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踏雪无痕


□ 刘平山

11岁的时候,我爸爸被打成“走资派”关进学习班,妈妈为营救爸爸而四处奔波,自己都还需要父母呵护的我,不得不扛起照顾自己和三个弟妹的重任。

为了显示刚强和担当,我表现得比男子汉还男子汉:和小朋友玩耍,一言不合就出手,不是把别人就是自己被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现在想来,那时如有本·拉登基地组织、车臣叛军之类的团体,我肯定会参加,像人体炸弹那样的事大概也会义无反顾——在动乱的文革年代,经历和见证了太多的冷漠无情、凶残和暴力,使我也变得铁石心肠。我的冷血,让饱读诗书、温文尔雅的妈妈吃惊,但她没有责骂我,而是从一位叔叔那儿要了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送给我,她对我说,世界生万物,万物育人类,因此人类要爱万物,更要爱同类。

妈妈给的这只猫还真让我一见钟情。全身黑毛像黑漆刷过,锃亮锃亮的,肚皮和四只小腿却雪白雪白的。她的长相,特别符合那个时代的政治标准和审美标准——黑即黑,白即白。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大概是因为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小猫咪非常胆怯,一下就钻进床底,蜷缩在床角里边。我撩开床单观望,只看见黑暗深处有两粒灰黄的眼珠子闪闪发光,我疑惑地问妈妈小猫咪为什么不同我玩,妈妈说小猫咪怕生别骚扰她,让她静静地呆在那儿。然后妈妈出门,到自由市场买了条活鱼回来,熬了鱼汤调上白米饭装到盘子里,到了晚上,让我送到床底喂她。第二天起床,用过美餐的小猫咪,大概感受到主人对她的爱,露出了她原先好动活泼的本性,开始在各间屋里四处蹿动,呵呵,她这么快就熟悉了周边生活环境。

小猫咪一天天长大。有一天,她嘴里叼了只小耗子回屋,尾巴一甩一甩地跑到我面前,表演起猫抓耗子的游戏。她把耗子从口里放下,耗子夺命奔跑,但没跑多远,被她轻轻向前一扑,耗子就被她按在掌下,然后又放开,反反复复玩耍数十回,小耗子精疲力竭,瘫软在地,玩兴未尽的小猫咪有些生气地摇晃着小脑袋,好像在说:你不和我玩我就吃了你喽。然后她一口把小耗子吞入腹中。这一幕,虽然时隔四十余年,可回忆起来,却好像还在眼前,尤其是小猫咪扑拿耗子时那轻盈、快捷、灵巧的动作,至今还让我觉得那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而是一个黑色的精灵。

闽北的冬天很冷,当时没有暖气和电热毯,睡到半夜常常要被冻醒。突然有一晚下半夜,猫咪钻进了我裹得很紧的小被窝,她的身体很小,但毛皮厚实,非常暖和,我们紧紧地搂在一起。从那晚起,从她鼻子里发出的轻微的呼噜声,就成了我酣睡的小夜曲。有趣的是,多年后我为人父,搂抱着温暖的小女酣然入睡,我的鼾声也成为女儿最动听的催眠曲,很快让女儿进入梦乡。

闽北的冬天常下雪,小猫咪一觉睡醒,就跳到床下,用身子推挤开大门,到雪地里狂奔、翻滚,雪白的四条小腿在白色的大地上轻轻掠过,几乎不留痕迹,于是我给猫咪取名为“踏雪无痕”。

闽北的夏天是我最喜欢的,我常常带猫咪到大院后山踏青。山上草木葱茏,山涧流水潺潺,野花野草飘香。小猫咪到户外如同到了自由天地,一会跑到我身前,一会钻到我身后,不肯停歇。有一次,我与往常一样带猫咪到后山去玩,玩着玩着,猫咪突然停住了脚步,竖长耳朵,似乎在倾听远处传来的“喵喵”声,听着听着,小猫咪开始显出焦躁,一会大声喵叫,一会在地上翻滚,用前爪拍打自己的脑壳子,小胡须也竖得笔直。在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喵叫后,她不管不顾地向前狂奔,瞬间便消失在山里。那一瞬间,似乎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离我而去。我顿时觉得自己像一只单飞的孤雁,悻悻然、空落落的。我追着,寻着,但怎么也找不到她,只好迈着沉重脚步独自回家,妈妈知道后宽慰我说,“小猫咪长大了,就像邻里女儿长大要出嫁一样,她找她的所爱去了,找我们不能给予的爱去了,也许,她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再回来。”我一天一天地数着,每一天都盼望着她能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但是数月过去,小猫咪仍然不见踪影,甚至也没听到她的叫声。有一天,我按捺不住对她的思念,独自上山,一路“咪咪”,“咪咪”地呼喊,我尖厉的叫喊声响彻山谷。不知何时,也不知她从哪儿钻出,只见她像子弹一般扑进我怀里。快乐,在那一瞬间穿透了我的身心。我轻轻地抚摸她顺溜光滑的毛皮,她的身体非常柔软,因为跑得太快,不停地喘着粗气,但她的眼睛并没有看我,而是一直注视着前方远处的草坡,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我看见一只灰黄色的公猫和三只灰黑的小猫仔,昂首和我久久对视,不靠近也不离开。这对视是为了彼此的恩爱,也是为了彼此的情仇。如果我能舍弃我的爱成全她的爱,他们一家子或者仍就过着逍遥自在的江湖日子。但我的自私,我的占有欲驱使我把我的小猫咪抱回家。我没有想到,从这天起,我们家我们住的小院不再安宁:每到夜深人静时,四只猫或集体同声嚎叫或接二连三轮流呼唤,他们的叫声悲催、惨烈,让人听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叫声一起,我的踏雪无痕就像喝醉酒的成人发起酒疯,在床上、床下,在天花板和地板间上蹿下跳,砸碎了我们家的花瓶、闹钟,还撕破我床上的枕套和床单。日子一久,院子里左邻右舍的叔叔阿姨有意见了,开始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们家的猫影响他们睡眠,也影响他们孩子的睡眠。终于有一天,妈妈忍不住了,让一位朋友把猫咪装进布袋,据说走了好几条街,十几里路才把口袋打开,放开猫儿任其流离失所、流浪四方。蒙在鼓里的我,只当猫咪寻觅自己的真爱去了。

分享:
 
更多关于“踏雪无痕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