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棵装模作样的树


□ 李建森

中午,王坡背着喷雾器给麦子打药,打到地中间,有一片麦子完全倒卧在了地上,像是有人睡觉那么一溜,跟铺的绿毯子一样。王坡看着倒卧的麦子,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禁不住心里骂了起来,骂着,肚子一鼓一鼓的,骂一气了还不解恨,咬着牙,喷雾器的喷头对着那一片麦子抡过来抡过去,那片麦子好像得了场雨样,湿漉漉的。
麦子已经出穗了,就这么给糟蹋了,任谁心理也不好受。王坡泄了一通气,又弯下腰去扶那片麦子,扶着,他看见伏卧的麦子边缘的麦棵里有一个盒子,捡起来看了看,是安全套的盒子,盒子的一头拆开了,里边还有东西,倒出来数了数,还有九个。王坡又看了看盒子,是十个的盒子,用了一个,剩了九个。套子摊在手里,软沓沓的。王坡看着,心里乱了起来。
一阵风刮过来,王坡扶起来的麦子有一些又倒了下去,没倒的,跟没吃饱饭饿着肚子的孩子样,耷拉着头歪斜着,没一点精神。王坡没再去扶,把喷雾器里的药水打完了,便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村口的老柿树上贴了一张书本一样大小的白纸,白纸上歪歪斜斜的写了两行字:
本人拾到一盒避孕套,丢失者请在夜里十二点到一点来柿树下领取。
老柿树因为了这张白纸,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给引了来,看了的在一边嘀咕,没看着的伸着脖子往树跟前挤着,有骂娘的,有咯咯大笑的,有愤而离去的,有人说丢人现眼,要给撕了,有人说应该留着,解个闷儿,给阻拦住了,有几个女孩看了,脸红红的,低头走开了。一时,刚萌发出了叶芽的老柿树下像集市一样热闹了起来。
王坡在围着柿树的人群外面站着,默不作声地看着围观的人。地里的麦打药大约打了三分之一了,他本想看一下,去地里接着给麦子打药,他没想到他的这一做法,引发了村里人那么大的兴致,慢慢的,把他的兴致也挑了起来,他便把给麦子打药的事给忘了,这边听听,那边站站,昨天见了倒卧的麦子的恼怒早已无影无踪了。他想挤过去踮起脚尖再看看他写的比小媳妇的脸差不了多少的纸片,他抬起了脚。
“王坡。”
王坡扭头看看,没人喊他,他伸手揉了揉耳朵,两只耳朵热乎乎的。到了一位小媳妇的身旁,他抬手往小媳妇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人多又挤,小媳妇好像没觉出来,还在那里和人嘀咕着。他伸手又往小媳妇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抬脚往柿树跟前挤去。

王坡躲在孙大昌的桐树后,看着村口模糊一片的柿树。他十一点就出来了。天上没月亮,夜不是十分的黑,出来在村口站住,那棵老柿树黑乎乎一片便涌入了他的两眼。
白天他几乎在柿树周围转了一天,晚上吃了饭,躺床上一直没睡着,关着灯,睁着两眼,想那片倒卧的麦子,想那盒安全套,想在麦地里的两个人,把他青绿葱郁长势喜人的麦子给弄倒,躺下去,压住他的麦子,他似乎觉出他的麦子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挣扎叫喊的声音……王坡越想越睡不着,身子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