  “猞猁还会变成人?”莫日根听着新鲜。
  “可不是咋地?说是远古时候,我们那疙瘩满山都是大火,人都要渴死了。猞猁神就变成人,降服了神火,带着大伙儿找到有水的地方,人就全都得救了,后来就拥立她做了族长,就是西伦妈妈,可神着呢,不敢招惹。”
  “不过那东西是邪性,贼得很,一点动静没有就突然从树上跳下来,抱住你脖子,只要一回头,一口就咬下去,咬断人的喉咙喝人血。”奥根爷爷压低声音神秘地说,“在林子里见到猞猁,绕着走,别招它。”
  这话让莫日根心里一惊。莫日根是鄂温克小伙,他的名字就是猎手的意思。可是莫日根从来没有打过猎,从他父亲那代起就禁猎了。虽然喜欢动物,可是猞猁这样糟蹋鸡可不行啊。莫日根回到家用木板条加固了鸡舍的窗子,算是亡羊补牢吧。
  
  猞猁阿的破坏行动
  
  这时候,猞猁阿诺正在森林的某个角落狼吞虎咽,它已经饿了整整两天了,再不找点吃的,就无法度过这个冬天,阿诺可不想死。阿诺是一只生活在北方森林里的山猫,也叫猞猁。它居无定所,四处流浪。今年刚入冬,天就已经冷得刺骨,这是阿诺遇到的最冷的冬天。大雪封山,找食物越来越难。那天,它追赶雪兔几次失手,累得气喘吁吁,两天吃不到一点东西。阿诺悲哀地坐在高高的树杈上望着山下,北风呼呼地刮着雪粒子,打在它脸上、眼睛上。阿诺已经6岁了,没有了年轻时候的矫健身手。当年多爽啊,赶着雪兔满山跑,还是个年轻彪悍的猞猁“小伙”呢!可是今年也许是天太冷了,它明显感到自己腿脚都不利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地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