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对哈尔滨左翼文化运动片段回忆


□ 陈隄口述,刘大志整理

  陈陧 口述 刘大志 整理

  一、恩师杨尔瑛先生带我走上文学之路

  我祖籍是辽宁省辽阳县沙浒乡,这里在1904年到1905年曾是日俄战争的主战场之一,当时一支沙俄部队的司令部就设在我们家附近。日俄战争时,我的父亲刘彬普还是个十一二岁不懂事的小孩子,听长辈讲我父亲自小长得招人喜欢,这引起了一个既喜欢小孩子又爱画画的沙俄将军的注意,大约出于画模特的需要,这使父亲能够经常出入司令部观看这位沙俄将军绘画,一来二去和这位沙俄将军也就熟了。1905年沙俄战败,沙俄将军要回莫斯科,家里需要一个小仆人,他看中了我父亲,就与祖父、祖母商量。当时,我家里经常为温饱而发愁,看到这个沙俄将军人还和善,也就应允了沙俄将军的要求,这样我父亲就给这个喜爱绘画的沙俄将军当上了小仆人,一同去了莫斯科。再后来,西伯利亚大铁路维修需要大量的华工,已经长大成人的我父亲又到了贝加尔湖一带为沙俄铁路当局做通事(俄语口语翻译)。大铁路维修完工他又在十月革命前返回了中国,在俄国人集聚的哈尔滨继续当他的通事。这时,正赶上各国向哈尔滨移民的一个高峰期,我父亲的通事很吃香,他在生意最辉煌的时刻,还买下了几间平房出租,这使我们家也开始过上了一段中产阶级的温饱生活。也使我有条件在辽阳家乡读完了四年私塾之后,便在1929年春天,离开老家投奔远在哈尔滨的父亲,希望能在现代化的大都市继续我的学业。

  哈尔滨在伪满以前,曾一度是个相当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当时在东北共有四个知名大城市:沈阳、长春、哈尔滨和大连。沈阳虽是奉系军阀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的老巢,但自从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随着日本取得独霸南满铁路的经营权,日本帝国主义把整个长春以南的南满基本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它对这一地区文化的控制和影响是比较严重的,因此,整个南满自由文化的气息是很沉闷的。而哈尔滨则不然,它虽曾长期受沙俄的统治,但自从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之后,原来沙俄的影响逐渐削弱,统治权逐渐转移到中国人的手里,再加上哈尔滨水陆交通的便利条件,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原因,帝国主义列强一度放松了对哈尔滨的控制,哈尔滨正是凭借欧亚大陆桥的有利条件在上世纪一二十年代迅速发展起来,有许多欧洲国家移民侨民集聚在此,一度曾占哈尔滨总人口的一半左右。当时哈尔滨呈现为华洋杂居,三教九流各种社会思想和艺术流派极为活跃,市面畸形繁荣。哈尔滨号称“东方的巴黎”、“北方的上海”,均来自于此时。

  经济的繁荣,也必然带动文化的一定繁荣。以报纸而言,当时哈尔滨是个人口近四五十万的城市,就有《远东日报》、《东三省商报》、《晨光报》、《国际协报》、《大北新报》、《滨江日报》、《国民公报》、《国民日报》、《哈尔滨公报》、《午报》、《消闲录》、《商报晚刊》、《国际协报·夕刊》、《哈尔滨五日画报》、《大北新报·画刊》等十几种。文学作品多附在这些报纸的副刊上,其中《国际协报》报纸办得最为出色,不仅影响远在各报之上,而且远销到京、津、沪等地。尤其是《国际协报》上专辟的文学副刊就有《蓓蕾》、《绿野》、《文艺》,发表短篇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基本每周一刊。这些刊物和作品宣传着一些民主自由等进步的思想,深深地吸引着包括我在内的广大文学青年,可以说《国际协报》等文学副刊,就是我文学启蒙的良师益友。

  在哈尔滨求学的日子里,我不但有幸接触到当时只有哈尔滨才有的民主自由的一些学术气氛,更有幸的是接触到我生平第一个文学引路人杨尔瑛老师。那是1931年秋天,我考入东省特别区立第三中学(现三中)初中十五级,杨尔瑛老师是我们班的导师(等于今天的班任老师)兼国文教员,那年他刚二十四五岁,据说刚从北平俄专毕业。他自我介绍是陕西榆林人,说话中有明显的地方腔调,白白的方脸黑黑的大眼睛,眉毛和头发都很浓重。中等身材,很是清秀飘逸。他对我们很和蔼,从不斥责,我们都很喜欢和他接近。他很具教书的艺术,真是深入浅出,循循善诱,条理清晰,生动活泼,听起他的课来,就是教室怎样闷热,也没有一个打瞌睡的。记得他给我们讲朱自清的《背影》,他活灵活现地描绘父子的真挚感情,使一个年小的同学竟嘤嘤地啜泣起来。讲到谢冰心的《离家的一年》,让许多远离故乡来此求学的同学纷纷想起家来,竟有人要请假回家去看看。在那教科书上,无论是讲盛炯的《梦见妈妈》或者叶绍钧的《篮球比赛》,都让我们有身临其境一般的感受,我们五十几个同学,没有一个不喜欢听杨老师讲课的。

  大约在我们入学一两个月光景,东北国土已大半沦丧,只有我们北满一带暂时还没有陷入敌手,我们还能在教室里听杨老师讲课。他在教科书之外,给我们选了法国作家都德写的《最后一课》,他简直就像小说中的汉麦先生一样,神色那样严肃,声音那样哽咽,双眼闪着泪的光辉,我们全体同学都屏住呼吸,静静地听,最后,教室里哭声一片,师生们都举起了拳头,表示坚决不当亡国奴。杨老师就是在这样培养我们爱国意识的同时,以他高超的文学授课艺术,逐渐把我引上文学之路的。

分享:
 
更多关于“我对哈尔滨左翼文化运动片段回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