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成长”的焦虑:沈从文自我与世界的分裂与弥合


□ 张立新

  摘要:沈从文对文学精神的理解和对人生的信仰追求紧密相连,文学不仅是他自我精神世界的表达,也是他想象建构人生和世界的一种方式。在沈从文的文学天地里,乡村和都市对应成了自我和世界、理想和现实的两极,正是对内外两个世界本质的和谐与一致性的强烈诉求和被分裂的焦虑之间的巨大裂隙,使沈从文的文学和人生发生了致命的断裂。自此,他更坚实地踩在了现实的大地上。
  关键词:自我;世界;断裂
  中图分类号:I206.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8)08-0132-06
  作者简介:张立新,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副教授(重庆400715)
  
  在现代文学史上,“童心”不老的沈从文对文学有着纯粹的生命体认,他对文学精神的理解和对人生的信仰追求是紧密粘连在一起的。文学不仅是他自我精神世界的表达和呈现,也是他想象建构人生和世界的一种积极方式。王国维以为,“天下之至文”出于童心,童心世界作为诗的世界,和成人世界是相对照的,是阅世后的忘世。沈从文的文学世界就是为他不肯长大、不肯接受成人社会规范的童心而保留的一块天地,“所有故事都从同一土壤中培养生长,这土壤别名‘童心’。一个民族缺少童心时,即无宗教信仰,无文学艺术,无科学思想,无燃烧情感实证真理的勇气和诚心”。沈从文晚年还自称是“无从驯服的斑马”,虽“年龄老朽已到随时可以报废情形,心情上却还始终保留一种婴儿状态。对人不设防,无机心”。“艺术家是作品的本源”,对一个以文字为生命的作家来说,他本人就是他最重要的一部作品,他的高矮曲直,他的性情养成,直接影响到作品的丰俭宽狭。沈从文崇尚自然、信仰生命,为人为文都真诚得近乎痴狂。他的文字坦荡,情感真挚热烈。然而,这样一颗“童心”,这样一份“性情”,又是注定与成人社会现实相抵牾而得不到满足的。正是这样对内外两个世界本质的和谐性的强烈诉求,使沈从文一度在内外交困下精神“失常”乃至自杀,其文学和人生发生了致命的断裂。
  “疯”是理解沈从文的一个切入口,正如福柯把疯癫理解为一种伴随文明社会而来的异己感,沈从文在时代社会的转折当口的“疯”,其本质上也是一种对自我与世界关系的基本体认。“所有的精神疾病都是人类体验自我和世界的可能性的表现。”自我是心理学最核心的概念,它涉及人文学科中诸如文明与自然、个人与社会、现实与真实这样的核心命题。拉康从儿童心理这个角度考察了自我意识的生成,自我意识如何在与他人的分化中获得确立。在承认人的社会性存在的前提下,拉康最终瓦解了自我,认为自我只是一个精神幻象,自我的分裂异化才是存在的真相。尼采从孤独的个体生命中感受到了自我与世界的分离,最让他绝望的是一种“没有任何补偿的希望”,从而也无法拯救的孤独,“这种孤独归因于个人无法与世界达成共识,这是最苦涩的孤独,而这种孤独正在吞噬我的存在之心”。鲁迅的“孤独者”们遭遇到的就是庞大的社会群体对弱小个人的围困宰割。可见,真正的悲剧不是外在的偶然事件,而是内在于人的存在本身,这是无从逃遁的。沈从文在时代转折当口的“崩溃”,不仅仅是一次偶然事件,也不单纯是外力作用的结果,而是个体生命成长过程中遭遇的一个普遍性的精神困境。从这个意义上说,沈从文现象既是一个“异数”,也是一个“常数”,它从文学与现实两方面都触及到了感性生命的自我存在如何在历史理性中自我保存和发展这样尖锐的哲学命题。作为一种审美意识形态,文学的现实意义究竟何在?它是要与现实达成和解,还是在生活失去其内在的和谐之后,担负起修复裂痕、呈现生活内在意义的重任,抑或如马尔库塞对艺术的“革命”本质的认识那样,以美学形式抗拒现存秩序,成为现实的“他者”?沈从文以他的文学实践和人生选择对这些问题作出了自己的解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Tags:沈从文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