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与丑的辩证运动——评刘东《西方的丑学——感性的多元取向》(再版)


□ 薛富兴

  刘东的《西方的丑学——感性的多元取向》最早问世于20世纪80年代,作为当时《走向未来丛书》之一,它一出版就有广泛影响力。其时,笔者是个刚闯入美学的学生,这本小册子以其新锐和激情深深打动了笔者。近二十年后,这本小册子再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在朋友的强力推荐下,笔者重温了这本曾让自己激动不已的作品。
  刘著青春依旧,无奈读者苍然。作为一个美学研究有年的读者,这次阅读引起更多的是学理方面的思考,愿在此提出求教于著者及学界同仁。
  
  一
  
  《西方的丑学——感性的多元取向》(以下简称《西方的丑学》)的主体由五章组成。第一章首先提出一个对美学进行整体性反思的问题——“埃斯特惕克为什么是美学”?
  
  Aesthetics的原义既然是“感性学”,而“美”不过是区区的感性诸范畴(Aesthetic Categories)之一,人们却为什么又将“美”这样一个范畴去取代整个“感性学”的所有其他范畴,而把Aesthetics译成了“美学”呢?①
  
  美学之父鲍姆嘉通本来将美学界定为“感性学”,这门感性学为何后来竟成为一门关于美的学问了呢?“感性”与“美”本是两个不同概念,二者虽有相交,然“感性”外延远远大于“美”的外延,人们为什么竟会将它们混为一谈?既然“感性”有更大的外延,它理当同时包括了“美”及其对立面——“丑”,因而“丑”也当是感性学题中应有之义,为什么它到头来只是一门关于美的学问呢?
  
  上述的作为“第一范畴”的功能,从逻辑上讲,显然绝非“美”所独具。“丑”也可以同样顺水推舟似地导引出一整套的感性范畴来(其中第一个就是“美”!)而且这一整套范畴都将会因由“丑”派生出来而打上与现存美学体系中诸感性范畴之内涵截然不同的印迹来。这不也同样的“方便”,同样的“合理”吗?可是,为什么过去“丑”就偏偏缺乏“美”那么令人羡慕的超越性呢?②
  
  因此,逻辑上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亦可将感性学命名为丑学。这一问题的提出虽大出意外,确又于理有据。
  作者认为将感性学理解为美学,其实并非东方人的误读,乃是西方人的固有见解。此种见解于逻辑上未必然,却乃美学之实然。要想深入地解释这一问题,只在美学里追问是徒劳的,需要回到整个西方文化史中去考察。
  于是,从第二章始,刘东对西方美学史作系统反思,首先是对古希腊美学的讨论。刘东从古希腊神话中发现了两个核心元素——感性与理性。他认为,阿芙洛狄忒是希腊感性精神的代表,雅典娜则是其理性精神的象征。这两种元素在古希腊人那里高度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宙斯就是天与人、无限与有限、现象与本体统一的绝好证明:
  
  既然宙斯体现着一种被表象着的有限化的无限造物,那么,当人们沿着女神阿芙洛狄忒和雅典娜的家谱上溯到了宙斯之后,希腊人也就在认识中把自己的理性与感性以及作为这二者对象的现象界乃至它背后的本体界沟通了。③
  
  第二章回顾古希腊神话和哲学,乃是奠定美何以在西方古典文化中具有超越性,进而感性学何以成为美学之早期文化基础。从第三章开始,刘东便着意于西方文化内部感性与理性二元发生裂变的历史进程。刘东重温了英国经验主义所掀起的近代怀疑主义思潮,从培根对传统演绎逻辑的强烈不满,到洛克所论证的人类三个方面的无知,再到休谟对因果律的深刻质疑。他提出:
  
  休谟的哲学,也就成为每一个想使自己的思想进入现代的人的必经路标。休谟的烈火,在每一位思想者的心灵深处为“命运女神”准备好了火葬场。上帝,在人们的思想中,已经开始死了!无可挽回在走向死亡了!④
  
  传统的形而上学,终于在康德国这里受到了釜底抽薪式的批判。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