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阴影


□ 具豪俊(朝鲜族) 陈雪鸿 译

  作者简介
  具豪俊,笔名天峰,朝鲜族,1972出生。现任延边广播电视台文学部编辑。系延边作家协会会员,延边戏剧协会会员。曾获延边日报新人文学奖,韩国新春文艺现代文学奖,韩国农村文学大奖等奖项。
  
  你独自一人坐了很久很久,熏染得黄黄的手指间照例夹着一支土烟,一门心思地摆弄着眼前的扑克牌。黄昏早已消失,你的脸显得越发阴暗,只有岁月流过的痕迹正在悲哀地不期而至。
  “你来干什么?”
  你见了我非但没有半点欣喜,反而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惊诧。瞬间,即使只是极其短暂的瞬间,你脸上的阴暗也找不到回避的地方,显得有些慌乱。你的样子更让我感到痛心。我知道,只要把脸借给你片刻,就能将阴暗赶走。
  然而,我从来没有留意过你的脸。尽管只有骑摩托车不到10分钟的距离,但是对你来说,我却是难得的稀客。
  “哦,雨已经停了,我就是想来看看……身体还好吗?”
  “嗯,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对了,你的胃最近怎么样?”
  “已经好多了。”
  我含糊其词地回答着,把视线投向窗外。从中午开始倾泻的大雨已经停止,但是天空依然是阴沉沉的。我只是因为无法摆脱雨后的寂寞才来找你的。可你却不是。当你见到几个月才把脸借给你片刻的我时,立即恢复了生气。尽管我对此十分清楚,却不能经常来看你,有时候会感到十分寒心。
  “你肚子饿了吧?”
  你匆匆忙忙打开锅盖,似乎要为我找些吃的东西。然而,在早已冷却的锅里,只有一点你吃剩下的酱汤残羹。
  “这死女人怎么还不回来?”
  你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歉意,责怪起毫不相干的妻子。有时候,我觉得你这样的表现倒是挺可爱的。
  “我中午吃得很多,一点儿也不饿。”
  你的样子很让我怜悯,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了你的烟包。烟包和你一样,早已在岁月的磨损中显得皱皱巴巴。打开烟包,倒出来的只是一些杂乱无章的碎烟末。
  “你等一下。”
  你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拉开抽屉翻寻起来,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肯定又是谁忘了拿走的香烟。
  “这是上次朋友留下的烟。”
  可是,我谢绝了你递过来的香烟。
  “我想抽一支土烟……”
  “那你拿走吧。”
  你硬把那盒烟塞进了我的口袋里。
  “不,最近我正想把烟戒了。”
  最近心情不好,我确实想少抽些烟。不过,这看起来似乎又像是一种借口。尽管我的工资没有几个钱,可烟却是万万不能少的。然而,你递过来的“康迪”香烟,是乡下人抽的廉价品,我从来没有抽过。虽然我不好意思拒绝你的好意,但是把不愿意抽的香烟放在口袋里,实在是有伤自尊心。不料,你却把我的话当了真。
  “啊呀,这可是一件大好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