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走在中国版图


□ 龚学敏

  在深圳宝安,用一艘感冒的船怀念伶仃洋

  我要用伶仃一词最脆弱的蓝色,形容远处,和她还在活着的宋时。

  早起,无力。鸡骨草在透明的杯子中哭泣。

  家乡的口音,

  像是一顶旧帽子,闲散着。酒店的门反复打开。

  一片被诗句支撑的水,如此简单。

  像是伶仃,是汉语中的瘦。

  船舷上应是宋时的字体,貌若银针,正在逼近我的心脏。

  让一首歌在洋面上生根,发芽,永世不结孤独二字。

  风吹不动。

  祖国和女人一样,都会让我病入膏盲。

  在深圳,树大招风,招四处的方言,卧在马路上反复地被碾压。

  加工成袋装的自私。距宋一千年,那滴眼泪,足可救国,可是。

  他们忘了。风声正紧,所有的感冒随着我衰败的诗歌,想要出海。

  深圳空无一人。

  我是信息时代大街上唯一的铁匠铺,在沙井,

  用声响,批发着伶仃。海鸥在井沿的虚词上打滑,

  我坐在宋词的门槛上,身旁是一首歌透明的拐杖,

  举目无亲,感冒是我唯一的亲人。

  无风。渔家女子的衣衫,尽可入药,

  钟声一勺一勺地,喂进

  我写下的汉字中嘴里。须是银勺。再好也伶仃洋,不

  如我病着:

  把伶仃一词种在我熟识的汉字四周,

  日出而作,培土,浇水,

  开气节的花。日落,无事就感冒。伶仃洋。

  时至今日,我的诗鼻塞、发烧、头痛、打喷嚏,病着,和最后的宋一样,

  干脆,我就在劫中,想必也是过不去了。

  用感冒怀念深圳。

  伶仃洋,你要改名,因为我孤自一人,才是伶仃。

  在萧山湘湖,坐船,谈天,看见迄今最久远的独木舟

  天色在鸟鸣的想像中暗淡。

  女人们开始舒展,随性的乳房,

  像是冬日里的衣衫,褐色,开始制作我手中紧握的汉字。

  独木舟。夕阳中孵出的卵,

  泊在水字潦草的身影旁边。

  越人与鸟一般地飞翔,草疯长,我在水边把她打理成一部辞典,

  一边汲水,一边看着爱情和鱼儿一同进化。

  这是宿命。

  女人们恋爱着的草在一弯叫做泱泱的对岸。

  我需要用凿木的声音,行走在水上。

  独木舟是我爱情的尸体。像是我的儿子:越。

  孙子:汉、唐。还有重孙:元、明、清……

  我在来路上狩猎。

  一头獐叫做狂妄,把草原和博大给它。

  一头野猪,獠牙尚好,做成饰物,给所有的女人,

  用来记住每一次邂逅,让它的肉顺着草生长。

  像是船头饮茶。

  时过境迁,我的长发缀满银白的鱼,

  夕阳一万里,女人和水,

  在金色的词汇中博大的让我如此安心。

  我把箭遗在水中,爱情溢满整个湖泊。

  今天,我用这盏残茶,

  把一棵叫做历史的树伐倒。在湘湖,我教后人写的湘湖的湘。

  那些接受我馈赠的是名词的邻居。上苍是一位可以波澜的男孩,

  似鱼,要恰逢一次偶然的简约,形同只影,想着掠过湖面,一指而已,便是独木了的舟。

  是你们与所有的船只一道,读到的孤寂与淡然。

  那木只是,一世的心虚。

  如同我,是一棵行走着的独木,是那么多水、草、鱼儿的风景。而已。

  在大理,读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

  我喜欢那些名字隐秘的女子,

  在诗词的水面,荷叶三二,

  像是青青的歌谣,足以蜻蜓,足以点水,足以,

  让我写下的文字们受伤,衰败,力不从心。

  我站在雪花上吐纳。

  救她们。

  在大理,我把阳光掰碎,给了那么多的花朵,下蛊,一直到唐朝。

  一剑穿芯,古人在我的梦境边上汲水,筑草寮,马放在琴声中。

  我至高的功夫是暗器,

  不问来处,或青城山,或旁门,或左道,

  剑光所至,用一枚来挡。

  醒来,我手中便少了一枚汉字。

  唐诗三百首,招招要命,

  天啊,我手中的字已不足三百了。

  在大理,早起,满城玉兰是秘籍中的哑语。

  一掌挥去,说话的已是城中的酒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行走在中国版图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