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冀有亮小小说两篇


□ 冀有亮

冀有亮小小说两篇
冀有亮

说不出个好来爱死个人

黄土塬上黄土地,一脉脉相传不变的是土窑洞。抬头是青莹莹的天,低头是满眼眼的黄土地。往前是一座山,翻过一山还是一山,只有心口上挂念的是那说不出口的好后生。
红公鸡上窝阳婆婆落,满眼眼的星星数不清,心上干想见不上个人。
月儿挂在树梢,颠来颠去。
秀的眼湿漉漉地滚下几颗泪蛋蛋,她一个姿势盯着村外那条山道,盯着那山道在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也没见个人影影。
日子熬过夏天,碾过秋天,滚过冬天,又是一年杏花开,不见心上人。
那死人,那死后生,那死相!秀在心中把山娃骂了个痛。
秀就那么直挺挺地站着,固直地望着,想望着山娃突然出现在眼前,她就不顾一切投入他的怀中,她可是他的小亲亲呀。
秀和山娃对上眼,山娃托媒人去说媒,秀的爹把眼一瞪,恼恨恨地说,他要是能拿出一万块彩钱来,再砌上三间大瓦房,我就把女嫁给他,他能吗?媒人灰溜溜地走了。
村长家的银柱也托人说媒,秀的爹把眼都笑眯成了一条线。跟村长结亲家是他最大的荣耀,他笑嘻嘻地跟媒人说,那以后在村里我不成了副村长吗?媒人讨好说,村长的亲家不是副村长还是啥?亲朋好友都得求你找村长办事哩。
秀可不愿意嫁给银柱,她知道银柱是个馋懒虫,吃喝嫖赌占全了,仗着他爹是个村干部,尽干些缺德事,没个好名声。
秀一眼也看不上银柱,可爹收了人家彩礼,又定了日子,冬闲着出嫁办喜事。
秀想,山娃那个村离这儿并不远,这么大的事他总能听到信儿,不见我的话儿他不会出外打工吧?
真真个死人!死山娃!秀一急就骂出了声。
今儿个又没影了,秀心里很失望。
秀转身刚想往回走,身后却站着大活人。
吓死人!秀捂着胸口,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山娃说,从你眼里冒出来的。你说从哪里冒出来的?
灰样,看把你能的。秀的心里甜生生的。
我能?我能也能不过银柱,穷光蛋一个。山娃是有意试探秀。
山娃不说还好,一说银柱,秀果真急了,谁说我嫁给他,谁说我嫁给他?秀的眼满是泪花花。
山娃看秀真的生气了,一急就捉住秀的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看我这张臭嘴,一说话就放屁,你狠狠地打吧。
秀却不打,一头扎入山娃的怀里。
让人看见,让人看见。山娃一时有些慌。
谁能看见,就是要让人看见。秀是豁出去了,她死死地抱住山娃,好像一松手他就会飞了。
山娃浑身一激灵,秀都不怕,他怕个啥呀?双手紧紧拥住心窝窝上的人。
月儿悬在半空,一丝丝不动,生怕惊动了秀和山娃,星星却偷偷眨着眼,在那儿笑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