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轻喜剧中的危机与隐忧


□ 孟繁华

  小说家劳马在大学任职,他是一位校领导,但他首先是一位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这样的身份又写小说,劳马就非同一般了。我们可以在有这样身份的人身上看到性情,看到他在关心什么,看到他站在哪里看社会又看到了什么,他是什么态度。劳马已经出版了三部小说集,除《傻笑》是中篇结集外,劳马多写短篇,特别是微型小说。这里集中发表的八个小说,也是微型小说。劳马的小说写的是人间万象,是官场、机关、交际场合和日常生活中的各色人等。小人物是劳马观察和书写的对象,而他的小说反映和折射的则是一个大社会。因此,劳马的小说大体属于社会批判小说。但劳马的批判又不是金刚怒目、怒火中烧、月黑杀人、风高放火式的仇恨。他的批判都是寻常人普通事,他是用讽喻、调侃、漫画式的笔调书写他的人物,因此他的小说有人间轻喜剧的味道。从这个角度上也可以看到劳马善意的人生态度和他的小说立场。
  劳马笔下的人物我们并不陌生。比如地产公司联络主管白丽、生意人老鬼、公务员小张、班干部王广田、乡长老曹、科级干部老赵、处级干部老史、司级干部老庄等。这些人物就这样构成了劳马的“社会”,对他们的书写,也就是劳马对社会的面面观。有趣的是,劳马的小说是围绕着当今社会的“中心”——官场展开的。他从小公务员一直写到司局长。两个与官场无关的生意人白丽和老鬼,他们的性格塑造也是在官场和世俗生活中得以完成的。这个场景是世风最典型的场景。一个庸俗不堪的交际花,在交际场合的资本就是自吹自擂的“旺友旺夫”,那些不断附和的“麻友”是何等人物不言自明。小说几乎是对白构成。不但处长、博士、科学家都在证实“白姐”的神奇,“反正凡是与白美女见过面的人,事后要么升了职,要么赚了钱,要么分了房,要么出了国,个个都沾了光。就连老赵的小孩也说白姨救了他的命,有一次吃饭让鱼刺卡住了嗓子,正好碰上白姨到家里串门,他一看见美女姨姨不知怎么着,这鱼刺就下去了”。这是“白姐”神奇功效的基础,它助长了“白姐”“旺友旺夫”的自我膨胀。但是,就在一次送醉酒“自姐”的路上,“我”出了车祸。在医院面对重伤的“我”,“白姐”仍然夸耀说:“你说你多幸运,要不是我在你身边,你早就给轧成肉馅了。那辆车都撞报废了,你还能活着,简直是奇迹!而且,撞你的是一辆新款宝马,多有档次!我这个人就是旺友,总会给周围的人带来运气,这回你信了吧?”已经重度脑震荡的我居然觉得她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就在当事人康复出院后:“我瘸着腿一步一拐地走在路上时,又不时地怀疑白丽女士的说法——我因跟她在一起而发生了车祸,撞成了终生残疾,这怎么会是一种幸运呢?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若那天不是她在身边,我会不会一下子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呢?”这当然是一个反讽。一个经常处在幻觉中的人,也会使正常人产生幻觉。这个小说貌似简单,但就是这个简单的故事,却让人欷歔不已——那是我们经常见到的熟悉的人物。
  当下生活中颇流行“潜”什么——潜规则、潜话语……《潜台词》是“潜”生活的一部分,“潜台词是一种表达艺术,在某些特定场合和特定人群中普遍流行。它指的是不明说的言外之意。俗话讲‘敲锣听声,说话听音’,就是让你去用心体会弦外之声、画外之音。”老鬼是研究“潜台词”的,因颇有心得而深得上司欣赏和信任。但“潜台词”的学问因人而异深不可测。他从领导的“你这条领带挺漂亮”开始,先送领带,然后是衬衣,然后是西装皮鞋。但领导的一句“这种衣服我平时也没机会穿”,将他送的东西全部否定了的同时也暗示了老鬼新的行动。他迅速组织了“企业家考察团”陪同处长赴欧洲各国考察,当听到领导鼓励儿子到德国留学。老鬼一口答应处长儿子留学的事情包在自已身上,老鬼的“大项目”也终于尘埃落定。劳马发现的是,权钱交易也是一门艺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