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性土地上的民族歌者


□ 张永权

  小凉山是一座苍茫粗犷的大山,也是一块源远流长的诗性之地。如果把小凉山和大凉山连在一起,便会发现:世代生息在这里的彝族人民,他们不仅具有雕塑般轮廓分明的迷人形象,还具有大山一样刚强坚毅、宁折不弯的民族品格,更有着勤劳善良、亦武亦文、能歌善舞的智慧和机敏。高山、江河、激流、风雪、冰霜、烈日,塑造了彝人的特殊品性;歌的海洋,诗的十地,给了他们出口成章的灵性和包容天下的胸怀。一个古老民族的精神,一旦与诗结缘,便会涌现出执著于民族精神传承的歌者和个性突出的诗人,创造出与众不同、特色鲜明的诗歌。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吴琪拉达到八十年代以来的吉狄马加,他们以独具魅力的诗歌作品,给中华诗坛增添了光彩,并奠定了彝族汉语诗在中华诗史中的地位。
  继吉狄马加之后,在云南小凉山这块以彝族为主的诗性土地上,又崛起了引人注目的年轻诗群。除普米族诗人鲁若迪基外,一批彝族诗人也引起外界的关注。他们中的阿克·雾宁石根、阿卓务林、佳斯阳春、吉克木呷、沙马永生、杨洪林等,形成了小凉山诗人群中的彝族诗人群体。在这个群体中,后起之秀阿卓务林正在走出小凉山,引起诗坛的注目。
  我与阿卓务林没有直接接触过,对这位年轻诗人并不熟悉。但在我的阅渎范围内,阿卓务林却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特别是从二零零五年以来,阿卓务林的作品经常以组诗的形式,出现在《诗刊》、《大家》、《民族文学》、《边疆文学》等一些有影响的文学报刊上。他的优秀作品被转载文学作品不多的《新华文摘》转载,前卫性的《诗选刊》也转载了他的诗歌。阿卓务林还被中国新诗研究所网站评为“中国网络诗人二十家”之一。
  阿卓务林就这样走进了广大诗歌读者的视野之中,也成为我的阅读中一个反复出现的名字。他的不少作品,更是以一种特殊的魅力和个性,吸引着我在阅读后去品味和思考。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阿卓务林诗歌中那些看似颇为怪异却又具有艺术穿透力的题目,诸如《耳朵里的天堂》、《天堂的粮票》、《让石头压住风》、《黑马的翅膀被风吹断》、《跨越天堂的地界》等等。一看这些作品的题日,只要你是懂诗又喜欢读诗的人,不看作者的名字,也一定会把诗读下去。
  读这些诗歌作品,在我受到阿卓式审美冲击的同时,也让我看到了彝族汉语诗在新一代彝族年轻诗人中的继承和发展。阿卓务林,不愧是小凉山这块诗性土地上又一个杰出歌者。
  后来在我看了一些资料后,才知道阿卓务林是土生土长的小凉山彝族,父母是目不识丁的农民,他才五岁就跟随父亲在山上放羊,是小凉山上的风霜烈日铸造了他倔强的品性。父母虽然不识字,但却深受小凉山这块诗性土地的文化熏陶,自然他们也是天才的口头创作诗人,是会讲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的民间艺人。阿卓从小就浸泡在彝族的民歌、传说、神话、谚语和格言的海洋中。在诗性土地上长大的阿卓务林,自然也像他的先辈们一样,有着能说会唱的诗歌天赋。他上学进入到汉语的氛围之中后,又受到了中外文学作品特别是唐诗宋词的熏陶,彝族诗人吉狄马加的诗歌,更是给予了他写诗的灵感。彝语与汉语的结亲,小凉山彝人的神奇生活与汉语精美文字的融合,使阿卓一开始习作的汉语诗,就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阿卓诗歌的起点,就是彝汉文化的美妙联姻,这也成了阿卓务林汉语诗的一大特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