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访傅昌旺


□ 皇甫琪

  今年元月7日,吃过早饭,9点整。我突然决定,利用上午的3个小时,去做一件事情。

  这天是星期六,也是我的生日。其实,是不是生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星期六本身。因为每逢双休日,儿子和媳妇起码有一个休息,是有人来照看孙女,而我就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看书,比如会友,比如散步。

  今天我的计划是去拜访一个人。

  我要拜访的人叫傅昌旺。全国劳模、全国首批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绿化奖章获得者、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十大和谐家园卫士……

  在我们西山,全国劳模有六七个,人大代表也有三四位,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就更多了,他们都是煤矿工人的杰出代表,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像傅昌旺这样退休之后义务植树20年的人却是绝无仅有。

  有人说,一个人喜欢、爱好什么,要看他退休以后在做什么。这当然是指有工职的人,不包括农民兄弟在内。从家中出来,路边的棋牌馆里的人进进出出,透过窗户玻璃,可以看到里边的几张桌子上已经坐上了人,还可以听到洗牌发出的哗啦哗啦声。仅在我们这条街,明的暗的棋牌馆少说也有十几家。

  来到马路边,旁边那个药店门前的空地已经有扑克摊开张。这里的扑克摊一年四季经久不衰,即使大年三十也有人坚守阵地。在这里打扑克的是清一色的退休职工。其中我认识的几个退休工人,每天吃过饭就背一个包,里边装着马扎来这里报道,一天两趟,比上班还准时。这里的扑克摊少时两三摊,多时七八摊,每摊6个人,还不包括观众。我数过一次,那次的人数高达80多人,像个集会。他们玩的是“争上游”,也叫“三进贡”,俗称“放火”。属于西山人独特的玩法,源于何时,没有考证过,不过,我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参加工作时,业余时间学的第一件事,就是“放火”。

  我站在马路边,准备乘车去老傅家。我只知道老傅这些年住在西山的建工苑,那套楼房是西山矿务局奖励他的。不过,我从来没去过,当然不知道他住在哪座楼哪个单元的哪一层。

  过来一辆蛋蛋车,听司机说是去官地矿的,我便坐了上去。这里说的蛋蛋车,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面包车。这种车在城乡结合部最多。实际上就是没有营运证的黑车。像西山地区,每逢高峰时期,公交拥挤不堪,蛋蛋车在这个时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矿区老百姓的出行提供了便捷。蛋蛋车行走的路线就是从矿务局到某个矿。上车一块,招手即停,再远的地方不去,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敢去。当然,如果相互认识,那就另当别论了。在我们矿区,蛋蛋车所以能够生存,同样是因为有它的市场。

  待上了车,我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先去南山——那儿是老傅义务植树的战场。从1990年退休到现在,二十多年,老傅在那里植了近二十万株树。有松树、柏树,有槐树、榆树,最多的还数椿树。之所以决定先去那里,主要是出于时间上的考虑,另外也想再亲身感受一下现场的氛围,然后再去老傅家,两不耽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