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路黄金


□ 詹谷丰

摔倒的那一瞬间,淘金人老山东眼前一黑,太阳随同他一同坠入深渊,戈壁滩上的燥热和尘土立刻塞满了他的鼻孔喉咙。老山东艰难地把头抬起来,他想避开那炙人的热浪。不能倒下去,不能倒下去,老山东想,倒下去,闭上眼睛就爬不起来了,几年的冒险和血汗就全打了水漂。
太阳终于在老山东的眼里一点一点地亮起来,长出毛刺,扎他的眼睛。太阳还在,世界就有希望,老山东双手撑起,把身子一点点地抬起,慢慢地挪动僵硬沉重的双腿。
老山东终于坐起来了。还好,那根形影不离的拐棍就在身边,伸手就够着了。那支拐棍是胡杨的精魂,坚硬正直,当初是用来对付狼的,没想到竟成了他生命的支撑和依靠。左腿的剧痛使老山东的脸像柿饼似的皱起来,变了形,老山东挽起裤腿,白骨森森地露了出来,他闻到了那种熟悉的腐臭味。老山东坐着歇了一阵,看着世界恢复了原样,然后靠着那支拐棍,一点一点地站起来。
我操你八辈子祖宗的戈壁滩!老山东狼似的长嚎了一声。要死,也不能将这把骨头扔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地里,走一步,离老家山东就近了一步,老山东恨恨地想。
老山东回头望了一眼走过的路,这个时候,他眼睛里出现了一只黑蚂蚁。草都不活的地方,怎么会有蚂蚁呢?老山东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把脏手在脸上抹了几把,真的是一只黑蚂蚁。老山东疑疑惑惑地想着的时候,那黑蚂蚁慢慢地大起来,大起来,大成了一个行走的汉子。
老山东已记不清多少日子没有见到人了。人是人的希望,人是人的力量,老山东心情激动起来,他不管远近,也不理会那人是否能够听见,扯开生了锈的喉咙,打了一声长长的喔呼。喔——喂——,嗬嗬——距离远是远了点,但戈壁滩上无阻无隔,无遮无拦,那人显然是听见了。老山东看见那人收住脚步,犹豫了一刻,然后撒开腿,往这边一路小跑着过来。
戈壁滩上的人,就像老家山东的鬼一样稀少。多少人跋涉在这片无边的荒漠上,孤独地倒下时,最大的盼望是能见到一个同类,能在别人的陪伴下闭上眼睛,这是一个绝望中的戈壁旅人最后一刻渴望的温暖。
那人年轻,健壮得像一匹公狼,老山东从他奔跑的姿势和速度上就看得出来。
咳,老哥!那人,惊喜地奔过来,膀子一甩,老山东经不住他蛮牛般的热情和惊喜,哎哟一声,木桩一般撞过去几丈远。
在老山东痛苦的呻吟声中,汉子发现地上这个挣扎不起来的人是个伤情严重的中年人。汉子把老山东搀起来,内疚地说,老哥,我太高兴了,把你伤着没有?
没有,没有,我也高兴过头了!老山东说,都是老伤。老山东咳嗽了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来,溅在汉子身上。
年轻汉子吃了一惊,看见老山东那条腐烂得露出白骨的左小腿,忙问,老哥,你怎么伤成这样?
年轻汉子解下肩上的包袱,放在地上,当成凳子,慢慢地扶着老山东坐下去。
兄弟,一个人么?老山东问。
唉,汉子叹息了一声。进戈壁的时候,还有一个兄弟,可惜落了狼口……
老哥,你呢?
老山东说,一个人闯戈壁,几年了……
见汉子没有作声,老山东又说,兄弟,去哪里呢?
回家呀!汉子眼睛突然明亮起来。他说,两年没回老家了,老娘托人带信来,催我回家成亲。汉子脸上露出幸福的神情。顿一会,汉子又遗憾地补了一句,可惜没淘到金子,两手空空……
兄弟,金子可有可无,能走出这死亡戈壁,活着回去,就是福啊!老山东突然捉住汉子的手,紧紧握住,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老哥,你叹息什么?你这个年纪,娶过婆娘,也算享受过了。出来几年,总不至于像我这样空手……
兄弟!老山东打断了汉子的话,我要是你就好了……
年轻汉子回过头去,见老山东神色悲凄,两行泪水顺着黧黑苍老的脸流下来。
老哥……汉子似平想安慰他,却一时想不出什么好词来。
不说了!不说了!见到兄弟你该高兴才是!老山东抹了一把泪,从腰里摸出一个烟斗。兄弟,我请你抽烟!
汉子接过老山东递过来的烟袋,掏出火镰。老山东止住他况,别用那个,费劲,我这还有洋火。老山东抖抖索索探了半天,果真从胸前摸出一个油纸包,一层一层展开,却是半盒洋火。
老哥,留着吧,这无边无际的荒漠,不知哪个日子走得出去,留着它救命吧!汉子按住老山东的手,不让他划那洋火。
汉子敲了一阵,打着了火镰,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喉咙里幸福地咕噜咕嗜响了一阵,半晌才吐出一句,香,真香啊!
汉子吸足了,轮到老山东时,烟袋却空了。
年轻汉子望着这个能做自己父亲的中年人,充满感激地说,看我,光顾自己过瘾……,他搔了一阵头皮,突然想起来,说,我有酒。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