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南山隐者(散文)


□ 王 飞

南山隐者(散文)
王 飞

进山是为了出山

不修茅棚盖在山里的一块坡地上。院墙和门扉矮矮的,用干枯树枝编织而成,门里是三间小泥屋,屋外墙壁有四个墨字“不修茅棚”。黄泥小屋里的守戒法师于此隐修许多年了,物质对他而言,能维持生命就可,像他这样的人丰富的物质会破坏他的修行,多余的欲望会使他的灵魂蒙羞。他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参悟宇宙、生命与人生,一步步靠近佛的思想境界,把至善圆满的佛陀教育发扬光大。守戒就像南山四处可见的石头那样随缘平静。守戒说石头也是有性的,你对它好,它就喜悦快乐;你厌弃它,不去关注它,它也就沮丧失意。相由心生,人的心量一定要大,学佛的人要爱全世界所有的生物。
因为住山久了,守戒身上的大褂多处残损,已看不出原先的颜色。屋内的起居摆设极其简陋,一床一被和一些锅碗。唯一的现代化生活用品是一柄手电筒。守戒很少使用手电筒,他把山里的环境,一花一木,一石一草,熟稔于心,是闭着眼睛可以随意行走的。既然与世隔绝般的苦修为何又要说是“不修”呢?守戒的微笑宛如阳光里一朵白洁的莲花:不修一切法,是修般若波罗密。所谓不修,就是自然而修,修而不修,不著于法。又问法师为什么要进山修行,守戒回答道:每个人进山发心不同,因缘不同。佛教是人间的佛教,我进山是为了出门。
简居深山,几乎看不到现代文明对守戒的浸染,但守戒的思维活跃,这点从他的语言和眼睛里可以看出。守戒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绝世的隐修僧人,他没有孤立自己,他只是独善其身。立体丰富的守戒似乎一直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与我们为邻。

铁杵磨成针

山里真的是住了一位老神仙。黄诚明道长须眉皆白。他上世纪40年代入山修持,住的道观叫磨针观。三清殿前立了一根直径约10厘米的铁杵。乾隆年间制造的。几百年了,铁杵经受时间与风雨的洗礼,漆黑发亮,直指向天,始终横横竖竖地磨砺着历代磨针观道人的心性,他们心里的那面能够观照自我和他人的镜子弥久弥亮,愈加纯净。生命的河流因此尽退浮沫,显露出寥廓的清澈。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寓意啊,人生需要内在力量与外在力量双重的打磨,不经风雨怎么能见彩虹,不经打磨怎么能成长。在93岁黄老道长眼里,面前的铁杵已是一根针了,让黄老道长想不到的是,他磨铁成针的同时,铁也悄悄把他化成了针。黄老道长是得道的针。
老道长的长寿秘诀是“不贪”。言简意赅,终生付诸行动,实在不易。做人少一些贪欲,好比清风穿堂,坦坦荡荡,来去自然,风去清凉在。少了贪欲心田自在清净,不受欲望劳役之苦,自我的和谐也就达到了。虽然黄老道长信仰道教,但他对佛教非常尊崇。他会诵吟许多佛教的经典,对《心经》颇有心得。他说:只要空下来,就好了。
老道长快乐地修道,幸福地生活。他愿意把心底的快乐传播给人们,因而老道长的快乐是大家的快乐。我们何时能停下匆忙的脚步观照自己的灵魂,观照灵魂的飞升和沉沦。在名利的刺激下感官产生的廉价快乐,是否反复在麻痹自己的心灵,麻痹后新的欲望靶标又出现了,铆足劲使出浑身解数,再去追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