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奈·困惑·徘徊


□ 李广鼐 冯艳冰

  冯艳冰(以下用●表示):文学是有神性的。只是这种神性并非像佛教道教那样演化为宗教,文学的宗教表现在它能以一种最充盈的血肉和骨气来表达或塑造形而上的精神,是一种精神化的物质,是物质的另一种形式。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也会像追求财富一样地追求文学的原因之一。所以,从这个意义引申出去,优秀的职业的文学编辑应该像一住神父,或者说就是神父,他所供的就是一种神职。但是,我们的编辑是否都具有这种神性呢?如果没有,神圣文学的崇高和优美就无从谈起。正是由于文学神性和文学编辑神性的缺失,现当代文学才出现了一些特殊的遗憾。我想请您以文学理想的名义,谈一谈关于一个文学编辑的神性问题,
  李广鼐(以下用■表示):我理解,你在这里谈到的文学编辑的神性问题,是不是指的就是文学编辑的责任感。我不同意文学编辑应该像一位神父,或者说就是神父的提法,还是讲责任感为好。文学作为一种精神产品,无疑具有一种教化的作用。但文学不完全等同于圣经、佛经及其他宗教的教义。宗教是耶稣、释迦牟尼及穆罕默德们为他们的信奉者们安排的一个精神的归宿,它们是至高无上的。而文学则不尽然。神父是上帝的使者,是受雇于上帝的,他的使命是受上帝的委托,来为芸芸众生指点迷津,帮助他们从世俗的泥潭中挣脱出来。文学编辑与神父从事的工作有着完全的不同,文学编辑是为世俗世界里普通的百姓服务的。因为说到底,文学是人们世俗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尽管文学有时极力地摆脱世俗。和其他形态的艺术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讲,它也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消费品。人们享受生活,享受人生,就包括享受文学给人们的精神生活带来的愉悦。自从有了文学和艺术,它就像一种润滑剂,人们的生活才变得有滋有味起来。文学编辑的工作就是尽最大可能选择最为精到同时又令他们满意的“产品”兜售给他们。特别是在当今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多元化的社会里,又必须有所兼顾,来满足这种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这应该是一个文学编辑最基本的职责。
  当然,文学的教化作用,引人向上,对人们精神的提升,这也是一个不容漠视的问题。特别是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到处都充满着诱惑的社会里。新时期以来,我们的文学打碎了“左”的精神枷锁,逐渐从完全政治化的状态中走了出来,文学的一种平民化倾向应该是一种进步。我们的文学编辑在满足人们的世俗生活需要的同时,要尽可能地将一些低俗化的东西拒之门外。对我们民族精神的弘扬,对现实世界丑恶灵魂的鞭挞,在我们的文学主题中,要占有更多更重要的位置。这在我们的工作中,必须充分地体现出来。
  虽然这些精神的产品都是从我们的手中交到读者的手里的,但创造这些产品的主体还是作家。我们所承担的只是一个披沙拣金、把关和选择的作用。因此,文学编辑在其中的作用又是有限的。
  ●我们常常非常线性地看待历史,殊不知历史往往可能是圆形的涡流,置身其中的人和物不是被卷入旋涡,就是被推至边缘。我国社会经济转型后,经济变革的旋涡使文学日益边缘化,既边缘于激荡的时代潮头。又边缘于世俗生活,被边缘化的文学期刊几乎是集体性地陷入困境。您曾在《文学期刊真的无药可救了吗?》中为文学期刊摆脱困境开了些药方,尽管在文末您很谦虚地认为只是随意性的想法,很难说具有参考价值,但它毕竟是一条思路。对于自己的刊物,这些药方您尝试过吗?是否有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