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樊专砚短篇二题



  猪 孩
  
  鸡叫第一遍的时候,吴以力照例翻到女人身上,动几下就下来,就去了厕所。女人还没晃过神来,吴以力就离开了她。这已经只是吴以力叫她起床干活的方式了。她的眼皮像两片磁铁,要合到一块去,但她明白自己绝不能再睡了,就掐了几下屁股。屁股掐后,她忍不住要摸摸身体的其他部位,但实现不了了。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她一绺头发,把她拉出了被窝。“我不是起来了吗?”她轻轻的叫喊着,怕吵醒这只手的其它力气。但这只手的力气仍是有增无减,把她牵往猪圈。猪圈与厕所是一体的,那里养着两头猪,一头换货猪(肉全卖了换日用钱的),两百多斤了,一只过年猪(年关时杀了自食的),只六十来斤。女人不明白吴以力为什么打自己,就越发不敢违抗,温顺地弓着腰挪到了猪圈。
  ——原来是过年猪死在圈里了。
  女人立即熟面一样柔软。
  “扯的猪草里肯定没有毒草,我哪一天不是小小心心服侍它们。昨夜半夜睡前我来看了,都好好的,怎么?”
  女人想减轻惩罚。还好,她只被往猪栏上磕了三下,一重两轻,也没有出血。幸亏猪栏还是木头做的,若是赶上时代改为铁栏了,定会头破血流。
  吴以力磕完,甩甩手,就扛起死猪走了,因为他是一个停不得的人。他的事也的确比别的男人多。村里劳力外出和男人是公家人的家庭,无不请他帮工。也就是说吴以力把他们的田地活全揽到身上来了。他讲承包,因为以日计酬不合算——他一天能干别人两天的活。他自己家的活,他就早晚侍弄。猪死不能复生,那年他爹死,他也没停几天活。
  现在他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红火人家了——但越红火他越有干劲。女人挨打后,自责和痛惜多于怨言。女人跟着他累是累点,气是受点,打有时挨点,但年年的甜头说都说不完:前年买了缝纫机,去年买了大收音机,今年又有了自行车,明年肯定又有什么新物件。每次新东西到家,女人都激动得浑身沸腾。这过年猪死了,明年没指望了,女人恨不得自己也打自己。
  其实,除了同样要计较经济上的损失,这个女人还有感情伤害。养猪也是家里的致富之源,女人不愿有丝毫的怠慢,总要想方设法让猪吃好,睡好,还注意卫生。猪就像生意人的顾客了,有“上帝”的待遇,恨不得自己吃的睡的都让给它们。特别是心情不好或挨了打骂的时候,她总躲到猪圈里哭一哭,与猪说一说。别人谁也不知道女人的哭泣。去猪圈无非是喂猪和上厕所,谁会想到这个女人另有一种用途呢。这一点,连吴以力也不知道,还以为是挨打吓出了尿。因此猪死了,于她有如朋友死了一样。
  这天早上,这个女人被痛惜、伤痛和悲伤浸染着。当然,她没有停止干活。早餐她得快速做好。
  太阳刚出来,吴以力就把小死猪剃去了毛,砍成了肉。他迫不及待地一称,才六十三斤一两多几钱。
  落石村的死猪肉是可以往别人家送的,但肉钱只能任由别人给。一般越与他们关系好的死猪户,得的越多;越穷苦的死猪户,也能得的越多。不过现在八十年代了,送死猪肉的人家就很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