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落高原的“宝石”


□ 张瑞莹,罗旭

  张瑞莹 罗旭

  说起青藏高原,很多人会想到一片碧绿的草原上点缀着各色的野花,背景是连绵的雪山,清澈如洗的蓝天上点缀着仿佛触手可及的云朵。偶尔,一只雄鹰潇洒地划过天空,一声长鸣撕破稀薄的空气……

  其实,这只是高原景色的一部分。青藏高原跨越了十几个纬度,幅员辽阔,地势跌宕起伏。这里既有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又有高寒草甸,甚至还有高寒荒漠以及大小不等的高山和湿地。正是这些错落有致的地形地貌,为生活在那里的形态各异的自然居民提供了多样的栖息环境,而高原生物中最美丽、最轻盈的便是那些飞翔的精灵——鸟。青藏高原上有着丰富的鸟类物种资源,它们各自有着不同的特点,如缤纷绚丽的宝石,散落在高原的各个角落,为辽阔壮丽的青藏高原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别样的灵秀之气。

  贴近地面的舒适生活 青藏高原北部是荒无人烟的可可西里,那里气候寒冷,疾风怒吼,空气干燥。如此严酷的气候非常不适宜人类居住,却为野生动物提供了一个不受人类干扰的自在环境。当人们乘坐火车穿行于高原冻土地带的时候,有时就能见到野驴、藏原羚等自由而轻巧地在远处闪过,它们偶尔也会好奇地瞥一眼庞大的钢铁巨龙;有时人们还能看到翱翔在空中的秃鹫和它们在大地上留下的一片片移动的阴影。

  藏北高原几乎常年被白雪覆盖,只有最热的夏季才呈现出一派绿意。这里的植被都非常矮小,鸟儿得不到大树的庇护,却能以各种方式适应更为贴近地面的生活。高原的鸟类,如角百灵、黄嘴朱顶雀、高山岭雀以及石雀等,大多具有强壮的腿脚和结实的嘴巴,羽毛颜色多以灰褐色为主。当它们隐伏不动时体色几乎可以和大地融为一体,直到莽撞的人走得近了,它们才会突然跳起匆匆逃走,着实吓人一跳。

  这里的鸟多选择在低矮的草丛中修建小巧的家。有一些鸟,如多种雪雀、地山雀等,则住进了鼠兔留下的洞穴,甚至和“原住民”成了互帮互助的好朋友。鼠兔负责打洞、修建家园,鸟负责放哨警戒。这两种在人们心目中有着天壤之别、生活领域迥然不同的生物,在藏北高原却互帮互助、和谐共处,真是一道别致而迷人的亮丽风景。

  高原上的缤纷色彩

  位于青海省东北边缘的祁连山又有另外一番风光。如果说连绵山峰上覆盖的砾石砂土显示出些许荒芜的话,那么山下的潺潺溪流灌溉出的青青草原和郁郁树木昭示的就是不折不扣的生机与繁盛。你只要在林边驻足片刻,便可以听到各式的鸟鸣:那婉转动听的声音来自有华丽羽衣的橙翅噪鹛,那悠长而略带沙哑的鸣声来自成群结队的灰喜鹊,叽叽喳喳有些吵闹的声音多是小巧的柳莺发出的……

  如果人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的话,当阳光照耀到河谷时,便有机会看到好奇的红尾鸲跳到树枝上,时而翻飞着嬉戏,时而停下来,摆动着鲜艳的红色尾巴,仿佛在炫耀自己漂亮而顺滑的羽毛。偶尔,还会有一种“迷你”的小鸟——戴菊——闯进视野。它们身上的橄榄绿色在周围茂密的树叶中并不显眼,然而一低头间,它们头顶一缕由金黄渐变为火红的羽毛顿时使人眼前一亮,它们便如耀眼的明星般脱颖而出了。不过这个小家伙通常是难得一见的,这一点也确实很像明星的做派。它的姐妹种——生活在我国台湾的台湾戴菊,更是时髦地戴上了“墨镜”,仿佛长了和熊猫一样的黑色眼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