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的犁铧(点评)


□ 白连春


可以肯定,毛银鹏小说里的人物都是有生活原型的,都是来自于生活。
初读毛银鹏的小说,我想到了已故著名作家汪曾祺,再读毛银鹏的小说,我又想到了已故著名作家汪曾祺,现在读毛银鹏的小说,我想到的仍然是已故著名作家汪曾祺。汪曾祺说:"我写的人物大都有原型。移花接木,把一个人的特点安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这种情况是有的。也偶尔‘杂取种种人‘,把几个人的特点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但多以一个人为主。当然不是照搬原型。把生活里的某个人原封不动地写到纸上,这种情况是很少的。对于我所写的人,会有我的看法,我的角度,为了表达我的一点什么‘意思‘,会有所夸大,有所削减,有所改变,会加入我的假设,我的想象,这就是现在通常所说的主体意识。但我的主体意识总还是和某一活人的影子相粘附的。完全从理念出发,虚构出一个或几个人物来,我还没有这样干过。"(《汪曾祺自选集》自序)而毛银鹏说:"《故人西辞》不是创作,而是对故人的一鳞半爪的记录。那段时间,我完全沉浸在对故友的情感之中。满脑子都是鲜活的生命在挤撞,干脆忘了技巧的营构。我只是如实地记录。有些事,是母亲告诉我的。小说中,我照抄了不少母亲说的话。"由此,我们再一次看出,生活对于文学的重要,著名作家如是,文学青年也如是。
毛银鹏的小说和汪曾祺的小说一样:都是很有意思的情感小说,不以故事取胜。大家知道,这一类小说其实更难写。写这一类小说,你首先必须具备很深的文字功力,善于处理和运用细节,还有就是你--作家本人--必须怀着一颗善良的关爱之心,对你笔下的人物充满真挚的感情,这样,才能使你的小说处处呈现出抓人的诗意。这一点,毛银鹏的小说和汪曾祺的小说又是一样的:诗意无限。有一类小说,写荒诞离奇的故事,但文字和感情都十分粗糙,经不起推敲,更经不起时间的过滤。目前这一类小说是很多的。目前,许多作家都不肯在文字上下功夫,同时,对自己笔下的人物,也缺乏真情实感,包括某些著名作家甚至是自称为大师级别的作家。我认为,小说更重要的是语言和情感的艺术,小说读起来首先要使人获得一种好的享受。读者不仅仅满足于知道了一个故事。
《故人西辞》写的是一些小人物的死:小学生寿连、当民办教师的大叔、热爱文学的农家姑娘冬梅、唱戏唱得极准的龙保、工厂垮了两口子同时下了岗最后喝了农药的女邻居,还有只比作者大一岁得了败血症的西阳。作者对每一个他笔下的人物都充满了关爱。因而,文字写得极其到位:不多一字,不少一字。我很久没有读到这样的文字了。这些文字都是值得回味和把玩的。
当然,毛银鹏真的要和汪曾祺比,还差得很远。但是,我们从毛银鹏这些自然、简洁、晓畅、充满诗意的文字,可以看出,他已经具有成长为一个优秀作家的语言基础了,主要的是:毛银鹏懂得生活对于文学的重要。这才是重要的,这也是我读毛银鹏时不由得再三想起汪曾祺的原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