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邵梅——我的老师


□ 韩石山

  韩石山一九四七年一月三日生,山西临猗县韩家场村人。一九七〇年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系。在汾西县当过多年中学教员。曾任清徐县委副书记、《黄河》副主编。现为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文学》主编。出版有《徐志摩传》《李健吾传》《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谁红跟谁急》《此事岂可对人言》等著作三十余部。
  
  九月的一天,我去看望崔光祖邵梅夫妇,崔先生拿出一本厚厚的书稿,说是他最近刚完成的,让我看看,并希望我能写几句话,放在前面作序用。我当时很惶恐,连说不敢。
  不是矫情,崔先生何许人也,我怎能僭越至此!他当过山西省委宣传部长,我是他的隔了几个层次的下级。虽说他在当过两任的省人大副主任之后,已退下来了,可领导毕竟是领导,这点规矩我还是懂得的。从来都是领导给下级的书写序,哪有下级,且是隔了几个层次的下级给领导写序的道理。然而,崔先生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无话可说了。他说,这是写你邵老师的。我这才看清,书名正是《贤良妻》。
  老师当年教过你作文,现在再叫你写篇作文,能不写吗?——心里这么一想,嘴上也就软了。
  回到家里,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看了崔先生的书稿。这是一部长篇叙事诗,二百页,以每页二十二行算,当在四千多行。崔先生是诗人,我是知道的,有多部诗集出版发行;这部会写他夫妇几十年的恩爱情感,风雨历程,也在预料之中,但我没有想到的是,那感情可真叫个热烈,就是热恋中的少年儿郎,怕也没有他的这份真挚,这份细腻与绵长。
  因为是叙事诗,环境人物,我都熟悉,崔先生又长于以口语入诗,读起来也就格外的顺畅,格外的亲切。读着诗,由不得就想起了,不,眼前就显现了我的邵老师的身影。
  一九五八年我从山东德州转回老家上学,第二年考入临晋中学。那时临中还是初中,大概是初一的下学期,或是初二的上学期,邵老师曾代过我们的语文课。她那时也就二十岁左右吧,讲课干脆利落,说话和颜悦色,深得同学们的敬爱。我不是什么优秀的学生,多少年过后,再跟邵老师说起此事,她已不太记得有我这样一个学生了。我是记得的。那个时期,临晋中学几乎没有什么女教员,语文老师里就她,还有一个叫荆鹤龄的女老师,教的是代数。她俩的关系很好(后来才知是同学),我们去大灶吃饭的时候,常看见她俩一起蹲在小灶外面的地上吃饭。然而,没过多久,下一学期开学的时候,就不见了邵老师的身影。临晋中学是个大学校,那又是个非常年月(大跃进期间),教员调动是常事,我们都还是十三四岁的孩子,并不知道此中有什么原委。
  看了这部诗稿,才知道,邵老师一九五六年运城师范学校毕业,本想报考高等师范院校继续深造,当时晋南一带中学教员缺乏,组织上便动员她参加工作,去中学任教,她也就服从了。然而,几年后,中学教员缺乏的现象有所缓解,还夹杂着一些其他原因,便如诗中所说——
  经过数年如一日的努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