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一次写到鲁中平原


□ 孙方雨

  ●孙方雨

  再一次写到鲁中平原

再一次写到鲁中平原的时候

我看见秋天正大步迈进平原的腹部

那些波澜壮阔的绿拉着风奔跑在平原上

挺拔俊俏的玉米一遍遍擦拭天空的眼睛

一些洁净与清澈自高处下落

心中的神明节节拔高

如果非要说出它的好处

我宁愿相信我对平原的描述

甚于对秋天的忠诚与热爱

当村庄不再安静蛙鸣被城市的水声淹没

当云朵掩面走开 河流干涸你的记忆

“就像那香火,千秋万代的罪愆

不能盛满的鲁中平原”

我看见我的父亲在地下紧攥庄稼的根须

一遍遍默念庄稼的名字他知道粮食的重量

他知道赖以生存的口粮正在被

城市的胃口一点点消磨殆尽。今夜的抒情

那些绿莹莹的 炫目的波浪 让我突然

想起十几年前死去的一位诗人他写下

穷人的麦地、月光、村庄以及上升的灵魂

就像今夜我写下的鲁中平原

我故乡之外的第二个故乡

在秋风乍起的时候

我裹紧了唯一

单薄的上衣

  谁有病

一个女人在楼下尖叫:雨,雨……

尖锐的呼喊惊醒了午夜的梦

我把脑袋探出一楼的窗口,看天

空着。我问:“你叫我?”

她瞥我一眼,随即骂道:“神经病!”

这是个好看的女人

有红裙子托着她在飞

我的身后是广袤的鲁中平原

和城市一样有着普遍而深邃的夜色

庄稼坐在村庄的边缘

在节节败退中 死死抠住

从脚趾缝里挤出来的泥土

他们用干裂的嘴巴说话

偶露酸楚的眼神

他们和烈日下行走的人群一样

有着无可奈何的焦灼。他们无法喊出

像女人一样激荡夜色的声音

而夜色沉默

靠近城市的庄稼沉默

在城市中行走的孩子沉默

村庄的夜色是谁肺上的一块阴影

我不知道谁病了

我真想把我名字中的一个字摘下来

扔给他们 让他们

在奄奄一息的绝望中

得到片刻的滋润

  东岳路

不要以为这是泰山脚下的一条路其实

它和泰山没有任何联系 和那里的风景

也扯不上半点边如果一定要牵强附会

我只能说这条路上开出的经济之花

无疑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我写东岳路

是因为我在东岳化工厂工作

每天上班下班阅尽了我十年的青春

东岳路从南到北区区十几公里

像城市深入乡村的一把剑

挑开大地的头盖骨 你看见

黑色的湿漉漉的被欲望扭曲的魂灵

聚鑫化工贵和造纸蠕墨铸铁碳素厂宝源

化工

绸丝厂东岳化工建材厂氟硅材料园……

好了

如果不停地说下去 你可能因为这里的空气

稀薄而造成呼吸衰竭

它们执手相牵或隔河相望 拥挤的脑袋

把门前的小河

撞得战战兢兢一路呜咽 那些散发着黑亮的光泽

像芒刺扎疼了你的眼睛

最有趣的当属路的尽头 竟然是火葬场

两条大烟筒冒着时代的青烟 我相信

它比它的那些兄弟更洁净 文雅

更含蓄更趋向于环保

你看 它们多像一道道痛彻肺腑的呐喊

  责任编辑/夏海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再一次写到鲁中平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