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都市景观:20世纪90年代的一种文学叙事


□ 丛新强

  如果说新中国以来的几十年间一直没有完全意义上的现代都市,那么,20世纪90年代以降,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和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现代化都市趋于形成且初具规模。城市这个空间,逐步取代乡村而成为代表中国社会的中心舞台。现代化在1990年代的中国,其实集中而具体地表现为一个城市化的过程。城市化造就了新的生活方式,也带来了文学的新变化和新发展。与此同时,一个“城市写作”群体呈现出来。他们没有知青作家那样的上山下乡的农村经历,也没有过去那种认为写农村比写城市更深刻更进步的传统观念,他们恰恰成长于中国城市化浪潮兴起之时,城市占据了写作的首选位置。“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多半讲述城里发生的事,但对于“现代人”与“现代化”的关注淹没了对于都市本身的注意:“知青文学”对都市有所涉及,但流露更多的却是对城市的陌生感和对乡村的眷恋情,它关心的是返城“知青”而非所返之“城”;“先锋派”与“新写实”小说对城市也有表现,但他们强调的是现代人的境遇而非现代都市。当然,“十七年”文学中也有为数不多的涉及都市的小说,如《百炼成钢》《上海的早晨》等,但这里的城市仅仅是外壳、是场景而不是对象;二十年代末到四十年代出现于上海的城市文学,诸如丁玲、张资平、叶灵风、曾今可、章克标、刘呐鸥、穆时英、施蜇存、张爱玲等人的创作,应该说主要以都市为表现对象,然而它主要局限于当时中国一座极其特殊的城市之内,缺乏普遍性,而且在那样一个内忧外患的时代又显得不合时宜。只有到了九十年代,意识形态作用弱化,市场经济功能强化,都市景观原形毕露,城市文学才真正兴起。

  一片开放的城市空间展现在写作者眼前:城市的诱惑与无情、城市的繁华与孤独、城市的机遇与冒险、城市的自由与禁锢……城市时代选择了他们,他们也不失时机地抓住了置身于其中的城市,从而开辟出一片五彩缤纷的都市化景观。

  广州的张梅对城市情有独钟,她有着切实的都市体验,并采取一种独特的散点视角将其表达出来。《殊途同归》就对城市本身、对城市亚文化群体进行了嘲弄性书写。所谓的“文学爱好者”、自称“诗人”的人们构成这个城市的一道奇景。圣德通常以城市弄潮儿的身份自居,为了把理想和文化灌输给市民,他决心把《爱斯基摩人》办成一本像当年陈独秀主持的《新青年》一样具有启蒙意义的思想刊物,他要使全体撰稿人都成为社会的前驱。然而,撰稿人们却在城市中迷失了自己——深沉崇高、夸夸其谈、寻找痛苦、出国热、钢琴热、气功热、性文学热……本来推崇个性化,现在却都染上了同一化的毛病。所有人都焦虑不安,所有人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那样及时行乐,所有人都将是“殊途同归”。《蝴蝶和蜜蜂的舞会》中,那群少女的日常生活主要是参加或操办各种各样的舞会。她们如无根的浮萍,快乐而飘忽,化好妆后等着男孩子接去游玩、看电影、吃宵夜、野餐、游泳、调情,尽情地享受着生命的乐趣,过度地挥霍着青春的激情。她们的确属于“蝴蝶”和“蜜蜂”之类。小说中姐弟两个的对白具有代表性——弟弟心痛地说,姐姐,你太多欲望了。姐姐说,你不爱女人吗?弟弟说,我爱水一样的女人,可现在的女人个个欲火烧身。《错觉》中的敏雨,深深知道大多数男人所迷恋的是女人而不是具体的张三或李四。然而,她最终喜欢上的难免又是一个骗子。等到女友揭出骗局后,敏雨却莫名其妙地与女友疏远了。实际上,这已经触及到人物的深层内心世界和复杂矛盾的心态。《孀居的喜宝》中的喜宝,住在一座豪华复式公寓中,由于先生富有而不再去上班。在家看时装杂志和言情小说,每天在大厦游泳池,然后跟先生出席各种酒会。先生遭遇车祸后,喜宝失去生活的重心。虽然打算重新生计,却又茫然无措。面对广州这样一个巨型的“桑拿浴室”,几近令人窒息。激‘隋与盲动操纵了人们的心智和灵魂,人人都成为梦想快速发财的“寄生虫”,这就是城市的状态。城市没有理想,只有幻象。喜宝终于悟到:“我们都抓住了世界的本质,我们都爱物质文明,我们都不作茧自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