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参加广西土改时的艾青


□ 辛京亮

2005年11月1日《杂文报》发表了华夫脱先生的一篇大作——《也说王实味》。在这篇文章中,华夫脱引用了张楠发表在2004年第3期《山西文学》的《延安文人心态的“突变”与延安整风》一文披露的一些内情。其中关于艾青的一段是这样的——
艾青曾在《了解作家尊重作家》里坚持“作家并不是百灵鸟,也不是专门歌唱欢娱人的歌伎”。他还说过“用生命去拥护民主政治的理由之一,就因为民主政治能保障艺术创作的独立精神”,批判王实味的时候却在《现实不容许歪曲》中说,王实味文章的风格是卑下的,其手段是毒辣的,甚至在口头上剥夺他作为“人”的权利,前后判若两人。华夫脱先生的大作引起了我的共鸣,勾起了我尘封Jb底的关于艾青的一些回忆。艾青此人建国之初曾来广西指导土改(当时名义是全国政协土改参观团,其中有不少名流,如田汉、阳翰笙、唐明照等人),恰与鄙人同在一个自然村,朝夕相见,共桌吃饭。当时鄙人刚从学校毕业分配搞土改,而艾青则已俨然党国先进、革命元勋矣。艾青与我相处半年左右,给我留下的印象约有三点:(一)比较傲慢,睥睨一切;(二)喜欢炫耀,表现自己;(三)表现颇左。
其傲慢之处,半个多世纪后,思之犹如隔昨。他与一般人谈话总是半开半闭着眼睛,似乎对面无人存在,向他请教亦半理不理。当时有一同参加土改名赵坚者,号称工人作家,经常对人说:“我的老师(即艾青)就是在中央听报告,除了毛主席的,其他任何人他都爱听不听。”旁人听了后,无不咋舌称叹“了不起啊”!
至于其爱炫耀自己之处,则是艾常对人说在延安的时候,毛主席常常请他吃饭云云。1957年他划右派后,我就这么想,既然毛同你这么有交情,为什么还要御赐钦定右派帽子给你?
至于他左的表现,只是从今天的角度说,在当时则是革命的,力行毛泽东路线的。当时有一个地主婆(小地主而已)名李雷氏者,已年近七十,土改时被夜以继日地批斗,硬说她有金银首饰埋藏地下。一天晚上约10点左右,地主婆因多晚不给睡觉,常眯眼瞌睡(当时我们土改队员也都感到疲惫)。忽然间艾青过来,用手电筒逼近她的眼睛直射。由于强光刺激,地主婆条件反射般睁开一下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艾青当即不失时机地对我们训导说:“你们看见了吧,这就是剥削阶级垂死挣扎的丑相!”当时我们听了,都惊服艾青同志真会抓住一刹那的轨迹。现在看来,不是践踏人权、无视人的尊严吗?其实当时我也颇有反感,只是不敢说,否则立即被开除批斗,好在当时还不准打人。
总而言之,艾青给我们留下的印象不是很好。有一本舒芜口述的书,内中舒芜提到建国初期,艾青每逢开会,讲话俨然党的化身的味道。讵料1957年反右彼亦尝到了滋味,他在晚年可能也会像韦君宜那样进行一点反思吧?
窃以为当年频繁的运动也有它“好”的一面,就是许多赫然大人物也一个个落难,有的有点反思,当然有的仍是自以为了不起,如某女大作家到死都瞧不起沈从文,此种例子很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