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闲时节


□ 蔡高选
冬闲时节
蔡高选


  赵二憨醒来时天刚放亮,透过玻璃射入的光线有点灰蒙蒙的样子,身子在被窝里拱了拱没有任何回应,这才发现妻子早已下了床。赵二憨一转身,干脆把妻子原来占用的半拉被子也拖了过来,厚厚地盖在自己身上,然后又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等他再次醒来,屋里细小的灰尘在几束阳光的照射下急速地翻转,裹在被子里的他已经有了几分燥热。赵二憨一边伸出胳膊枕在头下,一边看着天花板上的菱形吊灯出神,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这大冬闲的,今天做些啥呢?
  赵二憨终于想起来了,这天是冬至过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妻子昨晚对他说一大早就去邻村看望偷生二胎的表妹。赵二憨磨磨蹭蹭地起了床,然后走到房前一棵榆树旁洒了一通热尿,有些夸张地抖了抖手里的家伙,看看院里没动静,他一边费力地拉上了裤子拉链,一边走近儿子大宝的房门。门没关,可大宝也不在家。赵二憨也不知道儿子究竟野到哪里去了。赵二憨思忖着,这小子自打上了初一就渐渐迷恋上网,洙水镇中学附近新开了三家网吧,他如果去那鬼地方是不肯告诉老子的。
  赵二憨草草地刷牙洗脸,用湿手往头发上随便捋了几下,照照镜子看起来倒也精神了许多,然后推出那辆破摩托,一溜烟似的来到了洙水镇。空腹出来,肚子里叽里咕噜地一个劲儿乱响,路过洙水镇酒家时就不假思索地走进店里。吧台里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身材匀称,前胸丰满,模样可人,赵二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赵二憨熟络劁猪骟羊的手艺,走乡串户时经常在洙水酒家歇息歇息,待到冬闲时活计少了,有时也在这里和一些熟人搓搓麻将,玩玩牌九。赵二憨不认识这位新来的姑娘,就怔怔地多看了几眼。姑娘正在用粉笔往黑板上写字,字体很工整,赵二憨凑近看去,写的是“今日菜谱”。
  大厅里有一条茶几,两位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正下象棋,两旁围了五六个观战的闲人。赵二憨仔细看了看,有熟悉的,也有不认识的,便掏出一包大鸡烟左右让了让。老板娘苗小凤从里间出来,朝赵二憨努了努嘴,说:“二憨,来啦!”
  “来啦!”赵二憨打趣道,“这男人啊真是没出息,这不,人家一空下来就想来看看你!”
  “你空了倒是好,一忙准没好事。”苗小凤笑了笑说,“不是劁猪,就是骟羊,这些牲灵碍你啥事啦?”
  “你别冤枉好人啦,不是我谝能,我可是跟计生办的差事差不多呀!”赵二憨一下子来了精神气,“你想啊,我整天也忙着做男女扎,对不对?”
  酒店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苗小凤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男女扎——是是是——男女扎,真有意思!”酒店里只有一个人没笑,没笑的就是那个赵二憨不熟悉的姑娘,姑娘不但没笑,还红了脸。赵二憨可是很久没看到会脸红的女人了。
  “别看了,再看眼珠子就要掉地下了。”苗小凤白了赵二憨一眼说。
  “咋,我看人家一眼,你就吃醋啦?”
  “熊样!你敢胡说,看我不抽你嘴巴子?”
  “呦呵,屁大的工夫你竟然变成醋坛子了。”赵二憨压低声音说,“我看见脸红的姑娘就来劲!”
  “别胡闹!瞧你……我闺女丽丽!”苗小凤脸上写满了愠色。
  “我哪认识呀?”赵二憨说,“又不是咱俩的劳动成果。”
  苗小凤就势在赵二憨的耳朵上拧了一把,疼得赵二憨一个劲儿直吸凉气,酒店里顿时又笑成一团。
  苗小凤与赵二憨其实很熟悉,她的丈夫常年在东北的建筑工地上开吊车,几个不太安分的男人没少打她的主意,这其中就包括赵二憨,可大家却是过过嘴瘾,任何人沾不到一点便宜。
  赵二憨说:“你就这法疼爱闺女?咋不让孩子大学呀?”
  “上大学?她是那块料?”苗小凤自我解嘲地说,“这不,今年技校毕业了,就先在我这里打个下手吧,反正没在城里找着个像样的男人。”
  丽丽不乐意了,白了一眼苗小凤,说:“妈,你净瞎扯,人家是没找着个像样的工作。”
  赵二憨学着某电视剧里的台词说:“一样的,一样的,一样一样一样的。”
  “什么一样的?差大了,你们懂啥?”
  “我不懂?我什么不懂呀?”赵二憨故意一撇嘴说,“这年头啊,可是有了好工作就有了好男人,有了好男人就有了好工作,对不对?”
  酒店里又是笑声一片。一个端碗喝羊肉汤的中年人扑哧一笑,忍不住把含在嘴里的一口汤喷了出来,忙着四处找餐巾纸,丽丽满脸绯红,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老样子,肉丝面、半份老醋花生、半份凉拌猪耳、二两半一瓶的洙水老窖。”赵二憨找了个位子坐下,对苗小凤说。
  苗小凤就冲着里面喊:“一碗肉丝面、半份老醋花生米、半份凉拌猪耳、小瓶的洙水老窖酒。”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