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花殇(中篇)


□ 曾 晰

  开夏推开房门,迎面扑来一股热气,水门汀湿漉漉的,大概刚拖了地,还没干透,亚热带气候的闷热,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今天一天云都低,雨就是下不来。遇上这种天气,人会疑心自己病了?那个扬州姨娘今天没有回家,索性把楼上楼下打扫个遍。一楼的西边是一个大客厅,房门大开,一片光晕如长了脚的兽,张牙舞爪地奔腾过来。大家还在闹,这么热的天,一台风扇在头顶不停地转。简直就是个舞台。

  “我觉得六号没胜出!实在是太遗憾了!那么美!”一个孩子气尖尖的声音道,是殷太太,声音芦苇叶子般贴着空气划过去,顿时众人的耳膜上刻出了一条细细的线。大家都叫她缺憾美,因为外形成熟,甚至有点老相,唯一就是声音不相称,她说大明星周璇不也是这样的娃娃音么?后来大家干脆就叫她周璇。

  “六号?六号单薄了点,我觉得还是十一号好,头脑灵光,答题有水平,气场足!”住在公寓东边的苏阿姨与选美评委的口味一致,据说李蓝是最后一个报名,却得到了冠军。

  “哎呀,那个李蓝啊,是酒楼侍应小姐出身嗳!不说了,不说了,还是没有我们上海选美好看,我们上海小姐谢家骅可是贵族女校毕业,她的祖父就是那个暨南大学的创办人哪。不得了哇!唉,香港到底是小地方,没看头,连彩排都没有,在台上走个两趟结果就出来了。”殷太太向来这样,争不过就打起了退堂鼓,让人感觉她是不是生气了。大家静默了片刻,只听到一阵阵窸窸窣窣的摸弄麻将的声音。

  这些时日香港在丽池花园举行选美,走到哪儿都是议论的焦点。开夏走过去,张望了一下,没看见自家小娘娘的影子,头刚想缩回去,就被殷家太太看见了。“来来,阿夏,回来得正好,接上!”白炽灯下映照着的脸发出微醺的光,瞳孔亮得出奇,有种夸张的兴奋。

  “不了,我不玩,我娘娘呢?”开夏问。

  “上去好半天了,我们都在等她,依快上去叫叫。”坐在圆桌最里头的苏家阿姨今天新做了个头,两边弄成毛绒绒的球状,莲蓬般,还冒着热气。她是个很讲究的人,街上流行的时髦东西不多时就跑到她身上去了。

  楼梯口转弯拐角的天花板上挂着一盏吸顶灯,昏黄的微光中看什么都不真切,好在上上下下都是邻居,轮廓大致是辨得出,脸庞也不重要,此处也不宜交谈。隐约从楼下房东家传来无线电的声音,一条蠕蠕而动的虫子,扒拉着钻进你的耳朵,是剧目《苏武牧羊》。开夏也会哼上几句,房东是广东人,住在楼下,无线电整日开着,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这里满是人。

  “吵都吵死了,没个完!”来了那么久,小娘娘还是不习惯听这种声音,她蹙着眉头,眉心中那颗肉痣也触目起来。她是听惯了绵软的沪剧和越剧的。开夏初来香港时,也感觉别扭,仿佛一个人卯着一股子劲往前冲,不管不顾——不喜欢,可天天在耳旁飘着,不喜欢也难,有时居然还会哼上几句。“越大越像广东人了。”有一次小娘娘和殷太太在过道里闲聊,开夏恰巧早上出门,有东西落在房里,返回取,取的是什么东西倒是想不起来,从她们身边过时飘过来的这么句话反倒是牢牢记得。“广东人,广东人有什么不好了?”开夏在心里恨恨地想。满打满算开夏来香港前后有十个年头了,离开上海那年才十岁,那时抗战刚开始。

  这座公寓上下两层,半旧不新,除了房东住在楼下,占了三个卧房之外,厨房、盥洗间都一并设在楼下,大客厅虽说是归在房东名下,其实也是所有住户活动的场所,聊天,搓麻将,甚至兼顾着几家住户的用餐。楼上租住的是清一色的上海人。“这样也好,省得有油烟和湿气。”大家都这么说。楼上大大小小有八间房,靠东朝阳的三间被隋先生一家租住着,说是一家,其实就是两个人。结婚多年了,一直没有孩子,不是不要,据说是不会生。隋家那带阳台的一间做了卧房,紧连着的较小点的那间为储存间,一面墙上挂满了不同年代的字画,另一面墙立了个有蓝色玻璃的很大的橱子,里面摆放着一些木器、瓷器、瓦器,地上另外还堆积着一些箱笼,体积大的物件一并归入此处。东西虽多,但样样都收拾得很仔细、齐整,可见主人对这些东西的珍爱。另有一间三面窗的小间辟着吃饭、起坐之用。隋先生他们来香港来得早,脚路很活络,做着一种掮客的职业,从那些一点点败落式微的家庭里面低价淘来珍贵的古董,名人的字画,以至于一切锡器木器之类的家具,转手卖给新发的暴富人家,从中取得一笔丰厚的佣钱,香港是有很多从内地逃来的大家庭的。隋先生因为会做生意,两夫妻脾气又好,在这个圈子里是很得人缘的,很多时候大家相聚,最后的用度都是他们来出。

  开夏和小娘娘住在隋先生家隔壁,是整栋楼最大的一间,隋家和云家都是不到楼下大饭厅吃饭的,也不知隋家先生通过什么脚路找到了一个扬州姨娘,扬州姨娘在上海做保姆是出奇地好,利索,干净。是走做的,洗衣,做饭,打扫,按钟点计费,开夏小娘娘觉得与隋家住得近,两家走得密,索性也让他家姨娘连带把伙食一并承办下来,反正都在楼上吃,用一个大提盒分两次装好,菜放一层,米饭放一层,临时端到各自的房里。隋家的菜也不会烧得太多,经常是隋太太一个人在家,她虽然大方,但绝不是个铺张浪费的人,平日里家常小炒便过去了,只在自家先生回来时添上几个小菜。

分享:
 
更多关于“桃花殇(中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