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挂呀么挂红灯


□ 胡学文

  白乐家穷,靠东挪西借过日子,因此白乐练出了一副厚脸皮、一张巧嘴。这天,他们村来了两个贵人,捐给白乐三百块钱,顺便给白乐的灯笼和女人照了相。麻烦的是,正在照相的贵人掉进了白乐家挖的地窖,摔断了腿。白乐慌了,他该怎么应对这个突发事件?
  
  1
  
  白乐带着叶子和女儿躲了一整天,还是被二姨堵住了。
  清早,三人就出了门。白乐骑着那辆破得不能再破的自行车,不时扭出些花样,惹得大梁上的女儿一声声惊呼和爆笑。叶子则从后面搂紧他的腰,要么悄悄拧他一把。刚出正月,天地像没睡醒的婆娘,一脸的青灰和疲倦,让三个人一闹,眉眼处竟也透出些红润来。笑够了,清脆的口哨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蜿蜒,纤瘦的雾气害羞似的隐没。白乐吹的是《挂红灯》,女儿让白乐换个曲子,白乐说好,可吹着吹着,就回到了《挂红灯》。百吹不厌。那样子不像出去躲债,倒像去赶集。
  昨天,二姨上门讨要白乐借她的一千块钱。年前,二姨已要过一次。二姨说她现在要用钱,并说白乐答应年底还,不能说了不算,打交道的日子长着呢,别把自个儿的路堵死。白乐赔着笑,让二姨宽限几天,他想想办法,绝不耽误二姨的事。白乐没哄二姨,他确实跑着借了。有可能借出钱的都跑过了。一个个钉子,白乐脑门子都被撞青了。白乐没一点儿怨气,全凭这些亲戚,他才渡过了难关。先是老娘闹病,打发了老娘,又给女儿做手术。女儿是兔唇,是白乐和叶子一大心病,心病治好,欠点儿债有啥呢?白乐能还的。至于什么时候还完,白乐没谱。债主可没白乐这么好的耐性,于是白乐借李家还王家,拆东墙补西墙。白乐只能这么办。年过得还是蛮快乐的,仿佛他已还清了所有的债,仿佛别人倒欠了他的钱。白乐不愁,如果愁早就愁死了。就算心里愁也不在脸上露出来。二姨一直没上门,白乐以为二姨从别处弄上钱了,直到昨天。二姨说她以为白乐会送过去,想来白乐挺忙,她就自己跑来。白乐说钱已经说下了,明儿就给二姨送过去。白乐信誓旦旦地保证,有一句假话,二姨把他的眼球抠出来。二姨撇嘴,你的眼珠能做灯泡还是能当炉灰蛋?我不要,你还钱就是。白乐轻松地说,我挪挪,不就一千块钱么?二姨说你别送了,我还是过来吧。
  二姨一走,白乐就出门了,直到傍晚方踏进家门。叶子避开女儿,问白乐借上没,白乐说晚了一步,有钱的都借出去了。叶子愁眉苦脸的,这可咋办?二姨明儿要来的。白乐想了一会儿,说也只好出去躲躲了。叶子说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再说也不地道。白乐说咱不是不还,借不上么!二姨知道咱的难处,她会想别的办法,等有钱咱连利息一块儿还。叶子还是发愁,二姨想不出办法呢?白乐哧地一笑,这怎么可能?十个办法都想得出来,二姨在他们村有过三个相好,一个是村长,一个是会计,一个家里养着车,借个钱还不容易?叶子似乎被吓坏了,打起架来可咋办?白乐说你没必要操这个闲心,二姨当过妇女队长,再有几件事也能摆平。叶子说难怪人家叫你活宝,你真是……叶子口气隐着不满,眉头的疙瘩却舒展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