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仅有醋栗是不够的


□ 李建军

仅有醋栗是不够的
李建军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编辑(以下简称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俄罗斯文学的,俄罗斯文学对你的文学观念有着怎样的影响?
李建军(以下简称答):上中学的时候,我零零星星地阅读了果戈理的《外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穷人》和《舅舅的梦》、屠格涅夫的《初恋》《木木》和《贵族之家》、契诃夫的《万卡》《苦恼》《一个小公务员的死》《套中人》和《变色龙》等作品。其实,我当时也看了其他一些国家的小说作品,像斯汤达的《法尼娜·法尼尼》、莫泊桑的《项链》和《我的叔叔于勒》、梅里美的《马铁奥·法尔哥尼》和《嘉尔曼》、都德的《最后一课》和《巴黎之围》、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等。虽然这些作品我也很喜欢,但是,俄罗斯文学带给我的却是别样的感受。那里有诗性的忧郁,有温柔的怜悯,有对于弱者的同情,有对一切生命的祝福感。更为重要的,无论叙述的是多么悲惨的生活场景,俄罗斯文学总是坚守一种“肯定的指向”,总是充满一种把人向光明引领的精神力量。
可以说,我的重要的文学观念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俄罗斯文学影响的结果。俄罗斯文学为我理解文学,提供了可靠的判断尺度和标准体系,它告诉我,理想的文学应该具备这样的条件:视爱和悲悯为具有核心意义的心情态度;具有现实主义的批判精神和尖锐的反讽性;不仅充满孩子般纯洁的道德诗意,而且达到了高度成熟的伦理境界;具有“教育”读者的自觉意识和崇高理想,充满从精神上提高人和拯救人的宗教激情,致力于改变人们的文化气质,为人们克服懒惰、怯懦、势利、贪婪、残暴、冷漠、僵化等人格病变提供道德启示和精神支持。

问:我们总说“伟大的俄罗斯文学”,还有俄罗斯民族总是让人感觉充满贵族气质,那么俄罗斯文学的“伟大”之处在哪里,俄罗斯民族的“贵族气质”又当怎样理解?
答:我曾在《站在恺撒的对立面》(《小说评论》2006年第三期)中说:“作为伦理现象的俄罗斯文学,有两个伟大的精神特征,一是善良,一是高贵。善良对应着人道主义,意味着他们对底层的小人物充满爱意,对陷入逆境的不幸者充满同情;高贵对应着批判精神,意味着他们不仅在傲慢的权力面前保持着体面和尊严,而且,还毫不宽假地对暴戾恣睢的权势者施以尖锐的讽刺和无情的嘲弄,——他们是恺撒的敌人,而不是他的盟友,更不是他的奴仆。”
是的,俄罗斯作家把文学当做同人的权利与尊严、自由与解放密切相关的事业。他们几乎全都面对着大地和人民,背对着权力和金钱。在他们中间很少有人飞黄腾达。他们面临的威胁是:要么失去自由流放北方,要么失去祖国流亡西方,要么被关进彼得保罗要塞监狱失去健康甚至生命。很多人在贫病交加和政治迫害中英年早逝,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自由而正义的神圣事业。正像赫尔岑所说的那样:“他们所想的,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社会地位,不是个人利益,不是生活保障;他们的整个生命,他们的一切努力,全部贡献给了没有丝毫个人利益的共同事业;一些人忘记了自己的财富,另一些人忘记了自己的贫穷,为了解决理论上的问题,前进不息。真理、科学、艺术和人道的利益压倒了一切。”(赫尔岑:《往事与随想》,中卷,第42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在他看来,那些优秀知识分子的“共同的主要特色”,就是“对官方俄罗斯,对周围的环境,怀着深刻的否定情绪,力图超越这环境,有的甚至激烈到要消灭它”。(赫尔岑:《往事与随想》,中卷,第33页)俄罗斯作家作为俄罗斯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们的“贵族气质”表现在,无论面对多么严重的异化性力量的压迫,无论处于多么悲惨的生存境地,他们都能始终保持人格的自由、独立与精神的高尚、纯洁,绝不向权力和金钱低下高贵的头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