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浮生记


□ 陈元武

陈元武

水 流

水流淙淙,在一条河流边,我听到了流水的喃喃自语。它的语调不紧不慢,连贯而富有音乐的韵调。我以为流水正和谁私语,流水其实并没有跟谁交谈。流水说,适彼方兮,洋洋乎大观。它所指的是大海,我知道,流水最终的归宿就是大海。但我还是从流水的自语中得到证实。一条河流的终点是大海,一个人的终点却是地下。人有时的确应该羡慕河流,流水一直在走,在观望这个娑婆世界。我们处于这个娑婆世界,却总是无法判断自己的位置。亦真亦幻,人究竟为何而来,因何而去?人似乎没有多少时间用于思考此类的问题。于是,人像一片在时光之水中载浮载沉的树叶,不能自适,不能把握自己的流向。人是随着水走的,很少人能够逆时光之河而动。

一条瀑布从山崖高处落下,它发出欢快的喧响,多么伟大啊,天地之殊渊!水急速坠落的快感发乎内心,它尖叫着,呐喊着,已经不再是轻柔而多情的絮语了。高处危乎,水流向深潭是一种必然,它恢复了本性的沉静和能仁,它是适合在一个低处汇集的事物,它是道的化身,大道无形,大音稀声。水无定型,但水是智者,它流向最安全的深潭。人有时候恰恰相反。尽其一生之精力,一直往上攀登,途中可能遭遇千难万险,却从不悔悟。人人都想成为山顶上最高处站着的那一个。但人总归还是要下山的,从起点回到起点,当他回到起点的时候,他已经垂垂老矣,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他了。时光留给他的只是许多像飘蓬似的回忆。他其实还站在原处,但他却从此一直生活在对于山峰极处的怀恋中不能自已。人生之悲哀在于青春易逝,韶华不再。到头来恍若一场梦,梦醒时分,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孤独。别人无法理解他的孤独和怅惘,因为别人没有他那种登极的体验。他碰到另一个童年的伙伴,他的伙伴一直就生活在生活的原点,平淡无奇。他看到他也是一头苍发,满脸皱褶,龙钟老态。他感觉自己真的和他并没有什么两样,人生画了一个大大的圈,终点都一样。只是有的人画的圈大些,有的人画的圈小些,有的人根本就没有画圈,他在原点一动不动。像一棵树一样生活着。他一样在时光之水中载浮载沉,不同的是,他并没有随波逐流。他生活于一个道的极点,像太极的阴阳双鱼,他是鱼眼的那个点,不动即动,空即不空。流水也在画着圈,它从海上来,被阳光和风带到了虚穹之霄,以一种气的形态流向大地上空,尔后为雨,汇而成泉,集而成流,聚成江河,然后重新踏上回归大海的旅途。水画的圈和人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水或为云雾山岚,或者为狂风暴雨,汪洋恣意,决乎山野之间,奔腾澎湃。但到了大海的时候,它却是那么宁静,仿佛是出尘的菩提。流水选择了往低处流,它的回归却是升腾于万仞虚空,水流沿着大道的方向流动。水声因而变得玄乎神秘。我也大概只是听懂其声,却无法辨识其音徵。

两千多年前,一个姓孔的夫子站在黄河边上感叹道:逝者如斯夫!他感叹的是自己生命的流逝也太匆匆!孔夫子提倡积极入世,万代师表的孔夫子给我们指的是一个与流水相反的人生方向。人生因此变得奇谲多变,无论如何,人最后还会像夫子一样,在近暮时分,不由得在风中叹息:逝者如斯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