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祈祷所有的青春安然无恙


□ 陈 蕾

  吴虹飞,女子,天蝎座。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工学士、中文系文学士,中文系硕士研究生。这个复杂而清澈的女子是词曲作者,“幸福大街”乐队主唱,《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她奔走于大学讲堂、学生宿舍、破落民居中的排练室和酒吧嘈杂的演出场之间,从而安静的不再安静,神圣的不再神圣,然而乏味的依然乏味,躁动的依然躁动。
  幸福大街乐队创建于1999年9月,拿着清华硕士学位的女主唱吴虹飞,不幸成了以严谨治学为宗旨的清华大学的异类。她带着音乐梦想举办了首次全国巡演,在武汉站本刊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在没听到她的歌声前,谁也料想不到外表娇柔的她居然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她捕捉最细微的情:任性、乖戾、凶猛、脆弱、矛盾重重,并且,柔情万丈……
  
  最初的梦想
  
  《我的大学》: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是什么?都有过哪些梦想?
  阿飞姑娘:那时,最大的梦想是当一个科学家。有时候,又想当一个人民教师,清洁工等等,看当时的宣传怎么样了。
  《我的大学》:上过声乐之类的培训班吗?如果有上过,它对你今后的学习和工作有什么影响?
   阿飞姑娘:有过,大学里上了很多音乐的辅修课程。视听练耳,合唱团也参加过。那时功课好多,还要学习这个,为的是调剂。有时候,音乐对我们这些工科学生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它对我的影响就是,我以后可以有机会从事和音乐有关的事情了。
  
  阿飞姑娘的大学
  
  《我的大学》:你在清华本科读的是环境工程,这个专业是自己选的吗?怎么选了很理工的专业?为什么后来又选择读中文系的研究生?
  阿飞姑娘:那个专业是我自己选的。我记得老师们都称赞我选得好。我对自己的分数估计准确,知道考这个系肯定能考上,计算机肯定考不上。我那时是理科生,自然是要去最好的大学读书吧。
  读中文系是因为我比较喜欢文学,我希望能从事这个事情,更何况那时,大学毕业我完全不知道怎么找工作,我想,算了,还是回学校读书吧,结果读成了一个呆子。
   《我的大学》:大学期间参加过什么样的社团?做过最具挑战性的事情是什么?
  阿飞姑娘:合唱团,军乐队,文学社,我的业务一般。最具挑战性的事就是19岁那年和一个女孩子结伴去了敦煌。
  《我的大学》:在大学里,你想做校园歌手,当时是怎么想的?当成了吗?在清华园演出过几场,反响怎样?
  阿飞姑娘:我就想,我喜欢三毛的诗,海子的诗歌,不如我为他们谱曲,结果自己写了很多歌。我在学校没演过几次,因为那么暴烈的音乐,阴郁的情绪,可能学校不能接受吧。
  《我的大学》: 说说大学期间经历的有趣的事情?
  阿飞姑娘:在大学第一次接吻,特别害怕会影响学习成绩。
  《我的大学》:你觉得在大学,最重要的是学会什么?
  阿飞姑娘:学会自己学习,学会沉稳地做一个人。
  《我的大学》:很多孩子从初中高中开始追逐阿飞和阿飞的幸福大街,他们如今都是大学生了,无论他们以怎么样的方式喜欢着你,你想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