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部富有思想和创新的力作


□ 张 兵

  摘要:《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是一部富有思想和创新的力作,是我国现代通俗文学研究路途上的一座里程碑。
  关键词:范伯群;《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力作
  中图分类号:I206.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403(2008)06-0077-03
  
  继享有殊荣的《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面世以后,范伯群先生又推出了煌煌巨著《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其间相隔不过五、六年时间。这两部学术论著的问世,犹如“一石击起千重浪”,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而巨大的影响。这是一部富有思想和创新的力作,已成为耸立在我国现代通俗文学研究路途上的一座里程碑。
  任何历史都是思想史。思想推动着历史的发展,也有力地推动着学术的发展。学术研究,说到底乃是人类智慧的博弈和竞逐。而学术论著则是研究者的这种博弈和竞逐的载体。毫无疑问,在这种智慧的博弈和竞逐中,思想起着十分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一部优秀的学术论著,首先必须在思想上有独到的、睿智的见解,能给人以有益的启迪,从而引发对研究对象的更多的关注,引领学术向新的领域和方向前进。读了范伯群先生的《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我就有这样的强烈感觉。
  列宁曾经提出过“两种文化”的学说。他的核心思想是在“每一种民族文化中,都有两种民族文化”,而“每个民族的文化里面,都有一些哪怕是还不大发达的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文化成分,因为每个民族里面都有劳动群众和被剥削群众,他们的生活 条件必然会产生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体系”,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从每个民族的文化中取出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成分”,以建设符合时代需要的新文化。这种“两种文化”的学说,虽然是针对80多年前的俄罗斯而言的,但如果把它移用来对我国古代文化作评析,也是非常适用的。范先生在论著中虽然没有提到这“两种文化”的学说,然而全书的论述却都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来叙述的。“绪论”一开头就提出了“知识精英文学”和“通俗文学”的问题,两者的对立和联系,恰似列宁所说的“两种文化”,而《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的宗旨“就是想勾勒出现代通俗文学历史的发展的线索”,并且“在它自身的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去探索它的成功经验与失误教训,总结出它的健康发展之路,考察它是否与知识精英文学具有互补性,从而确定它在中国现代文学史大家庭中的地位和价值”。也正因此,全书开端明确提出:“我们首先有必要为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建立独立的研究体系,将它作为一个独立自足的体系进行全面的研究,在此基础上再将它整合到中国现代文学史大家庭中去。”范先生在这里两次用了“独立”和“体系”两字,体现了这部论著的重心所在。提出“独立”的原因就在于在以前的文学史中,中国现代通俗文学没有独立。事实上,它非但不独立,没有丝毫地位,最多是被当作陪衬的“配角”,甚至还被视为文坛的“逆流”而遭到长时期的批判。这是极左思潮下的产物,无疑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如今,这种被扭曲了的学术研究必须得到纠正。我们不但要进行拨乱反正,而且还要建立一种“独立自足的体系进行全面的研究”,这正体现了作者高人一筹的学术思想和非同寻常的理论勇气。值得注意的是,范先生进入中国现代通俗文学的研究是距今大约30年之前的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其时,中国学术界上空还是阴籀密布之时,在学术上拨乱反正,同样需要冒很大的风险。然而,范先生迎难而进,以研究中获得的累累硕果向世人证明了这种选择的正确。正如贾植芳先生在序中所说:“他以文学史家的目光敏锐地感到,只研究中国现代文学中的知识精英文学,不研究、甚至排斥中国现代大众通俗文学是一个历史性的缺失,今后编写的现代文学史应该是精英文学与通俗文学双翼展翅的文学史。”这正是对范先生劳绩的最公正的评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