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桑落屯(小说)


□ 王树理

  ◎王树理(回族)

  1

  分明是一场久盼难得的瑞雪,许多新闻媒体却如出一辙地做出了“xx地方遭受暴雪袭击”的报道。这当中不排除个别地方确实遭了暴雪,造成生产或者某些社会活动的暂时困难,但对多数地方而言,入冬以来就没有下过雪,冬旱的迹象已经显露,这场雪来得恰逢其时,是个好兆头。咳,眼下这人呀,也实在太自以为是,太不经折腾、太脆弱了。

  人心难测,老天爷也不容易当呀。老何这么想着,正想对女儿说说自己的感慨,客厅里的电话铃响了。他拿起话筒,一听是老家的侄子打来的,就和侄子在电话上聊起来,内容无非是老家下没下雪以及下雪后的情况和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儿。

  侄子告诉他,雪下得很大,厚厚的像一床棉被,是多年没有的一场好雪,至少今年的冬小麦不用再浇冻水了,春节后小麦起身也快,乡亲们从心眼里高兴哩,都说明年—定是个好年头。

  “就是嘛,这样的好雪,怎么是袭击了谁呢?庄户人家就得说居家过日子,就得庄稼地里刨食儿吃。俗话不是说嘛,人不哄地皮,地不哄肚皮,这场雪下得这么好,正是加强越冬作物管理的好时机,你得告诉老少爷们儿,要抓紧时机,不误农时,把冬天该干的事干好。”接着侄子的话茬,老何又把如何加强冬小麦管理、如何做好蔬菜大棚的管理等等,拉拉杂杂说了_一大堆话。最后还告诉侄子,明天要用快递给他寄去几本农业方面的书籍,让他认真地给乡亲们说一说。

  撂下电话,老何思绪万端,难以平息。

  记得是1961年麦子拔节的时候。从冬到春,老天爷几乎没有下过一场透地雨,麦田里好不容易从沙窝窝里拱出来的麦子苗,经不起干热风的摔打,全都枯黄干叶儿,麦季绝产已成定局。

  立夏买呲牙。而那一年的立夏,却没有看到小麦呲牙,看到的全是漫天黄沙滚滚。三个面黄肌瘦的孩子,挺着塞满了野菜的肚子,在太阳底下一站,能看到肚皮里面的青菜色。爹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愣了半晌,看看实在没有指望,又一个人躲在屋子里,抽了半天闷烟。

  第二天一早,爹就推着手推车领着全家赶黄河。

  那一天,风那个大哟,疯子似的咆哮着,像是把河口平原上的泥沙全都给卷起来了。爹推着车子,娘弓着腰在前面拉着纤绳,脸都快贴到地皮上了。老何那时十一岁。他和哥哥和只有八岁的妹妹,在左右两侧拼命地推。那风也真叫邪乎,一直折腾到后半晌,才渐渐停下来。在大洼里鼓拽了大半天的一家人,早已筋疲力尽,想想孩子们还没吃饭,当娘的恨不得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来让孩子们吃了。在一家人陷入前此未有焦虑和绝望之际,爹像突然间发现了救命菩萨,指着远处一棵大树,说:“我看那棵树是棵桑树,先弄些椹子糊弄—下吧。”

  娘看了看说:“天无绝人之路。我还认为得死在这荒洼里呢。可见荒洼也是通人性的呢,它咋就在这么个地方长出一棵大桑树来呢,老天爷疼人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