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权力与腐蚀


□ 子 愚

  “权力必致腐化,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化。”(“Allpowercorrupts,absolutepowercorruptsabsolutely.”)
  这是英国十九世纪自由主义思想家约翰·阿克顿爵士(John-E.E.Acton1834—1902)的一句名言。阿克顿坚决反对罗马教皇庇护九世一八六四年颁布的《邪恶行为提纲》,并激烈反对梵蒂冈议会所制订的关于罗马教皇一贯正确的教义的解说。这句话就是对此而发的。
  阿克顿是资产阶级人物,又是一位爵士,但是,如果不以人废言,这句话倒是颇有道理的。
  权力腐蚀人,大概不外两种原因。一是掌权者权力越大,掌权越久,往往易于狂妄自大,迷信自己,脱离群众,个人专断。二是周围一些攀龙附凤之辈,依世谐俗取宠之徒,极尽吹捧歌颂之能事,以致掌权者忘其所以,接受和鼓励个人迷信,导致腐化。绝对的权力和久握的权力更是如此。孟德斯鸠早就说过:“久握权力会使人腐化。”
  这种情况在封建社会层出不穷,即使劳动人民出身的人也难以避免。
  陈涉原先与人佣耕,起义后,当了陈胜王不过六个月,就讲求生活享受,对老伙计摆起架子来。他的老伙计入宫,见到殿屋帷帐,赞叹道:“伙颐!涉之为王沈沈者!”这个老伙计常常谈陈涉的老底,终于被杀。很多老伙计都离开了他。陈涉脱离了群众,终于失败。
  汉高祖刘邦起初当泗上亭长,不过是个管十里方圆的小官。得天下后,开头还能和群臣打成一片,甚至“群臣饮酒争功,醉或妄呼,拔剑击柱”。叔孙通揣摸到刘邦厌恶这种情况,建议给刘邦制订朝仪,还演习了好久。等到长乐宫成,行朝贺之礼,文武百官依次进入,分立两厢,卫士罗列,广张旗帜。然后皇帝乘辇出房,群臣奉贺,“莫不振恐肃敬”。最后按礼进酒,由御史执法,不合礼仪的都被赶走,群臣“无敢欢哗失礼者”。刘邦说,“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
  唐太宗李世民曾说,“观近古帝王有传位十代者,有一代两代者,亦有身得身失者”(《贞观政要》,《慎终第四十》)。这是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蚀人的结果。“身得身失者”更说明了这一事实。浸至末流,终于出现了象西太后那拉氏那样绝对腐化的突出例子。
  资本主义社会里,权力腐蚀人也不能避免,形式上的民主掩盖不住骨子里的腐化。希特勒德国法西斯专政则是资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绝对权力绝对腐蚀人的突出例子,给人类带来一场浩劫。
  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权力和腐蚀有没有关系呢?如果社会主义国家实行最广泛的社会主义民主,权力掌握在全体劳动人民手里,各级领导干部都经选举产生,他们是人民的公仆,不是人民的主人,那么,属于全体劳动人民的权力当然和腐蚀没有关系。但是,由于社会主义国家还不能避免旧社会的残余和旧的习惯势力的影响,加以无产阶级专政还没有足够的历史经验,有可能发生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或少数人手里的情况,腐蚀也就难以避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