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诗多读这样的诗


□ 张玉太

由著名诗人柯岩、胡笳主编的《与史同在——当代中国新诗选》已经出版,我有幸担任该书的责任编辑。我把该书喻为共和国诗坛上一座闪光的丰碑,想必能够得到诗人们的认同。轻松与喜悦之余,我内心激动的潮水仍一阵阵涌动,有时甚至无法自持。峥嵘的岁月,如歌的行板,都化作晶莹的珍珠,在玉盘中琤琤作响。诗集中许多篇章实在教我不能彻底平静下来。半个多世纪的诗坛,伴随共和国前行的脚步,撒一路缤纷花雨,将芬芳的诗意散入长天大地,用歌哭书写峥嵘的历史。这一行行蘸着泪、蘸着血、蘸着生命的方块字,是一刻也没停止地燃烧着的,怎么会令人忘怀,又怎么可以令人忘怀!
厚厚的两大本放在案头,俨然一座熠熠发光的诗的丰碑。
读诗多读这样的诗,闲暇时,我常常翻阅并品味着,追寻并捕捉着,在那些各具神奇的丰美意境中流连不已。
我不能忘记那一首首诗的深邃的意境,特别是那些警句,好像都是一双双诗的眼睛,它们凝视着你,将怦怦的心跳声传达给你。
正是有了如此神奇丰美的意境,才使那么多的诗句历久弥新,生命常青。
而我的感动亦源于此。
我爱它宏大与壮阔。
以《诗人毛泽东》作为开篇,开卷真所谓“开门见山”,这山不是别的,是屹立在历史峰峦上的毛泽东,是一位“用平平仄仄枪声写诗”的人。全诗起势如“凤头”昂起。“二万五千里是最长的一行”,“常于马背构思/便具有了战略家的目光/战地黄花如血残阳/成了最美的意象”,“雪天更善畅想/神思飞扬起来/飘成梅花漫天的北国风光”。这就叫全诗有了一个饱满如“猪腹”的中段。结句更为精彩,“天安门城楼上只那一句/便站成了世界的诗眼/嘹亮了东方!”(任先青《诗人毛泽东》),如乐曲,在最华美处戛然消歇,将全诗收于“豹尾”。这首仅二十一行、一百一十六字的短章,凝成一部微缩的毛泽东诗传,而其宏阔的意境,也叫我们禁不住“神思飞扬”。
写人民在节日里欢庆新生,诗人抑制不住激动地说:“整个世界站在阳台上观看”,而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几十年漫长的艰苦卓绝的奋斗,只轻轻一笔:“为了享受这一夜,/我们战斗了一生!”(公刘《五月一日的夜晚》)歌与哭,血与火,生与死,一路踬踣前行,都是为了这神圣的时刻。高度浓缩的诗行里隐藏无限的时空,任凭读者的想像肆意遨游。与这一意境异曲同工的还有,“人民宫殿,/是宝石的宫殿,/说什么灵霄、金銮。/人说修得太快,/十回月圆;/我说修了很久、很久,/十分艰难,/很多年前就动工,/从第一面红旗招展……”(戈壁舟《宝石宫殿——人民大会堂赞》)从神话中的灵霄、封建社会阴森的金銮殿,到阳光普照的人民大会堂,这不是简单的物景转换,这是伟大的历史变迁。瞬息千年,尺幅万里,不如此着墨,怎能表现人民革命神奇的伟力!
讴歌新中国建设者英雄气概的诗篇数不胜数,但真正写出大意境的则并不算多。请看豪迈的三门峡建设者:“我们来呵我们来,/昆仑山惊邙山呆”,“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贺敬之《三门峡——梳妆台》)请看潇洒的长江装卸工:“我是一个装卸工,/万里长江显威风。/左手抓来上海市,/右手送走重庆城。”(黄声孝《我是一个装卸工》)再听一听诗人向北大荒开拓者发出的深沉呼唤:“耕耘下去吧,未来世界的主人!/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人间天上难寻。”(郭小川《刻在北大荒的土地上》)特定时代的印记并不能影响我们诵读这些篇章时对美的享受。赞美劳动者的诗篇,其意境自然宏阔,那样的文字永远充满勃勃生机,那样的情怀永远不会过时。更该听一听煤矿工人来自地层下的激越心声:“煤是我们的躯体/电是我们的灵魂/光是我们的翅膀/燃烧自己把黑暗照亮/我们是新世纪的火凤凰”(佚名《火凤凰》)。这是一双双“黑手”写出的诗,堪称世上最美的诗,这些诗行出自普通劳动者之手,正如柯岩在《前言》中所说:“……就像他们默默地把立体的诗行镌刻在祖国大地上一样,他们还默默地用崇高在叩击我们的心灵之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