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声里


□ 周 亚

风声里
周 亚

那仿佛出自灵魂深处的呼声

我又听到风的声音了。
风的呼声一起,人整个儿神肃起来。这种感觉真奇妙,无论多少年华逝去,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一听到那仿佛出自灵魂深处的呼声,我便几乎忘了世间所有的存在,忘了自己在这个世间所作的短暂逗留。
风声骤起。那是大地“叭”地一记抽起的响。一根神奇的指挥棒在磅礴的气流中舞动,随着它的每一次挥舞,风声愈来愈急,飞旋着、呼啸着,如万顷波涛在天地间翻卷、腾挪,大地上的一切,人、生灵、建筑物,连同天边一垛垛浮云,全都陷入它的股掌之中。
我知道这股风来自旷野。因为我曾在这样的野外逆风而行。那是一段从车站往学校的路,一踏人风里,它就将我一头黑发、一身布质简单的衣服一古脑儿向后掀起。如果不是地球神奇的引力,我一定会被它卷起、带跑,神不知鬼不觉地安放在某个角落,甚至孤岛,遭遇与一片落叶、一张纸屑相同的命运。
我被风刮得恐惧,想找个地方躲藏,四下里却全是在风中疯狂扭动的树枝,像我一样,又快乐又痛苦。情急中我想到逆风而行的方式,双脚踩碎步,蛇行前进。因为被风噎着,我尝试换气的方法,将脸侧向一边,飞速吸一口。那口气像偷来似的,忍不住要笑出声来。笑声钻入风里,被撕成一连串破碎的颤音,迅速消散在身后一大片灰蒙蒙的景物里。我在风的游戏里安全抵达。那种青春年少的方式,让我领略了风无所不在的神威和它的自由精神。那时我一定是听到风声里的召唤才敢去与它抗衡的。
那一年我十六岁,从城市来到郊外上学,荒漠阔大的环境和学校优质的教学、严谨朴素的老师,使我迅速成长。

那个夏天的风吹醒了湖水也吹醒了我

真正认识风,是在记忆中一个深若碧潭的湖边。周围是一片年轻的竹子,青翠、挺俊,卫士般守望着湖水。湖面则纹丝不动,只要望一眼,就会被它莫测高深的沉静和种种蛊惑人心的传说弄得惶惑不安。据说一个水性很棒的男人仅在湖边没膝的浅水里洗了一小会儿澡,就在太阳的余光里被死神召唤去了。人们谈湖色变,不敢再走进它,亲近它。
唯有初夏,当湖面被风揉搓起一层层细微的涟漪时,一湖死寂的水才被吹醒过来,变得温情脉脉。这时,我忘了一口锅似的湖底藏着水鬼的传说,被眼前碎银般的波光诱惑着,急切扑进水里。水柔软无声地漫过我的躯体,漫向每一个细微、神秘的部位,与身体的起伏一起颤动……
在那样的湖中游泳,愉悦和危险并存。幽静无人的畅快伴我击水前行,岸边的景色缓缓向后漂移。夕阳将落未落,加之“危险”气氛的加剧,每划动一下就有一种探险的快感。
此刻的风,无声地贴着湖面,像噘着嘴轻轻吹着,亲吻着,每一缕空气里都蓄满夏日湖边竹林和草地的芬芳。那片芬芳遍洒湖面,连同风的亲吻拂弄着我。其实,风一吹,我就在它的慰藉里找到安宁,稳定下来,不再害怕什么水鬼了。(那时我的担忧是,万一发生不测,人们拿它当新闻议论该有多么难堪!)有了与风的亲近,就像走入一个风世界,你能体会到它呼啸之后的细致、温柔,它的魅力。如果没有风,世界该是多么呆板、多么单调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