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何妨吟啸且徐行


□ 徐怀谦

  一
  
  1079年的9月底,天已经有些凉意了。在御史台监狱中关押了一个多月的苏东坡(严格说来,此时他还叫苏轼,直到1081年春,苏轼被贬黄州团练副使,在城东坡开荒50亩,始号东坡),心底比天气还凉。狭小阴暗的囚室中空气污浊,只有屋顶的一个天窗可以透点空气和光亮进来。日复一日的审讯,一次一次的拷打,耗尽了这个43岁男人的体力和精力。他早已分不清昼夜,辨不清晨昏。地上散落着几张纸,是他刚刚写就的供词,内容无非是承认自己在某首诗中讽刺了新法,在哪份奏表中表现出对皇帝的不恭等等。其实,这全是李定、舒亶那帮御史们的功劳,他们早已把东坡的反动言论装订成册,只等东坡签字画押就可以结案定罪。东坡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管自己承认与否,他们都不会放过自己的。他把埋在地里的青金丹取出来数了数,已经有20多粒了,想着,这一口下去,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杂沓的脚步声传来,牢门吱吱扭扭一阵响动,门开了。“是迈儿送饭来了吧?”东坡把自己整理好,定睛向门口望去。昏暗的光线下走来的不是长子苏迈,而是亲戚老程,跟在后面的是两个狱卒。
  “迈儿来京这么些日子,盘缠都用完了,今儿外出借钱去了,让我来给您送饭。”老程放下篮子,从里面拿出一个个食盒。东坡打开第一个,不看则已,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竟是一尾红烧鱼。他和苏迈约定,一旦自己的官司有了凶信,就以送鱼为暗号。莫非是赐我死了?
  “这鱼是迈儿让你送的吗?”东坡不动声色地问。
  “是我寻思……”老程本想说,“是我寻思老爷在牢里吃不好睡不好的,想给你改善一下伙食,就赶紧让贱内给您烧了一条。”可是,话没说完,就被狱卒喝断:“不能和犯人交谈,出去!”
  东坡接过食盒,强打精神吃了起来,每咀嚼一下,都扯着后背肋骨隐隐作痛。他装出很享受的样子,直夸这鱼做得好,说要是能放几只朝天椒,就更出味了。
  东坡吃完,狱卒拎起篮子,交给等候在门口的老程,牢门又吱吱扭扭地关上了。只剩下东坡一个人,对着一豆颤颤巍巍的灯火,好像这火也怕冷似的。
  “果真是死罪了?这迈儿是怕看见自己痛苦才委托老程来送饭的吗?不能啊,迈儿不是那种怕事的人啊。”东坡满腹狐疑,又从地里抠出几粒青金丹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放回去埋好,提笔写下两首诗,一首给弟弟苏辙,另一首给妻儿。第一首是:“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这是把自己一家老少十口人托付给弟弟来抚养。第二首是:“柏台霜气夜凄凄,风动锒铛月向低。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百岁神游定何处,桐乡知葬浙江西。”这是交代后事,要求把自己葬在浙江桐乡。
  牢门再次开启的时候,东坡一直期待的那个人——狱卒梁成,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这是东坡每晚睡前要做的功课——泡脚。狱中泡脚本是天方夜谭,可是当良心未泯的梁成遇到德才兼备的东坡,用今天的话说,当粉丝遇到了自己的偶像,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变成了现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