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女如何升华为美神


□ 卞毓方



谁还记得小时候的海伦?公元前十二世纪,古希腊之斯巴达,那时没有照相,没有档案,没有包打听如“狗仔队”的摸底跟踪,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也就是比东邻西舍的孩子长得周正一点,水灵一点,水灵一点又怎么样?希腊出美人,美人儿多得就像果园的葡萄串,连阳光都懒得亲吻,风儿都懒得娇宠,鸟儿都懒得啄食……当然啰,不会有人再去关注那些“待放前的苞”、“化蝶前的蛹”,只有任其春深如海,任其空山鸟啼。
海伦长成亭亭玉立,豆蔻年华,出落得一天比一天甜,一天比一天媚。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终于在某个欢乐的饮宴上,有位竖琴师宣布她是全城最俏的佳人;哗,举座鼓掌,猛灌醇酒。这芳誉隔周就被改写,又有位行吟诗人宣布她靓冠全国。过了一月,更由官方的发言人出面,确认她为希腊第一美女
海伦自是成了斯巴达的明星,架秧子起哄宣传炒作争当义务广告员的主要是男人。男人的生性就是贱,见到稍具姿色的女人,眼神就发黏,见了海伦这样的“希腊小姐”,一个个更是瞳仁放光,血管扩张,心跳加剧。斯巴达是个蕞尔小国,假设国里有一万个成年的男子汉,这一万个男子汉都让海伦搅得神魂颠倒,晕晕乎乎。一万比一,多么浪漫而又残酷的游戏。结果却使他们群体心肌梗塞,海伦竟外嫁给了亚各斯国的王子,那个粗暴而丑陋的墨涅拉俄斯。这完全是由她的继父,也是斯巴达的老国王,一手运作,他代表组织,组织的意志谁也无法反抗,包括海伦本人。
婚姻充当政治的筹码,这档事由来已久,恩格斯曾经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角度作出阐述,我忘了原话是怎么说的,斯巴达老国王的导演,不啻为我们作出了形象的注解:他首先借助美女海伦,与希腊最为煊赫的家族联姻;进而,又让墨涅拉俄斯当了上门女婿,接替自己的王位,从组织路线着手,确保国家的长治久安。
海伦这就成了斯巴达的王后。作为女人,在任何朝代,这都是一个让人欣羡的位置。何况她又貌若天仙,美绝尘寰。此时的海伦,已从一个深宫的少妇,抽象为王国的偶像,公众的情人。当年,女人们碰到一块,三句没寒暄完,话题就会转向海伦。海伦是扬不尽的麦粒,海伦是舀不完的蜂蜜。男人们聚餐豪饮,吆五喝六,海伦是当然的酒兴。“干吧干吧干完这杯酒,权当这是海伦的酒窝!”“怎么着你是想让海伦来敬酒?嗨,不醉不准谈海伦!”……
斯巴达整个儿进入了海伦时代。这段大写意的、泛着阳光泡沫的日子,又不知流淌了多久多久——谁也记不得,谁也懒得记。突然有一天,斜刺里杀来了特洛伊王子帕里斯。他是乘船跨海而来,率领小亚细亚的雄师而来,怀着满腔复仇怒火而来。都怪某个冒失鬼曾经抢走他的姑姑,也就是特洛伊国王的姐姐,眼下,他正是奉了家父之命前来讨伐。这下麻烦大了。帕里斯扬言不荡平斯巴达,决不罢休。然而,在一个偶然的场合,他撞见了海伦——这是怎样的“电击”,你可以联想到铜矛出手的呼啸,皮肉烤焦的剧痛,灵魂出窍的崩溃!帕里斯当即为海伦的美貌灼伤,他把国仇家恨丢过一边,拿出全副精神,和这位敌国的王后玩起地中海风味的“二人转”。
帕里斯无疑是谈情高手,短短几天,就把海伦征服。不是简单的情感或肉体的征服,而是诱使后者背叛国家,毁弃名节,跟了他一起,渡海前往小亚细亚,前往特洛伊。
这是怎样的奇耻大辱!斯巴达王冠上的明珠被人摘走了!斯巴达血管的活力被人抽走了!作为当事人的丈夫和一国之主,墨涅拉俄斯自然暴跳如雷,七窍生烟。他立马去找他的兄长、希腊各国的盟主阿伽门农,请求他出面为自己报仇。这就显出了老国王的远见:阿伽门农挺身而出,冲冠一怒为红颜,他召集各王室英雄,组成一支包括十万人马、一千一百八十六艘战船的联军,浩浩荡荡向特洛伊杀去。



一个激发两国大战的女子,自然要引起后世无穷的兴味。那么,这女子从哪里来?她的父亲是谁?母亲是谁?她又是怎样一步一步迈进斯巴达的王宫?凡此种种,专家学者苦于资料短缺,证据不足,难以自圆其说,神话传说就应运而生。一则流行的希腊神话讲,海伦的爸爸是宙斯,天上的众神之王,人间的万物主宰,妈妈是丽达,埃托利亚风姿绰约的公主,天地交泰,龙凤呈祥,在一刹的和鸣中缔定了海伦的高贵与非凡。为了增加神秘色彩和阅读趣味,故事又说,丽达患有洁癖,常去欧洛斯河洗澡,风流成性的宙斯便化作一只天鹅,诱使公主受孕,十月怀胎,产下了两枚天鹅蛋,其中一枚,就孵化出了海伦——嘿,套用咱们东方思维,是名副其实的天鹅肉!
故事急转直下,如今,美丽的“天鹅”居然移情别恋,撇下夫君跟人私奔,这事无论搁在东方还是西方,都令人索然扫兴。所以神话又出来圆场,传说若干年前,宙斯的老婆赫拉、女儿雅典娜和阿佛洛狄忒(罗马神话称为维纳斯),这一家子三口,争夺一只金苹果。吸引力当然不在于它的物质属性——对于神仙,一坨黄金又算得什么?它是一种信物,象征“众美之最”,谁得到了它,谁就戴上“宇宙之花”的桂冠。母女仨互不相让,一起去找老当家宙斯评判。清官难断家务事,这道理,天堂人世都一样,宙斯不想得罪家里任何一位,就把仲裁权下放给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小王子彼时落魄,在一处深山牧羊。三位女神找到他,争相许下重酬(毋宁说是贿赂)。赫拉开出的是权杖,雅典娜承诺的是智慧,阿佛洛狄忒答应的是爱情。换了现代人,我想帕里斯一定选择权杖,因为它的魔力足以囊括一切,包括智慧和爱情。帕里斯毕竟单纯,他正值青春年少,雄性荷尔蒙分泌过量,血管里骚动着喧哗着爱,于是,他就把金苹果判给了阿佛洛狄忒。后者赢得了金苹果,赢得了“众美之最”的特许,投桃报李,她就在暗中发力,把同父异母的阿妹,也是世间的尤物海伦,一把推入帕里斯的怀抱。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