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起来


□ 王广元

辛明先生故去已三十余年了。
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在谈笑时那一副孩童般天真的神态。
岁月以滴水穿石般的韧力把记忆冲刷得遥远而模糊,惟有他不经意间讲述的一件小事,多少年以后,在我的上意识迟钝状态下, 突然从我的下意识缝隙中跳了出来。

辛明先生没有正式上过学,是从父亲开办的私塾中走出来的乡村书生。后来他与胞弟其明分别就任县立两所中学的校长,可见其家学渊源。
1945年晋东南全境解放,民主政府开办的学校陆续建立。当时教师严重短缺,刚刚高小毕业的学生不得不中断学业,培训三个月,戴一顶“速成师范生”的帽子,匆匆走上讲台执教;勉强熬到初中毕业的学生更为珍贵,培训一个月,领一张“简师”文凭,大都分到学校担当重任。那时候国家对公务人员实行供给制,只发日常用品和生活补助,不发工资。一个公派教师,一年的酬金折合成二石四斗小米,日常用度则全由政府供给。辛明先生正是在这个时候被派往平顺石城当教师的。此时壶关、平顺一带山区生活苦寒,几乎年年闹粮荒,老百姓在年景稍好的年成能对凑个糠菜半年粮的日子就算烧高香了。一般农家能够出一名教师,全家的日子就算有靠了。
当个教师多好啊!年轻的辛明先生心里燃着一团火,半夜里顶着星星就上路了。他身着父亲当年执教时穿过的青斜纹布长衫,家织的黑土布对襟短褂,脚蹬一双千层底圆口布鞋——这双鞋是母亲、媳妇、妹妹、弟媳合伙赶制出来的,连鞋底用的褙子都是新布扎打出来的,为的是图个新气、耐实。一把油布伞斜背身后,肩上搭一条褡裢,装着日常用品、干粮,还有随身必带的狼毫大楷笔和古铜墨盒。这才像个先生,一身儒雅,一身英气,只是赶路的步幅太大,步履太快,匆忙中显得有些不大协调。
从壶关通往平顺与河南林县地界的官道,是随山势顺河湾沿沟谷斗蛇蜿蜒的黄土沙石混合土路。运煤的驴队,驮垛的马匹,运货的骡车,挑担的散客,零零落落、拖拖拉拉、呼呼喝喝,逶迤而下。偶尔有骑着毛驴回娘家的媳妇,驴屁股后面跟着手执柳条赶驴的小哥木木地走着,间或有单个赶路的行人。辛明先生夹杂其中,格外惹眼,竟然有人闪开路让他先行。
山下是官道,官道下是深涧,涧底流淌着欢快的淅河,头上是两山夹着的一线天。时至正午时分,天空豁然开朗,露出光灿灿的高阳。官道对面的岸边闪出一块小平川,塬上住着一户人家。辛明先生打算借一步歇歇脚、打打尖。
从阵势上可以看出,这家人正逢喜日。进门一打问,果不其然,主人正在给孙子过满月。过路人原来只打算就着随身携带的干粮讨碗水喝,撞上喜日,可就是撞上了运气。主人像迎接前来道喜的其他亲朋那样款待这位陌路人,得知是赴任的教书先生时,倍加欣喜,百般殷勤,热情地邀他与家人亲朋一道入席。辛明先生面对主人的厚道并不谦让,随和地与他们喝酒行令,边吃边聊。这真是一个歇息的好地处,宽大的院落卵石铺就,高大的老槐树阴下摆桌开宴,沿墙根土坯垒砌的灶火烟熏火燎,饭菜依序出锅上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