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总裁班


□ 杨小凡

  

  一

  在北京,许多事情都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人生活在这里,感觉与爬行在路边的蚂蚁差不多,一阵风都可能改变命运的方向。王加法虽然在北京生活了十几年,可他对这个城市从心底里还是排斥的。

  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空中的白色塑料袋,一会儿飞起,一会儿飘荡,一会儿落地,没着没落,几乎把控不了自己的行踪和命运。

  首都变成“首堵”后,王加法最窝火的就是堵车这事儿。但没有办法,他也就晚了几分钟,那个经济纠纷案被同事抢走了,堵车硬是耽误了一单几十万的生意。时间就是金钱,堵车就是堵钱。出租车可以容忍,堵车时计价器照样在蹦着,再说了,北京哪个出租车司机没有演说狂啊,堵车正是他们发挥话语权的机会。可是,对于王加法这样的小律师就不一样了,他必须按约定的时间与当事人见面,否则就会给人一种不诚信的感觉,当事人的信任感就会大打折扣。这样一来,他就被逼出一种习惯,总是提前动身,把堵车的时间预想得长些、再长些。

  今天,王加法却不想按时到达上课的燕清大学。这是他精心策划过的,是为了达到一种目的,他为这个策划已经得意了许多天。出门时,他一改往日的习惯,慢腾腾地拎起包,步履散漫地来到车库。进了车库,他明知自己的那辆黑色普桑就泊在每天那个位置,可他还是不直奔那里,而是四处瞅瞅。终于,还是来到了车前,他犹豫十几秒钟,最终决定把车擦一擦。其实,车子并不脏,但他还是一下一下地擦起来,分外认真。他真是从没有这样悠闲和从容过。

  车子出了小区门,进人道路便是绿灯。王加法在心里骂了一声:今儿个咋偏偏不遇红灯了呢。这时的绿灯却成了麻烦,车子必须向前开,不然后面车里的人会骂娘。真是奇怪,王加法从出小区便一路是绿灯,从昌平到燕清大学西门一个红灯都没碰上。这简直就是奇迹,在北京开了十几年车从没有遇到过。王加法看看表,我操,竟比自己预定的时间早到了五十多分钟。这可怎么办呢?王加法有些犯愁了。

  王加法之所以想晚到课堂,那是因为班里有一个规定,迟到者可以自愿交罚款以充班费。这个班是EMBA班,也就是社会上统称的总裁班,同学多以房地产老板为主,当然还有一些政府官员和其他行业的人。每个人都像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开口国外楼市闭口美国金融,千万元在这里变成一毛,一亿被说成一块。上个月开学参加拓展训练时,王加法第一次听他们私下这样谈论钱,着实吓了一跳。原来有钱人是这样看钱的,钱在他们眼里真他妈连粪土都不如。心里的自卑犹如泰山压来,让他喘不过气来。在这个班里,他肯定是最穷的,58万的学费都是贷来的,和人家简直是天地云泥般的差距。

  开学第一天,王加法是想过退出的。可学校不退钱,退路是没有的,必须硬着头皮向前冲。

  对自己在班里的状态,王加法是有过预想的。

  他知道肯定不能与那些老板和官员相比,但是,自己既然费那么多劲闯过入学门坎进来了,就要向目的地进发。读大学看学校,上研究生看导师,读EMBA看同学,进这样的班并不是为了学什么,关键是看与谁同学。王加法是抱着赌的心态来的,就是为了能与这些人同学,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业务。对于他这样从山里混到北京的农村孩子来说,命运一赌再赌是他成功的重要原因。他很欣赏那部叫《红与黑》的小说,觉得于连的许多做法就是他的榜样。人生何处不辛酸,不忍苦中苦,哪会成为人上人呢。

  王加法是有心理准备的。但他显然准备得不足。

  开学的前两周,他就为自己穿什么衣服发愁。这种班里同学的穿戴肯定都是国际名牌,可王加法的衣服连国内名牌都算不上,从上到下都是淘宝网上的货色,这显然是不行的。思来想去,他决定反其道而行,就穿一套中式唐装。你们玩名牌,我玩另类,另类就是别具一格,别具一格就能吸引眼球,要的就是引起那些同学的注意。王加法剪开快递送来的白色唐装包装,着实得意了一阵子。

  可进入班里时,他立刻傻了:班里一色的运动装,虽然他不知道都是什么牌子的,但多是他没有见过的。班主任是个让人看不准年龄的女人,名叫赵燕美。尤其她那抿嘴一笑,让王加法更是晕菜,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每个年龄段女人的味道都在里面。这是个什么女人?王加法的头有点晕。正在这时,赵燕美说:“王加法同学,你没看通知书吗?这一身扮相,是要唱哪一出啊!”班里的同学哄然大笑。王加法分明听见坐前排那个叫程琳的女孩大声说了句:“奇葩!”

  王加法站在经管楼外的草坪上,回想着第一天上课时的尴尬,脸上像出了火一样发烧。他又摸出一支烟,点上,狠狠地抽起来。这支烟抽完,他又不自觉地掏出一支,点上。这时,他心里有些怵了,他不能确定这次又会是一个什么结局。这次,他是故意迟到的,他要主动交上五千块钱罚款作为班费,希望能在同学那里扳回一些面子来。其实,他很心疼这五千块的,故意迟到然后掏钱,这他妈才真是傻×呢!班主任赵燕美规定迟到至少罚一千,理由是中间进教室影响别的同学听课。王加法本来一分都可以不掏的,因为他完全可以不迟到一次。但这次却是铁了心地要掏五千,不然根本引不起别人的丝毫注意。这样坚定了决心,他习惯地看一下左腕,却没有了手表。他自嘲地笑了笑。从报了这个班,他的手表就不戴了,那种牌子的表戴肯定不如不戴。于是,他又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觉得与自己的计划差不多了,就提提精神,快步向经管楼走去。

分享:
 
摘自:当代 2014年第04期  
更多关于“总裁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