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谈歌与《北京文学》的编辑们


□ 谈 歌

  与《北京文学》来往,始于1992年,我彻底从新闻记者的行当退了出来(说彻底,因为我想今生不会再当记者了。不是不想干了,是真跑不动了。我那个记者是个地质记者的行当,当记者脑子倒在其次,体力确是第一位)。当了几年记者,报告文学写了一大堆。总想着写小说(也零星写过,也零星发表过。票友?)。退出来,充裕的时间就多了,就想着挽袖子大干一场。于是,就事儿似的开始写了。(下海?)
  大概是在1993年夏天,同时给《北京文学》寄去了两个短篇一个中篇(有点捆绑销售的味道。你们总得挑拣着留一个吧)。按规矩附了邮票。注明,若不用就请编辑退回来。
  寄出去就寄出去了,就不再想这事儿了。继续写别的。大概过了几个月,编辑部就退稿了,退了一个短篇,编辑附了一封信,留用了那个中篇和一个短篇。编辑署名刘友宾。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北京文学》的编辑。
  留用的稿子发得很慢。就窃想着趁水和泥,又给《北京文学》写了一个,临了,却寄到别处了。是呀,人家那两个没发呢,我岂不是成了自己给自己捣乱了么!
  来年,第几期忘记了。先是那个短篇发表了,我没收到刊物。是朋友告诉我的。小说的题目我还记得,《名流》。写一个书法家的故事。(这篇小说后来拍成了电影,导演巴特儿,电影的名字好像叫《小镇风流》?)
  我就给刘友宾编辑写信,讨要刊物。我记得在信上说,我自己生了个孩子,你得让我看看这孩子在你们的地里长成什么模样了呀!刊物很快就寄来了,编辑却没复信。兀自思想,或许我那信里写得难听了点儿?再几个月,那个中篇发出来了,题目《大忙年》。这次,我及时收到了刊物。我即给刘友宾先生写了封信,至今记得,我或是为了弥补上封信的唐突,便把真心实意的感谢的话儿,叠床架屋地写了十几句(心说呢,狠狠地表扬表扬你刘编辑吧,也好顺风顺水再发几个呀)。刘友宾后来回了封信,说他已经调到某家报社去了。他让我与杂志社的其他编辑联系。希望我再写。
  心里就怏怏的,这事儿闹的呢。怎么刚刚熟悉一个“卧底”,就调走了呢?行了,再发展“内线”吧。
  再一年(大概记忆没有错,1995年),我给《北京文学》又寄了稿子。是个中篇《天下大事》。本来想寄个短篇,摸摸时任编辑们的路数。临了,傻瓜认大个,就寄个字数多的吧。编辑部很快来信了。署名章德宁。章编辑挺客气,说《天下大事》还不错,用了。鼓励我继续写。(这篇小说真给我惹来了许多麻烦,我当时所在单位的领导对号入座。硬说我影射他了——鬼知道他看小说?鬼知道他还知道影射?靠!真是不讲道理呢。我们两个过去的关系还算不错,于是,我找他交换过意见,可无论我如何解释,他就是认定我影射他了。没办法。我也不解释了。靠!就影射你了,怎么着吧?谁知道呢,最后还真让我“影射”中了呢,这位领导还真进去了。判了几年我就不清楚了。那是我调到作协之后的事儿了。闲话,且按下不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