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买房


□ 沧桑天崖

  张明亮决定要买房。张明亮宣布买房的时间选在了星期五的晚上,这一天儿子恰好公休在家。
  吃过晚饭,老伴秀芳在厨房洗碗,儿子张闽打开电脑玩游戏。张明亮在客厅走了两圈,然后走到儿子身后告诉要买房的决定。
  儿子张闽惊讶地回过头:“爸,你同意买房了?”
  张明亮点点头。儿子站了起来,一下把张明亮抱住:“爸,你真好!”
  “我和你妈嘀咕了几天,看来要想媳妇娶进门,不买房不行了。”张明亮对儿子说道。
  儿子张闽松开了热情的臂膀,刚才充满幸福的脸庞瞬间被一种无奈所代替。“爸,我心里明白,今后我和王艳不孝顺你和我妈,我们就不是人。”
  “明天我就去搞市场调查。”张明亮又开始在客厅转圈。
  “爸,最好在咱们家的四周买,哪怕房子小一点。”
  “这一定是艳艳的主意。”
  张闽笑了笑,又趴在了电脑前。
  第二天张明亮开始了他的选房之旅。出了家门,张明亮闻到淡淡的土腥气,他知道开挖土方才有这种味道,他干了一辈子木工。可是如今也有他这个老木工弄不明白的事。从去年开始,古城开工的楼房像雨后春笋。按理说这房盖得多了,房价应该下来,可是房价不但没有降下来,倒像直升飞机往上升。
  张明亮一抬头,就发现翠湖天润的售楼处。张明亮推开翠湖天润售房处明亮的玻璃门,一位俊秀的售楼小姐急忙迎了上来:“先生里面请!”
  “我猜想先生一定是给儿子看房?先生请坐!”售楼小姐把张明亮让到了宽大的真皮沙发上。
  售楼小姐把一杯水放在张明亮眼前的茶几上,随身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先生,这是我们翠湖天润的五证。要不先生先看看?”售楼小姐把一个天蓝色的文件夹往前推了推。
  “你们多少钱一平方?”
  “均价三千,一平方。”
  “价咋这么高?上个月我一位工友在你们这预定了房,他告诉我是二千五,一平方。” 张明亮有点吃惊。
  售楼小姐笑了笑,“大叔,你没看物价涨成啥了?上个月一碗面才三块钱,现在已经涨到四块钱。一个城市的合理房价就是一千碗面价。”
  “难道这三千元一平方的价格还是便宜的?”张明亮疑惑的望着售楼小姐。
  售楼小姐点点头。
  “你们这里有没有小房型?”
  “八十二平米的小房型还剩四五套,都在十五层以上,每高一层每平方米再加三十块,每平米的价格在三千五左右,还不算契税、维修基金和天然气费用。如果把那一块再算上,每平米接近三千七。”售楼小姐微笑解释着。
  张明亮有点坐不住了,他心里嘀咕着:一个平方米三千七元,八十二个平方,算起来要接近三十万。看来这里的房子是买不起了。张明亮站了起来:“谢谢,我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
  张明亮人虽然离开了翠湖天润售楼处,可售楼小姐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响起。他感觉车子有点重,这可能与心情有关,离家时心情是灿烂的,车子自然就骑着顺溜;现在一片乌云在心坎飘荡,车子就感觉难骑了。
  突然车子被人拉住。张明亮下车一看,笑了起来:“胖子,只有你小子敢拉我的车。”
  “明亮,最近在哪发财?”胖子也笑着问张明亮。
  “我这么大的年龄能在哪发财?现在年轻人都闲在家里。”张明亮把车子支在人行道街景树下。“胖子你现在干啥?”
  “你是不是明知故问?”胖子从口袋取出一盒烟抽出一根递给张明亮。
  张明亮摇摇头:“我戒了。”
  胖子点着烟狠狠地抽了一口,然后把烟喷了出来,一串烟圈在张明亮眼前摇摇晃晃。
  张明亮把四周瞅了一下,这里是古城惟一的马路劳务市场,穿着古都棉纺厂厂服的胖子显然在揽活。
  一个念头突然在张明亮脑海蹦出。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胖子是自己的师弟,技术又与自己差一大截。人家在这里找活挣钱,不是在给自己指明一条道。“胖子,这里找活咋样?”
  “那要看个人的运气,运气好的有时一天能挣一百多元,差得就是三十多元。”
  “胖子,看来老哥要同你为伍了。”
  “明亮,你有什么难处?”
  “挣钱给儿子买房娶媳妇。今天出来我就是去看房子。没有想到,现在商品房一平方超过三千了。”
  “咱们都一样,不是给儿子买房,我也不会这么大年龄还在给别人打工。”
  “你给儿子把房子买了?”张明亮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正在这时,一辆宝马车停在了马路旁。车门打开,钻出一位妖艳的女人。瞬间,在路边等活的人蜂拥而上。
  那个女人用手遮住阳光,轻声细语道:“我想装修一间房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