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鲤(中篇)


  ●乔洪涛

  1

  那时候.我的祖父已经老了。他那条斑驳的破船也已经千疮百孔。自从那一年,马家渡口的乡亲把祖父和他的沉船打捞上来,祖父就结束了他的摆渡生涯。他从驾驭了一辈子的黄河里死里逃生.创造了马家渡口沉水三个时辰又复活的奇迹,祖父自己对那次翻船落水事件则闭口不提,人们只知道这个摆渡一辈子打渔一辈子的怪老头儿从此再也没有下过黄河。那时候我的奶奶还活着,我奶奶说,那是黄河里的红眼鲤鱼在报复我的祖父,是红眼鲤鱼把我祖父拽到水里去的。她亲眼目睹。我奶奶一辈子神神道道,是马家渡口的著名巫婆,许多人家的小孩子失了魂都让我奶奶来给他们喊魂,我奶奶端一碗小米在孩子头顶上念念有词,然后领着孩子沿着黄河岸堤走上一圈,碗里的小米就会少去小半碗,据说,被我奶奶从水鬼那里喊回来的灵魂可以装满一条船,但她的其他话大家基本不信。我奶奶说红眼鲤鱼的时候,整个马家渡口的乡亲都发出了欢快的笑声,他们说,看,老巫婆又在说梦话了。我祖父则表情严肃.他没有像原来呵斥我奶奶那样制止我奶奶说下去,他沉默不语,只是捋了捋微红的胡须。

  这时候.站在祖父侧面的我,突然发现了可怕的景象.我突然发现我爷爷竟然就是一条红眼鲤鱼。他的白胡须在阳光下已经微红,而且有两条长长的红胡须垂下来,和鲤鱼的胡须一个样子:他的眼睛变得又细又长,微微眯着,眼圈周围也是红红的,他正冷笑着打量那些嘲笑我奶奶的人。我突然相信了我奶奶的话,我爷爷一定是被红眼鲤鱼拽下去的,并且被红眼鲤鱼鬼魂附体,否则,在黄河里使了一辈子船又有绝好水性的祖父怎么会翻船并且沉河呢?那三个时辰,祖父一定是在黄河底部畅快地游水.并且完成了红眼鲤鱼和他的互换。我奶奶后来去世的时候,留给祖父的唯一的一句话就是:老头子,我救不了你了,这个红眼鲤鱼精道行太深了。父亲他们都认为那是我奶奶的疯话.可是只有我留心看到我爷爷没有滴出一滴眼泪.他正看着我奶奶偷偷地冷笑。我奶奶死后就埋在黄河岸边我家的河滩地里,我爷爷在那里搭了两间草房,这些年就住在那里,那里有几棵多年的老苹果树,旁边底朝天翻着的就是我祖父当年一同沉河的破木船。木船已经斑驳,底上漏了几个窟窿,乳白色的油漆和木板的颜色露出来,我祖父常常坐在上面抽烟。

  我的鱼贩子二叔接替了我祖父的班,只是他再也不用在马家渡口摆渡了。他和两个朋友花大钱买了十只大铁船.在黄河最窄处的马家渡口一字排开搭上了浮桥。铁索和铁链子把十只大船连在一起,可以自由连接和拆卸,行人和自行车、摩托车,甚至拉货的大卡车都可以在浮桥上长驱直入,一路嘟嘟嘟嘟地开到对岸的河南省台前县去。浮桥一旦建成,黄河两岸再也不用绕弯几百里去走那唯一的黄河大桥去了.所以,许多车辆都由这里开进开出,一时问.浮桥上车马喧腾,热闹得成了一个交通要道。我二叔和他的朋友雇了两个姑娘在桥头开票收费,大车20,行人5元,一天下来就可以收入几千元人民币。我二叔的腰包很快就鼓了起来.他那扁平的肚子也很快大腹便便,我祖父每次站在桥头看着那川流不息的车辆都会发出“哼哼”的不满,可是我的二叔已经不把他的不满放在眼里了。

  2

  多年前我二叔就在马家渡口开有一家渔行,专干收售红鲤鱼的生意。

  那时候,黄河里的红眼鲤鱼已成了可居的奇货,因为周围那几个城市的饭店突然研发了一道黄河红鲤鱼的大菜.许多省城里的官员和老板都赶来吃正宗的黄河鲤鱼。野生的正宗黄河鲤鱼一时紧俏.有一段时间在饭店里卖到了一百多元一斤。这个消息是我二叔在一次醉酒后说出来的.这让马家渡口的所有人都吃惊不小,甚至不敢相信,在马家渡口集市上,这样的红眼鲤鱼一般才卖到十块钱一斤.这中间有多少利润啊。我二叔抓住了这个发财的机遇。我二叔在马家渡口收购的红鲤鱼是二十块钱一斤。怪不得他收购的这么贵,原来背后他卖的简直贵到天上去了。这让马家渡口的渔民愤愤不平,可是他们没有办法.他们总不能自己带着一两条黄河鲤鱼千里迢迢卖到省城去吧?我二叔收购了以后.有快车固定运往省城的各大饭店,可以卖到六十元一斤,饭店里做成菜卖给顾客时已经接近百元了。那一段时间,整个马家渡口的青年人都忙碌起来,他们收拾了废弃多年的渔钩渔网,重新撑了船去黄河里捉鱼,也有的拿了鱼叉钻到黄河里去叉鲤鱼.可是我的二叔有言在先,死鱼一律半价收购,这让叉上来黄河红鲤鱼的少年更加愤怒.但是最后他们还是在我二叔得意的眼光中接过了微薄的钞票。我二叔这个多年的鱼贩子已经成了袖手旁观的大老板,他从一个鱼贩子干起.后来办了渔行,承包了浮桥,再后来,他成立了大公司,做起了老板,他买了一辆高级丰田轿车.嘴上叼着烟卷,每天开着车到处乱窜,去县城里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喝酒打牌.渔行里则雇了两个伙计帮他办理一切收售业务。马家渡口出了能人了!乡亲们再见到我二叔.鼻子里都发出了哼哼声,在我老家马家渡口.乡亲们表示对一个人刮目相看.不是用充满崇拜的眼神,而是发出鼻子里的哼哼声。许多人都眼红我二叔的钞票,更看不惯的是我二叔吊儿郎当就可以发大财的狗屎运气。我二叔印制了名片,这是他专门请省城艺术学校的大学生设计的,名片很特殊,上面只印三个大字:红鲤鱼。然后反面留有我二叔的手机号.公司电话和马家渡口地址。我二叔牛皮哄哄,他说,我马小河改名叫“红鲤鱼”了,从此之后.马小河这个名字不用了,我要让“红鲤鱼”红遍全国。我二叔是在马家渡口的码头上说的,他说完之后,马上有人跑去报告了我的祖父,他们说,老头儿,你儿子改姓改名啦!我爷爷那时候已经有些耳背,他正在篱笆边上盘一棵丝瓜.一匹和他一样老的枣红马儿拴在篱笆架上.噗噗地打着响鼻,他没有听明白来人说的什么意思。他仰起头,看着来人的脸,说,你说啥?那人加大了声音告诉他:你儿子马小河不姓马了!我爷爷这才隐约听明白了意思,他没有恼,却呵呵呵呵地笑起来,他问,那他说他姓啥?那人气急败坏,说,他改名姓红了!我爷爷说,是红鲤鱼吧?那人吃惊地看着我爷爷,说,这个怪老头儿,你早知道了?我爷爷不说话,得意地捋着他的红胡子,说,好。好。

分享:
 
更多关于“红鲤(中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