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能与您的经历有关


□ 杨光祖

韩老师:
从《山西文学》十二期上读了您的演讲,风格很特别。从《文学自由谈》六期上读了您的《梁锡华的“放弃”之憾》,却是另一种风格。如果说前者显示了您的文人性格,而后者却毫无疑问地展现了您深厚的学者修养。这无疑也是鲁迅传统,鲁迅在杂文里嬉笑怒骂,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可谓锋芒毕露,但在学术性著作、文章中却一反杂文笔调,显出了学者的严谨深刻。 就这点来看,您受鲁迅影响应该是很大的。比如,您也把学术与随感分开,分别使用不同的语言。可为什么那么讨厌鲁迅呢?
以我个人来看,可能与您的经历有关。您的家庭因出身在解放后受到的待遇不好,而鲁迅在那时是被作为工具使用,潜意识中遗留下一种反感。但反感归反感,其实您对鲁迅的熟悉在很长时间是超过对胡适诸人的。就与巴金老人的听见样板戏而恐惧相似,像我这辈人只是觉得好玩,恐惧感是完全没有的。看来,学者的不同经历对他们的学术研究影响(意识和无意识)太大。还有一点,可能是您近年来研究自由主义学人,对您的潜在影响也不容忽视。比如关于徐志摩,您的研究基本上是客观的,但也不乏喜好之心,对于他就有过分的偏爱。学者研究某一人,时间一久,很难有不偏好的,因此对批评他的人就自然有憎恶的情感。当然,鲁迅的偏执、复仇思想、一个也不宽恕等恐怕也是一个原因。他的反专制文化里是否也有专制的一面?如果把鲁迅与卢梭、尼采、海德格尔等大思想家放在一起研究,是不是会有新的发现?野人献曝,一笑。
杨光祖 2005年12月22日于兰州

光祖先生:
你的来信,我细细地看了,看了两遍。确如你所说,先前我是很喜欢鲁迅的,且立志要做一个鲁迅那样的大作家。我对鲁迅的熟悉,较之许多鲁迅研究者要多,至少看的书要多。他们怕没有一个人年轻时会抄过纪念鲁迅的书,我就抄过许寿裳的《亡友鲁迅印象记》,那是1970年,在山西昔阳县的一个村子里。“文革”后期有个“战备疏散”,大学都搬迁到乡下了,我们学校去了昔阳,就是大寨在的那个县。闲来无事,就抄书。借的图书馆的书,心想抄下几部,将来去了农村作研究之用。
你说我对鲁迅有成见,怕也是确实的。我一直在考虑,鲁迅这样一个作家,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得到革命一方的借重好理解,在已然夺取政权后的建设时期,也能得到当政者的喜爱,就不好理解了。后来终于想通了,不是当政者喜爱,是鲁迅的思想与文章,就有这方面的功能,其最大的特质是,能让读他的文章,接受他的思想的人,在上者认为只有自己能统驭民众,在下者又认为自己活该如此,顶多愤愤不平而已。而胡适的思想与文章,在这两个时期,都没有这方面的功能。胡的思想与文章,总是为国家的长远利益着想的,重在民族素质的提高,重在民主制度的建设,任何急近的做法,在他那儿都找不到支撑的依据。昨天我在博客上给一位朋友复信说, “鲁迅的思想是为专制服务的,胡适的思想是为民主服务的,这一点毛泽东比你明白”,就是这个意思。若比之西哲,胡适是伏尔泰,鲁迅则是尼采。事实上,他们各自所爱的,也正是这两个人。
我相信我的出发点,或许是功利的,但我的研究是注重材料的,只要我的材料能说明我的思想就行了。至少在眼下的中国社会,应当允许我这样一种认识存在。我不是什么真正的做学问的人,疏漏之处,肯定是有的。在这上头,我不固执自己的见解,真要有人提出充分证据,我愿意随时放弃自己的看法。
新年快到了,祝你和你的家人安好。
韩石山2005年12月25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