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自己的话,用别人感兴趣的方式


□ 郑洞天

  我想,如果别的城市也像广州那样,被爱情咬过的人们也许都会去看看这部影片。
  
  题目一写下来,自己都觉得怪怪的,但真的不知道怎样更简单地表达我想说的意思。只好把账算在庄宇新头上,谁让他拍了这么一部怪怪的电影。
  说《爱情的牙齿》有点怪,是因为很久没看这种具有原创意味的电影了。本来,我们对每一部新电影的期待,首先都在这点原创上,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年看到的新人新作,常常故事讲得并不生涩,而故事本身却似曾相识,弄得满电影院的人都像巴尔扎克似的见了熟人不停地“摘下帽子”。
  说自己的话,用别人感兴趣的方式图片1
  先说片名。听过爱情跟世界上各种东西连在一起的说法,可是跟牙齿搁一块儿,好像不大通,至少还从来没有人说过。乍一听以为是招揽观众的标新立异,看了片子才知道里面意思大了。一段横跨二十年时空的个人隐私,透着一道所有过来者都能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仔细想想,爱情可不是有牙,敢说哪个人没挨过咬,不过咬得轻一点重一点罢了。更何况“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原来,这个怪怪的片名还起得真有技巧,因为好像不通,才让你想去知道个究竟,等到看完电影,越咂摸越觉得有味儿。想知道导演是怎么想出来的,人家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爱情制造伤痛,伤痛铭刻记忆,记忆见证爱情。
  再看剧情。一个不到四十的女性,却已经被爱情咬过了三次,第一次的爱情从未表达,却刻骨铭心;第二次矫枉过正,到头来被爱情咬的只是身体;第三次终于明媒正娶为人妻母,却又没有了爱情。这番经历,初看像是为了曲折跌宕故意编出来的,每一段的来龙去脉,也未必铺陈得服服帖帖;但你看的过程中始终揪着心跟着主人公走,尤其是她那些常常突兀的决断和行为,让你事先没有预料、当场无法判断、一时理解不了,不再像以前看别的电影那样,人物的前思后想、一招一势,所谓一撅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甚至还没开口我们就能做出道德评判。然而,越是不按套路出牌,偏偏越让我们想知道冥冥之中的命运之神最终如何眷顾这个“各色”的女孩。有会心的网友解析道:第一次的爱像本来要自然脱落的牙,意外地过早掉了,让她记住了脱落时的痛楚;第二次的爱像一颗初长成却被生生拔掉的牙,她用这种痛来理解生活……第三次呢?他没有说。而我遇到几位跟影片女主人公成长年代相仿的女士,她们都是看完好多天以后还甩不掉电影引起的怅然,据我所知,她们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多的起伏,但问她们为什么怅然,答:这拍的就是我们呀。
  于是这样一部有点“怪”的电影开始引人注目。在随着故事片生产数量大幅提高而涌现出大批青年创作者的今天,我们曾经很意外地看过了太多新瓶装旧酒、旧瓶装旧酒的影片,现在,我们又意外地看到了《爱情的牙齿》,其实,它就是说了一些创作者自己对生活的独特体验、对爱情和人生的某些不那么规范的话。还得说说,影片在真诚而质朴地表述那些真情实感时,有时可能因为经验不足而忽略了细节的渲染,有时又可能过于执著于自己的感觉而显得没有节制;因此在总体效果上还有以往那种艺术片 “我说我的,你凑合着看”的影子。而对于真心想拍好电影的人们来说,要知道我们的原始积累期市场还没有为各种各样的作品做好接受和推广的准备,文化产品接受上的合理分流还是一个遥远的美梦,现在可以做的,最好就是——“说自己的话,用别人感兴趣的方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